笔趣阁 > 昆仑旋寒刀 > 第四百九十四章:药王殿奇遇

第四百九十四章:药王殿奇遇

  “冰川圣女”欧寒冰与父亲欧凌天告别,与“冰妖”欧依冰一起往杭州城赶去,因为“棋圣”季靖蕊去杭州参加象棋比赛了,一同去的还有沈思蕊和“水仙”薛南烟,“雪妖”欧惜冰,哪里象棋高手云集,她是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的。欧寒冰要去与她们会和,説好了一起去武当山。

  欧寒冰装扮成一个英俊的男子,与欧依冰扮成一对情侣,骑着丽绮丝公主赠与她的高头大马“雪骝”,自从自己心爱的白马死后,她与“雪骝”建立起很深的情感,真正的宝马良驹也像人一样有感情,忠诚主人,三国时关羽关云长的“赤兔马”在主人死后不吃不喝,至死不渝,就像唐朝诗人姚合所描写的战马最后的结局:卧来扶不起,唯向主人嘶。惆怅东郊道,秋来雨作泥。

  欧尔寒冰回到华山王府时,“雪骝”成为众将领羡慕的宠物,连欧凌天都説:“此马背腰平直,体格魁伟,眼大眸明,头颈高昂,最难得的是它的四蹄雪白,是伊利战马,汉武帝称之为‘天马’,日行四五百里毫无问题,是一匹真正的好马呀。”

  两人出发一路奔向杭州城。

  从陕西的华山县城到杭州走官道有3000多里地,这对欧寒冰和欧依冰算不了什么,“冰川圣女”是书生装扮,穿;长;风;文学.cf+wx.net着青布直身的宽大长衣,头上戴四方平定巾,英俊潇洒。欧依冰则是紫色长裙,外罩一件背子衫,长长的乌发用头绳一扎,素面朝天,她原本就长的如花似玉,自从成为真正的女人后越发丰润美丽,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她的爆脾气。欧惜冰没少数落她:“你的臭脾气不改改,将来谁敢要你。”

  欧依冰眼睛一瞪回答説:“谁説我要男人了,我和姐姐过一辈子,不离不弃。”

  欧惜冰就问她:“将来姐姐嫁人了你怎么办呢?总不能连睡觉都跟着吧。”

  欧依冰脸红起来,娇声骂欧惜冰是学坏了,这种话也説得出来。对于欧依冰的任性,让欧寒冰也无可奈何。

  一路上倒也安宁,虽然有些心怀叵测的登徒子也试探着上来搭讪,都被她们冷冷回绝,永乐年间社会治安还算可以。尤其是官道沿途的乡镇城市都有明军把守,日行夜宿也没有碰到什么事情,进入芜湖,离杭州有500多里,“雪骝”一天的路程,欧寒冰想去芜湖的广济寺看一看,广济寺建于唐乾宁年间,位于赭山西南麓,金碧辉煌。气势雄伟。里面有药师殿,供奉着药师佛,药师佛曾发十二大愿,医治众生病苦。消灾延寿。

  欧寒冰领着欧依冰去拜祭药王殿时有她的道理的,欧惜冰两姐妹之所以能从妖变成人,除了自己不懈的努力外,天山蓝色雪莲起了主要作用。一路上仿佛有神灵保护,虽説历经千难万险,最后还是成功获得仙药。这一切应该是药王在暗中保护,欧寒冰是怎么这么想的。

  欧依冰也是这么想的,説要好好拜一拜药王,以尽自己和惜冰的感激之情。两人来到天王殿山门,顺着88级台阶走上去就是大雄宝殿了,正是中午时分,来烧香拜佛的人还真不少,站在站在向九华行宫朝药王殿看,香烟徐徐,岚光袅袅,一幅清幽缥缈的神仙所在。

  药王殿里供奉的是唐代著名医药学家,道教名人孙思邈。相传他擅长阴阳术数,神应无方。唐初“四杰”之一的卢照邻曾经评道:“邈道合古今,学弹数术。高谈正一,则古之蒙庄子;深入不二,则今之维持诘耳。其推步甲乙,度量乾坤,则洛下闳,安期生之俦也。”

  药王殿是孙思邈的真人铜像,是为纪念被唐皇御封为“药王”的孙思邈,宋时所建。欧寒冰与欧依冰走进去烧香磕头,礼拜完毕出来,天王殿热闹非凡,里面是是十米多高的弥勒、韦驮像,两侧是哼哈两金刚。门口站着一排僧人,许多香客把他们团团围住,一个老僧正半眯着眼睛在讲经,也听不清楚他在説什么,反正从香客虔诚的态度上可以看出他们对老僧的敬意,视若真神了。

  欧寒冰看了看准备离开,老僧突然睁开眼睛超这边望来,看见欧寒冰她们连忙叮咛身边的一个僧人,僧人走过了拦着欧寒冰xiǎo声説:“施主请留步,圆慧大师想请二位施主暂时留下一叙。”

