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奈何梦一场 > 第一章
  ——皇宫境内,慈宁宫上——

  婉贵妃直挺挺的立在大殿中间,漆黑的长发高高挽起,头上装饰着名贵的珠宝首饰,除此,还斜斜的插着一支金凤步摇。如画的柳叶眉,含情灵动的一双美目,高挺的鼻梁,玫瑰般的红唇。一袭大红宫衣,衣领和袖口掺着金线绣着朵朵精致的寒梅,内衬纯白抹胸,脚蹬一双上好蜀锦玉鞋。

  “谁敢动本宫!”婉贵妃怒目一吼,高傲的看着围上来的侍卫,“本宫是皇上最心爱的妃子,倘若本宫有什么闪失,等皇上醒来,你们也都要给本宫陪葬!”

  坐在一旁许久不出声的淑妃突然笑了,她扭动腰肢,盈盈走进婉贵妃:“婉贵妃莫不是忘了吧,您虽然最得恩宠,但现在您可是谋害皇上的罪人,皇上醒来了,指不定还要贵妃您的命呢!再说了,这后宫里头谁才是真正的正主啊?”她微微屈膝向殿上高高坐着的两个人俯首,转而慢悠悠坐到位子上,颇有深意的看着婉贵妃。

  “皇上可是因为贵妃才出事的,贵妃的命和皇上相比,孰轻孰重,贵妃可有想过?”曲婕妤睁大眼睛,好似清纯可人的模样。

  “妹妹说这话不是白白浪费口舌嘛,这皇上怎能和婉贵妃相比?”宁贵人冲着曲婕妤连连点头。

  婉贵妃微微一怔,却依然直立于殿,面目清冷,努力保持着高贵的姿态:“本宫说了没做就是没做,本宫从来一人做事一人当,从不陷害于人!”说着看向曲婕妤。

  “你这是做什么!”曲婕妤尴尬至极,转而向皇后和太后求助,“太后、皇后,您们看这狐媚子,以为皇上多宠自己呢,竟都不把您们放在眼里了!”

  “婉贵妃。”皇后拢拢自己的盘发,缓缓道,“本宫还记得你当初入宫时刚好十六,一晃,已过了一年了。”

  婉贵妃细细算道:“一年有余。”

  “是了,竟有一年多。婉贵妃,皇上如此厚待于你,日日留宿桃花殿,可你竟谋害皇上,胆子可真不小啊!”皇后圆瞪着双目,怒喝。

  “臣妾真真是冤枉。”婉贵妃跪在地上,“还请皇后明察。”

  “明察?”曲婕妤鄙夷的看着跪地的婉贵妃,“这种种迹象都已经表明了是你,你还想……”

  “都给我住口!”一直沉默不言的太后终于开口了,她伸手将桌上的茶杯摔在地上。

  “太后息怒。”吓得身边的嫔妃纷纷从座椅上起身,跪在地上。

  太后深深吸进一口气:“婉贵妃,当初你入宫之时,皇帝就已经为了你的容貌神魂颠倒,破例让你从贵人做起,还赐封号婉。宠幸你之后,就立刻封为嫔,半年便又升为妃,生了皇子后成了贵妃。这后宫之中,皇上独独宠幸你,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臣妾……”婉贵妃抬头疑惑的看着太后,表示不解。

  太后扶着身旁秋水姑姑的手慢慢站了起来:“哀家听说婉贵妃平时脾气不太好,经常惹得皇帝不高兴……可有此事?”

  “臣妾的确脾气不佳……。”婉贵妃缓缓回话道,声音平静如水,却泛着淡淡水纹。

  太后冷冷一哼:“婉贵妃,传闻当初皇帝胸口间的伤口就是你伤的?”

  “传闻也能信吗?”婉贵妃不禁有些愠怒,遂辩解道,“臣妾是很独宠,但却一心爱着皇上,臣妾又怎会伤害皇上?还请太后明鉴,莫要听信传闻。”

  “婉贵妃,哀家昔日只觉得你有些骄纵,但是品性还是好的,现在看来,是哀家看错了!”太后勃然大怒,“来人,把这个婉贵妃给我打入大牢!她身边的奴婢太监都给哀家一一抓来审问!”

  潮湿的牢房内,见不得天日。脚边都是些沾了血迹的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