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流狂兵 >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药园子老者

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药园子老者

  林涛乘在黑马背上,望着一片苍茫大地,根本不知路在何方。

  他像是一个幽魂,游荡在茫茫无尽的原野上。

  黑马正朝着一个方向奔跑,不知是老马识途,还是随着性子漫无目的的瞎逛。

  林涛希望是前者,那样能给他带来活下去的希望,或者支持他活下去的机遇。

  “子弹头”缓缓的停下来,埋头在地上啃着紫色的草。

  这种丁香花似的紫色草,遍布整片原野,形成一片紫色海洋似的奇观。

  “子弹头啊,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是干什么的?”林涛不指望黑马能开口说话。

  但一路上玩命似的狂奔,没有说话的感觉,让他忍不住自言自语起来。

  果然,黑马喷着响鼻,晃了晃马头,继续埋头吃草。

  “你不会是停这里加油的吧?”林涛在一旁和黑马搭讪。

  他还指望黑马能给他一点提示。

  但黑马继续埋头吃草,顷刻间,就啃光了一片草地。

  林涛看着这片海洋似的草地想,这该不会是某种神奇的药材吧?

  反正他在小说里经常看到,主角到了某个犄角旮旯的地方,意外的就遇到一种稀世药材。

  他正想入非非,遥遥的看到一个怒气冲冲的人影,向他逼近过来。

  要吃人啊!

  林涛本来被吓得够呛,毕竟这种地方不同于修真界,随便冒出个小道童,都没准是仙人级别。

  可是这个小道童,真的只是一个小道童。

  来者十三四岁,是个正直青春期的少女,穿着一袭中性道袍,却难以掩盖身上散发出的少女气息。

  “你干什么!你的马把我的药园子都吃了!”少女愤愤不平指着林涛的鼻子说。

  靠!还真的是药园子啊!

  不过小妹妹,你家这个药园子,似乎特么的有点大的夸张。

  林涛一看是个小姑娘,乳臭未干,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对不住啊,我这马不老实,不过这漫山遍野的,都是你们家的药园子吗?”林涛很怀疑的问道。

  “那还用说。”少女一仰头,眼珠子滴溜溜的缓缓转一圈,问道:“你是什么人,看着眼生。”

  “我……啊”林涛心里盘算着,天庭的通缉令该是还没传到这里,不然这少女早就把他认出来了。

  “我在路上遇见这只野马,然后骑上马,这畜生就把我带到这里来了。”林涛笑着说道。

  现场扯谎是来不及了,所以他干脆掐个头去个尾,一句不提天庭的事。

  “有点让人怀疑啊……”少女满脸都是不相信的表情。

  她眼睛一转,目光立刻被黑马吸引过去:“咦,这是飞龙驹!”

  飞龙驹是千里马中的名马,即使在天庭的御马监之中,也就那么几匹。

  论及稀有程度,恐怕比千年一开花结果的人参果都珍贵。

  “黑色的飞龙驹,很少见啊!”少女由衷的赞赏着,眼中冒出光来,忘了刚才还在怀疑林涛的事。

  “子弹头”晃了晃马脑袋,表示还是人家小姑娘识货。

  “你要喜欢……”林涛干咳两声。

  “你就卖给我?没有问题,你说吧,你要什么价?”少女兴奋的抛出好几个问题。

  “……我就让你摸摸。”林涛不要脸的补充。

  “切!”少女瞬间扫兴,满脸的兴奋顿时化为乌有,甚至还深深鄙夷的看眼林涛。

  然后她叹息一声:“罢了,这马儿对一般人都是至宝,千金不换的,你遇到了就是你的缘分,我不为难于你了。”

  林涛细细的打量着少女,脑海中浮现一个问题,她会不会知道其他逃出这里的路?

  随即摇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种猜想太侥幸、太牵强。

  自己面临绝境,随随便便遇到一个少女,就知道了出路。

  而这条生路,连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千年的人都不知道,恰恰这少女知道。

  这特么的不是机遇,这特么的是扯淡。

  “你迷路了吗?”少女突然问道。

  “呃……算是吧!”林涛勉强回应了一声。

  “我师父应该知道附近的路,我带你去见他吧?”少女热情的发出邀请。

  林涛在那瞬间犹豫了,要不要去,去了会不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他不想冒这个险,但又不想白白放弃这次机会。

  “你师父是什么人?”如果他师父和追杀他们那群人有什么关系,那林涛就是打断腿都不敢去的。

  所幸少女说道:“我师父就是管理这片药园的啊!他在这药园几百年了,平时三五年都看不到一次人,很寂寞的,要是看到有客人来肯定是非常高兴的。”

  林涛很佩服这少女,三五年看不到一次人,竟然还如此话痨。

  他答应了少女的邀请,两人乘坐“子弹头”,大摇大摆的就向少女所指的住处奔去。

  顾及到少女已经亭亭玉立,身材发育成熟,林涛稍微注意了些,和她隔了半个身为。

  要是不小心蹭到人家身上,被鄙视事小,一失足成千古恨事大啊!