  欧依冰有diǎn不耐烦了,回答説:“我们要赶路,不好意思。”

  僧人説:“不会占用二位施主多少时间,大师是真心诚意的,请莫误会。”

  欧依冰还想发火,欧寒冰説:“xiǎo姐,你还是那个爆脾气,这里是佛门圣地,收敛一diǎn。我们不妨听听大师有何赐教在走也不迟。”

  僧人连忙説:“二位施主请随我来。”

  三人走进天王殿后院,来到一个干净整洁的禅房里,有僧人端来茶水和水果放在禅桌上面轻轻退出去,刚才那位僧人恭恭敬敬对她们説:“二位施主请稍呆,大师讲完经后马上过来。”

  欧寒冰没有説话,而是注意观看着禅房,禅房正面供奉着如来佛像,此刻正香烟缭绕,绕梁不绝。阳光从窗户外面射进来,伴随着悠悠敲钟的回声,使静寂和回声巧妙的融为一体,稀疏的钟声回荡在耳边,营造出了一种静寂、悠远的禅境。欧寒冰diǎndiǎn头,看起来这个圆慧大师绝非寻常人,他不仅仅是德高望重,而且道行不潜,把她们留下来肯定有什么想説的了。

  不一会禅门打开,圆慧大师走进来,门有轻轻合上。大师很有礼貌的説:“老衲唐突,麻烦二位施主了,请接受老衲一拜。”

  欧寒冰连忙站起来説:“不敢不敢,我们是晚辈,失礼了,还请大师谅解。”

  圆慧大师微微一笑説:“都説‘冰川圣女’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老衲看起来此传説不符,欧寒冰xiǎo姐不仅美丽如仙,而且聪明颖悟,才识过人呀。”

  “冰妖”欧依冰顿时变了脸,怒视着他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在这里胡説八道什么?”

  圆慧大师继续笑着説:“你叫欧寒冰,你的前身是千年冰妖,幸亏碰上了寒冰姑娘,为你从天山取来千年雪莲让你脱胎换骨,才有了人身。这也是佛祖对你受满劫难轮回后的赏赐。如果还不改改你的爆脾气,将来还会惹出许多麻烦来,对你和寒冰xiǎo姐都不利,希望你能听进去。”

  “冰妖”欧依冰愣住了,圆慧大师説的句句是实,而且先知先觉,简直就与神人差不多了,欧依冰不敢再放肆,老实下来。

  欧寒冰连忙説:“大师,我这个妹妹不太懂事情,得罪您老人家,我来替她向您赔罪。圆慧大师绝非凡人,能知道过去未来之事,是我欧寒冰看灼眼了,对不起。”

  圆慧大师摆摆手説:“寒冰姑娘别那么説,我以前和你爷爷欧尔志雄曾经是朋友,后来我皈依佛门,修身养性,基本不问外面之事。只是昨天我掐指一算有贵客上门,是老友的孙女,岂有不见之理呢。二位姑娘请坐。”

  欧寒冰与欧依冰重新坐下,圆慧大师吩咐僧人拿来上好的茶叶説:“这是赭山云峰茶,也只有在赭山dǐng峰才出产这样的好茶。沏茶水很重要,古人曾云,茶性发于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茶叶十分。八分之水,遇十分之茶,茶只八分。唐朝陆羽在里讲到,切茶之水,山中泉水为上,河水次之,井水为下。我用的是赭山山泉,最好的水,请你们品尝一下。”

  説话间紫砂壶的水烧开了,倒进茶盏,顿时一股香气冒出来,满屋飘香,芬芳怡人,端起来先是放在鼻子下闻一闻,神清气爽,连欧寒冰都忍不住赞美説:“真的是好茶,绕瓯翻雪不须疑,到齿馀香亦解肥。鼻观舌根留不得,夜深还与梦魂飞。”

  “这是宋朝诗人释宝昙的,寒冰xiǎo姐果然聪明颖悟,我为凌天兄感到高兴呀。”

  喝着茶,欧寒冰问道:“大师叫我们来禅房不仅仅是为了喝茶吧,大师有什么吩咐尽管説,我欧寒冰洗耳恭听。”

  圆慧大师説:“你们是去杭州吧,再从杭州到武当山,我知道季康兄的女儿季清蕊在杭州西湖参加棋赛,清蕊的棋艺虽説不是最好的,但对付一般的棋手是绰绰有余了。但是她太争强好胜,会有危险惹身。季康兄和死去的云鹤兄都是我朋友,我不能眼看他的女儿遭受不测,我又不能出门营救,算好你们回来,你和清蕊又情同姐妹,就由你们去救她了。”

  欧寒冰很吃惊,説:“清蕊哪里还有惜冰和南烟,她们都是高手呀。”

  “还有一个沈思蕊,生性柔弱,她们三人恐怕应付不了。”

  欧寒冰看着圆慧大师説:“大师果然料事如神,请问究竟是何人会与清蕊过不去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