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奈何梦一场 > 第二章
  黑暗无边,那男子看不清面目,他用力将蒙眼的女人推下悬崖——

  “云夜救我!”躺在床上的女子忽然大声喊起来,转而坐起,全身汗湿。

  “姑娘醒了?”一个年迈的老婆婆岣嵝着身躯,慢慢走近,“姑娘可觉得有哪里不舒服?”

  女子微微愣神,摇摇头:“并没有。”转而,准备下床,谁料仅仅是走了几步,便觉得眼前一片乌黑,两腿一软。

  从门外进来的少年伸手扶住女子:“阿婆,这是怎么回事?”

  “墨白回来了。”老婆婆对着少年微微一笑,“无妨,这位姑娘只是受了伤,昏睡太久了。”

  少年轻轻抱起女子,慢慢的放在床上,垂眸看着这女子。如画细眉,水灵大眼,玫瑰红唇,修长脖颈,瀑布长发,一袭白衣。干净素雅的很。

  那女子被盯着竟有些脸红,她微微偏过脸,小声道:“不知这位公子为何这样看着我?”

  少年自知有些不妥,便拱手作揖道:“是墨白失礼,还望姑娘莫要怪罪。”

  “无妨。”女子莞尔一笑,甚是美丽动人。

  少年竟看的有些痴迷,语塞片刻道:“在下李墨白。”顿了顿,抬眼轻轻询问道,“还不知姑娘芳名?”

  “我……”女子停顿好久,努力尝试着回忆,叹息笑道,“我忘了。”

  “忘……忘了?”李墨白觉得有些惊异,片刻微笑道,“如此……那我给姑娘取个名字,如何?既然姑娘你如此温柔,不如叫柔儿吧。”

  “柔儿?那我就叫柔儿吧。”柔儿眯着眼睛,眉眼弯笑如月。

  大雾弥漫。

  一袭大红宫衣,瀑布长发,如画眉眼,玫瑰红唇。

  是她。

  她立于湖心中央,翩翩起舞,婀娜多姿,妖娆妩媚。

  她扭动着腰肢,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拂过脸颊。

  她向我走来,温柔一笑道:“云夜。”

  我伸出手,她竟又如雾气般消失不见。

  “湘沫,湘沫!”殿堂内龙塌上,百里云夜猛地睁开眼。

  是场梦。他长吁一口气。

  “皇上!”百里云夜竟没有注意到身边陪伴的人,那人欢喜的朝外喊道,“传太医,皇上醒了!”

  “李铭德。”百里云夜好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立刻唤来身边的太监,“婉贵妃呢?”

  李铭德有些支支吾吾,他摩挲着手,小心翼翼道:“贵妃娘娘……殁了。”

  “什么!”百里云夜不敢置信,他颤抖着声音问道,“你……再说一遍,贵妃,怎么了?”

  李铭德吓得扑通跪在地上,连连磕头:“皇上,奴才不敢欺瞒皇上啊,贵妃娘娘三天前就已经在牢房殁了。”

  “牢房?”百里云夜随即翻身起来,站在地上,怒喝道,“她怎么会去牢房!”

  “皇上万安。”一群嫔妃向殿内走来,一一向皇上行君臣礼。

  皇后微微笑道:“皇上,婉贵妃犯了弑君大罪,被太后关进牢房里了。臣妾想或许是她良心作祟吧,当晚她便服药自杀了。”

  “不可能!”百里云夜抬手将桌上的茶杯打翻,怒拍桌面,“带朕去牢房!”

  曲婕妤冲上前来,拦住百里云夜:“皇上不能去呀,皇上大病初愈,怎能去牢房那么污秽的地方!”

  “给朕滚开!”百里云夜皱眉愠怒,他最讨厌这种封建礼节了,他几乎一个箭步就要冲出去。

  “皇帝!”迎面而来的太后脸上有些难堪,她将手中的拐杖伸出去,挡住百里云夜的去路,“婉贵妃已经扔去乱岗了,都过了三天了,想必已经被野畜吃掉了吧。”

