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开端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猪尾巴!

  扬州十日!

  东林党!

  在林牧“明贬实黑”这些组织的时候,范永年虽然在那些事实面前,毫无招架之力,但依旧算是处于隔岸观火的状态,哪怕自己“清吹”的行动再被打脸,那火也烧不到自己身上,这也是那些历史“砖家”的天然护身符。

  可是,林牧现在把火烧到了“八大皇商”!

  作为八大皇商代表范家的后人,范永年如何不知道自己老祖宗是干什么的?

  生于明,长于明,损国肥已,卖国求荣!

  这绝不是一句空话,在明末清初,八大皇商不顾国家安危,为了金银,给当时最大的外敌鞑子输送物资、军需情报,靠着这样的“功绩”被封为“八大皇商”,为世人所知。

  可惜,人心一杆砰,哪怕你再有钱,再被当局朝庭封赏,在天下人心中,你也是汉奸!

  这也在客观上,拉低了晋商的名声,以至于有“明末晋商是汉奸”的说法,更严重者,更有“晋商文化是汉奸文化”此类的地图炮,可以说把整个晋地的商人名声都给坑了。

  百年的王朝,千年的世家。

  范永年作为“八大皇商”的后人,自然对让自己家庭兴盛起来的满清,极为推崇了,这种天生的好感,在他开始研究历史后,了解到明末那些东林党大臣的情况后,达到了极致。

  连那些“国之柱石”的大佬都卖明,我范家一个小小的商人,只不过是为了讨口饭吃,给满清卖点东西算什么?

  八国联军侵华时,还有人做外国生意呢,长远看反而不是坏事,自己是商人,是卖了些军需物资与情报,但也换回来战马、人参了,难道这也有错?

  “八大皇商推动了中原与北方草原的贸易往来,为后来200余年晋商的崛起提供了先例”,这是许多如范永年一样的“砖家”的研究成果。

  虽然是歪理,但只要范永年自己愿意去信,那就够了。

  “到后来满清当权,范家为朝庭平叛押运军粮,以数倍低于官府运输损耗的价格,承运军粮,其间或被袭击、或中途改变运粮计划,几度蒙受重大损失,也都由范氏个人承担下来,节约国费以亿两计,为平定叛乱的胜利作出了巨大的个人牺牲和贡献,客观上顺应了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发展的历史趋势。”

  如果不是后来范家承办购铜的生意,而瀛岛又突然不再向清朝贩铜,“范氏铜业亏折日深,以至上年误运误课,拖欠官项累累、亏损至一百五六十万两之多”,乾隆借着这个由头满门抄家,宰了范家这头肥猪,那范永年对清朝的崇拜,还要再上一个等级。

  “亏损100多万两”这样的理由,简直是个笑话,就这100多万两,恐怕还没范家的那些金脸盆贵重。

  这也是乾隆在清史圈不怎么被吹的原因之一,实在是这货太过贪财,整天盯着自己手下官员的钱,寻个由头就抢过来,简直让范永年这群人“欲吹无力”。

  ……

  范永年这样的“皇商”情节,自然是不被大众认可的,因此除了圈里人知道他的祖宗身份,外界人对此一无所闻。

  可是,现在就在《一页官网》这个全球关注的网络大平台上,堂而皇之地出现了《范永年是八大皇商之后》的帖子,还被加精加粗,一瞬间就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让范永年恐惧到了极点!

  “这是人身攻击!网络暴力!”

  第一时间,他就举报了这个帖子,同时向圈里的人脉关系求援,要求相关部门保护自己的**,严禁一页官网再做这样的“侵犯**”之举!

  这确实沾上了“网络暴力”的边,因此,相关的回应很快出现。

  明面上,一页官网:“本论坛只为网友讨论之用,网友发什么贴子,只要不涉及到现实人肉,没有违反相关法规,那一页官方就有义务保护网友发贴的权利!至于‘某人’是什么‘皇商之后’的加精贴子,在一页官方看来,其只是在陈述一件客观事实,并没有造谣、故意抹黑某一方的形象,如果有人对此表示异议,可以通过法律渠道解决问题,一页官方随时恭候。”

  这话一出,整个论坛一片哈哈大笑。

  打官司?

  一页书手底下一个主管,就是青华大学法律系的高才,跟一页书打这种争议官司,拖也拖死你了!

  真要打上官司,恐怕范永年就更出名了。

  而在私下里,林牧在记者采访时,更是信手泼墨,拿着毛笔送了范永年一句小诗。

  “《别范贼》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六翮飘飖私自怜,一离京洛十余年。

  丈夫贫贱应未足,今日相逢无酒钱。

  一页书赠汉奸之后范永年!”

  当在网络上,看到记者的采访,读到“范永年”,就被官方屏蔽成“范哗”的时候,范永年几乎要吐出血来!

  一页书!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不懂?非要赶尽杀绝?

  更甚者,网络采访里,林牧在写完这字后,更是直言派人要将这字,送到自己手里。

  “就这群汉奸玩意,整天不想着忏思已过,就只会想法歪曲事实!这种贱人别让我看到,否则见一次打一次!本来一辈子能有机会相交是好事,就范永年这样的包衣奴才,哪怕是见了面,也是拿酒瓶子招待!”

  “!!!!一页书!!!!”

  “咣!啪!”

  书房里,范永年几乎疯了样地摔东西,名贵的文房四宝,被摔成一片狼籍,墙上的字画,更是被甩得墨迹创痕一片,尽数成了范永年发泄怒火的工具。

  一页书,太不给人活路了!

  在自己清吹之后,爆出自己是皇商后代,以“一页书”这三个字的影响力,已经足以让自己身败名裂,原以为这已经是自己最无法面对的困境。

  可是,现在一页书竟然写了首诗给自己……

  自己估计要成为范家名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