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奈何梦一场 > 第一章
  ——皇宫境内,慈宁宫上——

  婉贵妃直挺挺的立在大殿中间,漆黑的长发高高挽起,头上装饰着名贵的珠宝首饰,除此,还斜斜的插着一支金凤步摇。如画的柳叶眉,含情灵动的一双美目,高挺的鼻梁,玫瑰般的红唇。一袭大红宫衣,衣领和袖口掺着金线绣着朵朵精致的寒梅,内衬纯白抹胸,脚蹬一双上好蜀锦玉鞋。

  “谁敢动本宫!”婉贵妃怒目一吼,高傲的看着围上来的侍卫,“本宫是皇上最心爱的妃子,倘若本宫有什么闪失,等皇上醒来,你们也都要给本宫陪葬!”

  坐在一旁许久不出声的淑妃突然笑了,她扭动腰肢,盈盈走进婉贵妃:“婉贵妃莫不是忘了吧,您虽然最得恩宠,但现在您可是谋害皇上的罪人,皇上醒来了,指不定还要贵妃您的命呢!再说了,这后宫里头谁才是真正的正主啊?”她微微屈膝向殿上高高坐着的两个人俯首,转而慢悠悠坐到位子上,颇有深意的看着婉贵妃。

  “皇上可是因为贵妃才出事的,贵妃的命和皇上相比,孰轻孰重,贵妃可有想过?”曲婕妤睁大眼睛,好似清纯可人的模样。

  “妹妹说这话不是白白浪费口舌嘛,这皇上怎能和婉贵妃相比?”宁贵人冲着曲婕妤连连点头。

  婉贵妃微微一怔,却依然直立于殿,面目清冷,努力保持着高贵的姿态:“本宫说了没做就是没做,本宫从来一人做事一人当,从不陷害于人!”说着看向曲婕妤。

  “你这是做什么!”曲婕妤尴尬至极,转而向皇后和太后求助,“太后、皇后,您们看这狐媚子,以为皇上多宠自己呢,竟都不把您们放在眼里了!”

  “婉贵妃。”皇后拢拢自己的盘发,缓缓道,“本宫还记得你当初入宫时刚好十六,一晃,已过了一年了。”

  婉贵妃细细算道:“一年有余。”

  “是了,竟有一年多。婉贵妃,皇上如此厚待于你,日日留宿桃花殿,可你竟谋害皇上,胆子可真不小啊!”皇后圆瞪着双目,怒喝。

  “臣妾真真是冤枉。”婉贵妃跪在地上,“还请皇后明察。”

  “明察?”曲婕妤鄙夷的看着跪地的婉贵妃,“这种种迹象都已经表明了是你,你还想……”

  “都给我住口!”一直沉默不言的太后终于开口了,她伸手将桌上的茶杯摔在地上。

  “太后息怒。”吓得身边的嫔妃纷纷从座椅上起身,跪在地上。

  太后深深吸进一口气:“婉贵妃,当初你入宫之时,皇帝就已经为了你的容貌神魂颠倒,破例让你从贵人做起,还赐封号婉。宠幸你之后,就立刻封为嫔,半年便又升为妃,生了皇子后成了贵妃。这后宫之中,皇上独独宠幸你,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

  “臣妾……”婉贵妃抬头疑惑的看着太后,表示不解。

  太后扶着身旁秋水姑姑的手慢慢站了起来:“哀家听说婉贵妃平时脾气不太好,经常惹得皇帝不高兴……可有此事?”

  “臣妾的确脾气不佳……。”婉贵妃缓缓回话道,声音平静如水,却泛着淡淡水纹。

  太后冷冷一哼:“婉贵妃,传闻当初皇帝胸口间的伤口就是你伤的?”

  “传闻也能信吗?”婉贵妃不禁有些愠怒,遂辩解道,“臣妾是很独宠,但却一心爱着皇上,臣妾又怎会伤害皇上?还请太后明鉴,莫要听信传闻。”

  “婉贵妃,哀家昔日只觉得你有些骄纵,但是品性还是好的,现在看来,是哀家看错了!”太后勃然大怒,“来人,把这个婉贵妃给我打入大牢!她身边的奴婢太监都给哀家一一抓来审问!”

