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首辅夫人黑化日常 > 31.第31章
  第31章

  一身象牙白的委地长袍,里头裹着松垮的亵衣,亵衣素缎绸面,她系好腰间缎带,趿拉上软绸绣鞋,扯过架上的布巾便绞着发推门出去。

  净房外连着的便是正房,姜婳推门出去,见燕屼正坐在贵妃榻上,端正笔挺,他的面庞隐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她讶然道:“夫君回了?”几步走到他身旁,他身子好似有些僵硬,见她过来双腿稍稍移了下,姜婳微微俯身,白皙精致的锁骨从衣袍中微微露出,若隐若现,有淡淡香味窜入鼻翼,夹杂着桃花香气和微微的**,燕屼记得起她每天早上还要喝一碗牛乳。

  他闭眼绷紧身子。

  姜婳俯身绞着湿发边同他歉意道:“今日在谨兰院留的有些晚,忙到刚刚才回房梳洗,便先让丫鬟们回去歇着了,净房还有热水,我去把浴池的水放了,夫君便能梳洗了。”

  说起转身打算去净房。

  “不必,我自己来便成。”燕屼哑声道,下意识的伸手拉住姜婳手腕想阻止她去净房,身子本就僵硬,手上传来的触感嫩滑如脂,手上力度便没把握好,微微用力,姜婳被他扯的整个人往后踉跄几步,直接坐在了他的怀中。

  姜婳亦没想到他会突然伸手拉人,并未防备,就这么踉跄后退跌坐在他的双腿上倒在他的怀中。

  那桃花香气和**混合成一种前所未有的异香,更加清晰,也勾人心魄。

  当真软玉在怀,温香盈齿。

  燕屼脸色一变,身上滚烫,血往下涌。

  婳婳跌坐在他身上,挺翘香软的臀瓣正好坐在他的大腿上,有什么东西顶上她的臀,来不及思索反应,身后的男子突然搂着她的腰身站立起来,他个子高,姜婳被他从身后抱个满怀,她能感觉他结实的手臂,后背贴在他坚硬的胸膛上,脚尖悬地,又被他轻轻放下,她思忖着要不要说些什么缓解下气氛,他已扔下一句“我去净房,你早些歇息吧。”匆匆离开去到净房。

  姜婳闻言哦了声,慢慢坐在贵妃榻上,她的湿发还未干,自然不能现在歇着,况且一会儿还同他有话要说。

  燕屼冷着脸进到净房,放掉浴池里凉掉的水,又加了温水进去,脱下衣袍,赤身**,他身材修长,宽肩窄臀,此刻那处也暴涨着,赤脚踩进浴池中坐下。他本没什么感情,活到二十载,最关心的不过是姨母与家仇,待科举高中入翰林院入仕途,将那人从朝野高位上拉入泥泞,碾于脚下。

  却没想到会入赘姜家,成为姜婳的夫君,他性子孤傲,人却颖悟绝伦,能看出姜婳央求他入赘不过是为躲避家中过继之事,根本不曾真的想要同他做夫妻,他甚至清楚她的打算,入赘之后缓解宗族带来的压力,等两年许氏怀了身子,指不定她就要来同他说和离之事。

  他自知,也顺应,便落个清净,想着八月去京城科举,往后见面的日子便不会多,何曾想,有些事情似乎从他答应入赘便不复以往。他性冷,二十载未曾动心过,亦是第一次碰见这种情况,他把他认定为身体的本能。

  他闭眼平复心中思绪,脑中却反反复复现出那样一身玉骨冰肌,入手滑腻似酥,忍不住低声咒骂,有些事情即便是第一次也会无师自通……

  姜婳坐在外间的贵妃榻上,头发差不多绞的半干,里头净房没甚动静,他这次洗漱的好似有些慢呀。

  半晌后,房门被推开,姜婳转头望去,见燕屼穿着一身青衫出来,他容貌俊朗,阔步而出,姜婳望着他眨了下眼,问道:“夫君好似有些慢。”

  燕屼不知想到些什么,面色绷紧,他也没想到她还未歇息,迟疑片刻,走到贵妃榻旁挨着她坐下,“娘子怎地还未歇下?可有事?”

  姜婳点点头:“的确有事同夫君说的。夫君明日可有空闲?”

  燕屼低头望着她,见她睫毛颤颤,移开目光,道:“有的。”

  姜婳笑道:“我明日想去寺庙祭拜佛祖,为爹爹求一枚护身符,求得爹爹平安,在谨兰院问过娘,娘说明日要同管家去庄子上收租,没时间陪我去,便想问问夫君,明日可有空闲时间陪我去寺庙一趟。”

  燕屼道:“娘子早些去歇息吧,明日我会陪娘子去往寺庙的。”

  “多谢夫君。”姜婳欢喜道,“那我先去歇息了,夫君也请贵安。”

  躺在床上,放在纱帐,姜婳很快入睡,倒是贵妃榻上的燕屼辗转反侧,一夜未曾睡好。

  翌日一早,姜婳睁眼,天色刚亮,她撑起身子轻唤了声,守在廊庑下的丫鬟们便鱼贯而入,伺候着她梳洗起身,姜婳问:“姑爷呢?又在外头练拳脚吗?”