  “子弹头”果然是千里马中的战斗马,在少女一路连连的称赞下,已经载着两人到了地方。

  山谷中有间茅屋,少女带林涛进屋,放声招呼:

  “师父,有客人来了!”

  林涛打量屋中的陈设,环境清雅,竹笛洞箫、棋盘挂剑,一样都不少。

  主人的品味很高啊!

  可惜这些林涛一样都不会。

  里屋匆匆走出一名老者,看到林涛怔了一下,立即喜笑颜开:

  “这位小兄弟是来做客的,坐坐……”

  “呃……我已经坐下了。”林涛刚进屋的时候就给自己找了把柱板凳。

  “你还真是不客气啊……”少女鄙夷的道。

  老者在旁呵呵笑着打圆场:“小兄弟是性情中人,我们这山居野地,一年四季都看不到一个外人,我在这里替天庭看药园子,看到生面孔别提多高兴了。”

  “你替天庭看药园子?”林涛心里一惊,暗恨自己早该想到,早知道就不乱跑了。

  “是啊是啊!这活计寂寞的很,幸好有这丫头陪伴,原来还有个小子,只不过这两年被召唤回去了。”老者笑着解释。

  林涛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但是比较幸运的是,老者丝毫不提通缉林涛的事情。

  据林涛估计,通缉他的消息应该还没传到这穷乡僻壤。

  可能永远也传不到这里了。

  “老前辈,我是幻境来这里的,现在不知道怎么回去了。”说完叹息一声。

  “哦,是幻境来的啊,那你是从那边过来的?我听说天柱好像不能通行了。”

  天柱断裂这事,着实有一段时间了。

  在天柱断裂以前,天庭和幻境之间经常往来,所以对于幻境有人来天庭,并无甚稀奇的。

  “是个枯井,那边好像还有个天庭引路人。”

  “我知道那老东西,经常在那里要好处费,哈哈,你没被要好处费吧?”

  少女的师父现在还搞不清林涛处境,有一句没一句的打趣。

  可林涛实在没有这样的心情,心不在焉的附和。

  “要了是要了,我一本写真图集就给打发了……除了枯井那边,还有没有其他通往幻境的道路啊?”

  林涛装出一副随意问问的语气。

  老者倒是没有在意这些:“有是有一些,不过好多年没有使用了,天庭里一共没多少人知道。”

  可能那个天庭之主本人都不知道!

  林涛心跳不由砰砰加快,语气尽量轻松的问:“哦,那还能不能同行啊!”

  “应该能吧?”老者不确定的道。

  “在哪里呢?”

  “就在……让我先想想,老了,很多东西记不住了……”

  老者懊丧的说着,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对了,后屋煮了茶,我进去看看。”

  “小蝶你来帮个手。”老者招呼少女一声,师徒两人消失在门外。

  闪进后屋,后屋和前屋像个十几米,也是一间极为典雅的屋子。

  屋前摆着一方石台,三张石凳,铁壶上热气腾腾的冒烟。

  老者负手走在前面,少女小蝶在后亦步亦趋的跟随。

  到了茶水附近,老者手指打了一下,一个禁制瞬间将他们笼罩其中。

  这禁制叫“隔声”,隔绝一切外界的声音。

  他们就算在里面大喊大叫,外面的林涛连一个字都听不到。

  “小蝶,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老者突然换上一副冰冷的面孔。

  这和刚才那个热情好客的老者,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人。

  “是谁?”少女小蝶也不在天真烂漫,和她师父如出一辙。

  “王上通缉的人!”老者说完后看少女的表情。

  少女仅仅表现出一点点的震惊,又很快震惊下来,接受这个事实。

  “师父你想怎么处置?”小蝶冷声说道。

  “为师已经通知李玄仙师,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赶到。在此之前,我们先拖住这个人。”老者道。

  “万一他发觉了怎么办,我们能是他的对手吗?”少女继续提出疑惑。

  “放心,李玄仙师说,这人只有大乘期的实力,纵然发现,我们连手也能将他拿下。只是,李玄仙师来后接手,这样更加稳妥一些。”老者眼中闪烁复杂目光。

  “既然如此,我们两人直接将他拿下,不也是大功一件?那样……我们就能脱离这不毛之地,不看药园子了。”少女继续说道。

  老者何尝没有这样想过?

  但是这样一来,不但他们无十全把握,反而得罪了李玄这位王上之前的红人。

  他们师徒两人如何能跟李玄相斗?

  老者缓缓摇头:“先拖住再说,不出半个时辰,李玄就能到了!”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