  潮湿的牢房内,见不得天日。脚边都是些沾了血迹的枯草,恶心难闻。婉贵妃披散着头发,头上的发饰也尽数被摘去。手脚上都带着沉重的镣铐,端着手累的慌,索性两手撑地,坐着。呆呆坐着很久,突然听见细碎的脚步声。

  “将军里面请。”有人来了。

  抬眼,脚上一双黑色朝靴,一袭黑衣外穿戴着铠甲,手中握着一把剑。紧闭的唇,高挺的鼻梁,深邃的眼睛,刀削的眉,头发用白色丝带高高竖起。

  “你先下去吧。”那人命令身后的侍卫说,转而俯身蹲在我眼前,眉头微皱,“湘沫。”

  李湘沫淡淡一笑,眉宇间婉转含情:“大将军怎么有空来了?”

  “来看看你。”将军抿紧嘴唇,顿了顿说道,“湘沫,你都要问斩了,你还笑得出来?”

  “呵,那又如何?”李湘沫抬眼挑衅的看着眼前的这位将军,“怎样,大将军这是想要救我出去吗?”

  “当然是了!我不能看你就这样死去!”将军有些恼怒,急忙回答,“湘沫,你知道我对你的情义……若是我说,救你出去的条件是你要嫁与我,你可愿意?”

  “没想到将军也是个喜欢乘人之危的人。”李湘沫伸手抚摸着将军的脸,语气暧昧,“既然将军如此对我,我又怎好拒绝呢?不过……”

  将军以为她要反悔,便急急说道:“我记得贵妃说话从来不会反悔。”

  “大将军,从我入大牢起就已不是贵妃了,莫要再这样唤我。”李湘沫警告他,顿了顿温柔提醒道,“我既然是个重犯,将军若是想救我,恐怕没那么好救吧?”

  “这个没事,你只要在牢房中殁了,他们就会把你丢在乱岗中。”说着将军便给了李湘沫一粒药丸,“这个药你先拿着,我走后一个时辰你再吃,吃了之后,你便会假死过去,脉象全无,一日后便可醒来。”

  将军将药丸塞到李湘沫的手中,伸手扶住她的头,轻轻吻了一下额头:“保佑你一切顺利,我会在乱岗中寻你。”

  李湘沫将药丸放在手心,细细端详起来,心里念叨:也没什么特别嘛。趁人不备,她迅速放入嘴中。好苦。她不禁皱着眉头,还想着慢慢吞咽来着,却突然心口猛烈的疼痛起来,她禁不住大声叫唤:“来人,来人啊!”还没喊完竟已晕阙过去,一切都不知了。

  再度醒来,竟然被蒙蔽了双眼,绑了双手,李湘沫惊恐的道:“谁,是谁敢这么大胆?”

  “娘娘竟然醒了?”一个沙哑的男声笑道,“果然娘娘是命硬的很啊,不过,命再硬,也到此为止了!”说罢,用力抬脚一踹,“再见了,贵妃娘娘!”

  李湘沫只觉得四下全空,耳畔传来呼呼的声响,半晌感觉腹部一阵剧烈的撞击,不禁鲜血从口中吐出。身体停顿了一下后,向后翻往下坠落于地,不停的向山下滚去,后脑勺撞击到岩石,最终晕了过去。

  午后阳光正烈,一个背着竹筐,戴着草帽,穿着粗布衣衫,脚蹬一双草鞋的少年远远便看见山脚下躺着一个人,他急忙撒腿跑过去。近处一看,只见那人一袭白衣,侧着身子,身躯瘦弱,双眼蒙上,就连双手双脚也都被捆绑起来,少年急忙将自己的竹筐卸下来,伸手解开手脚的绳索,绳索系的很紧,手脚都勒出了红印子。少年叹了叹气,摘开蒙眼的布,轻轻将那人翻身过来——

  头发凌乱,灰头土脸,脖子上戴着粉色桃花玉坠,满身伤痕。

  是个女人。

  少年用力推了推那受伤的女子:“姑娘。”

  闻声,那女子竟缓缓欲睁开眼睛,然而终究也只是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少年看这女子还有些许气息,索性将她背起来,朝村里跑去。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