  百里云夜顿时觉得心如刀绞,胸口一阵刺痛,一口腥甜的血液喷出来,他嘴里嘟囔着湘沫的名字,他大声吼道,“快去乱岗把婉贵妃的尸首给朕找来!”,语毕晕倒在地。

  乱岗离紫荆城约有百里远,婉贵妃殁了的三天,前来寻尸的人络绎不绝。这一片的尸首几乎被翻个底朝天,腥臭腐蚀的味道充斥着这小小的乱岗。

  “将军,还是没找到。”一个领头的瘦弱的小兵在这堆尸体中翻来覆去的找寻良久,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将军显然已经没有什么耐心,他将身上的铠甲脱下来,欲举步亲自寻找。

  “大将军!”是太子。他双唇紧闭,眉头微微皱起,眼睛眯成一条线。

  “太子殿下。”将军单膝跪地,扶剑撑地而行礼。

  太子微微笑道:“大将军怎么会来这,难道也是奉父皇的旨意?”

  将军脸色一僵,继而毕恭毕敬的回答道:“微臣听闻皇上欲寻废妃婉氏的遗体,所以自作主张,想为皇上分忧。”

  “废妃?”太子眉毛一挑,有些不满的问,“皇上几时把婉贵妃给废黜了?”

  “是太后。”将军更正道。

  太子哼笑一声:“也罢,将军请起。既然将军如此这般为皇上着想,我也就不费这个心思了,有劳将军。”说着便拂袖而去。

  篱笆庭院中有一棵繁茂的桃花树,树下一套石桌石椅。暖春时节,满树香气浓郁,花开的甚是好看。我时常坐在椅上抬眼望着这树上的桃花,陷入深深的沉思——思考着我是谁,我来自哪里,为什么会晕倒在悬崖下,又为何满身伤痕。自从那日墨白救我到现在,一晃已经两年零三月有余了。这两年来,我一有时间就努力试图记起什么,可是哪怕是去了墨白救我的山崖下,我依然什么也记不起来。似乎,我没有过曾经。

  “柔儿。”墨白走进院内,将竹篮放在栅栏旁,“又在看桃花?”

  “嗯。”柔儿莞尔一笑,走向墨白,帮他拍打衣服上的尘土道,“今天卖的如何?”

  “老样子。”墨白温柔的摘下柔儿头发上桃花花瓣,叹了口气。

  “墨白,明天我陪你去吧。”柔儿轻轻拂去墨白的手,“我会酿桃花醉。”

  “你会酿桃花醉?”墨白惊喜的抱住柔儿的手臂,“你怎么从来没和我说过?”

  柔儿嘴一噘:“怎么,我会做这个还要告诉你吗?”

  墨白淡淡一笑,温柔的揉揉柔儿的头发,满脸宠溺的样子,“天天看着桃花,可有想起什么?”

  柔儿摇摇头,无奈的道:“哪能,我只觉得桃花好美,玩赏看看罢了。”

  “今天可有去悬崖?”墨白抬眼看着满树的桃花,不待柔儿答复,他又自言自语道,“柔儿,你若是来日恢复了记忆……”

  “如何?”柔儿一脸玩笑般道。

  “若是来日你恢复了记忆,你可否离我远去?”墨白满目担心的问道。

  柔儿缓缓收起笑容,伸手轻轻抚摸着桃树树干,陷入沉思。良久,她才微微道:“会。”

  墨白眼中掠过一丝难以察觉的失望,只是片刻,便恢复温柔的眼神:“是吗?”

  然而,难掩的失望语气还是暴露了他的内心,就在他寥寥数语的最后一个字,一览无余。柔儿虽说是听出来了,却详装不知,“嗯。”

  “柔儿,你可知……”墨白听到柔儿淡然的回答,终于按捺不住难过的神情,他伸手紧紧抓住柔儿的肩膀,欲语却还止。墨白抓着柔儿的肩膀就这样,直立立的在桃树下良久不动。

  “墨白。”柔儿轻轻推开墨白的手,她偏过头,眼睑垂下,柔声道,“我去酿桃花醉,明日和你一起赶集。”

  墨白依然立在桃花树下,背脊异常直挺。已到嘴边的话却硬生生的卡在喉咙,半晌,他声音有些苦涩,缓缓道,“好。”

  谁向江头遗恨浓,碧波流不断,楚山重。

  柳烟和雨隔疏钟。

  黄昏后,罗幕更朦胧。

  桃李小园空,阿谁犹笑语,拾残红?

  珠帘卷尽夜来风。

  人不见,春在绿芜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