  丫鬟应是,姜婳就不吭声了,趿拉上绣鞋站在床榻上让丫鬟们帮着她穿好衣裳,又系好衣带,坐在妆奁前梳好发髻,姜婳惯常对着铜镜发呆,等着发髻梳好,丫鬟挪走铜镜,她才回神,燕屼正好练完拳脚进来,额上有汗,姜婳望着他,见他去到净房,不大会换了身靓蓝色锦锻棉直裰,清爽的出来。

  早膳是牛乳,栗米粥,竹香芋儿卷,豆腐脑,葱花饼和几样清炒小菜,姜婳用完牛乳和一碗栗米粥,吃了两块竹香芋儿卷和一块葱花饼才放下碗筷,见对面的燕屼正在吃豆腐脑,白嫩的豆腐上浇着猪骨汤头,黄豆,碎花生,大头菜粒,鸡丝,芹菜碎,香葱和一些油辣子。

  他吃的很香,姜婳常吃浇着桂花蜜的豆花,咸辣的还未吃过,她巴巴的望着他:“咸的好吃吗?”

  燕屼不爱吃甜食,点头道:“鲜香爽口。”

  姜婳忍不住了,回头跟珍珠道:“珍珠,帮我也浇一碗咸的,少些辣子,不要香葱和大头菜……”

  燕屼抬眸望她,还挺挑食的。

  珍珠有些担心:“姑娘,您方才用了不少吃食,奴婢帮你少弄些,免得一会儿积食不舒服。”

  “好吧。”姜婳妥协。

  珍珠麻溜的帮着添了小半碗豆腐脑,姜婳尝了口,味道的确鲜香爽口,可她的确不爱咸辣的食物,小口小口慢慢把半碗咸豆花吃完,吃完果然有些涨着,她伸手揉了下腹,吩咐下去:“珍珠,去备山楂糕,一会儿去寺庙的路上吃些。”

  珍珠晓得主子这是吃多了,点头下去准备东西。

  东西准备齐全,姜婳和燕屼一块出姜宅,马车早备好。今日和燕屼一块同行,便只带了珍珠一个丫鬟。

  姜宅外,马车旁,范立站在一侧等着姑娘出来,待见着姑娘和姑爷一同出来,他脸色微青,暗暗握紧拳。姑爷生的高大俊朗,他自惭形秽,略微低头不敢再看。

  燕屼先抬脚上了马车,姜婳站在马车下望他,他半蹲下身子伸手:“手给我。”

  姜婳仰头望他,伸出手臂,他轻轻一扯,姜婳顺着他的力道攀上马车进到车厢里。珍珠自然不敢让姑娘姑爷扶她,对一旁立着的马厮道:“搬个小杌子过来吧。”

  范立急忙搬着小杌子放好,让这个面容清秀的丫鬟上去马车里。他趁此机会偷偷抬头望一眼姑娘,见姑娘正支着下巴坐在软垫蒲团上,并未看他,他心里一阵失落。

  马车一路朝城外而去,车中三人都未说话,燕屼闭目歇息,姜婳支颐靠在迎枕上,思绪沉沉,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路颠簸到城外,途中姜婳时不时揉腹,有些懊恼,当真不该用那半碗豆花。

  珍珠道:“姑娘,用两块山楂糕吧,会舒服些。”

  如玉手指拈起一块山楂糕,姜婳顿了下,问燕屼:“夫君可要吃些?”

  燕屼睁眼:“不必。”

  姜婳淡淡哦了声,这才把山楂糕递到口中,软糯微酸,带着清甜,味道不错,她吃了两块才停下。

  巳时末才到城外寺庙,寺庙位于石竹山上,这山与青山城正好一南一北,对立而望,两座山峰并不巍峨,重元寺位于石竹山顶上,供奉的释迦牟尼佛。

  爬了小半刻钟才到山顶上,重元寺香火旺盛,来求佛的香客络绎不绝。

  到了正殿前,姜婳回身道:“我去里头上柱香,你们在外头等着我便好。”

  珍珠和燕屼留在殿外,姜婳一人入内跪在蒲团上虔诚上香,求得佛祖庇佑,起身添了二百两的香油钱,想了想,又去求得两个平安符,一个赠与爹爹,另外一个送与燕屼,再有两月他便要启程去京赶考,也祝愿他路上顺顺利利。

  将两枚平安符收到香囊中放好,正打算出殿,小腹有些不适,想来是早上吃的多有些积食,她便转身去到寺庙后院,那里是香客小歇的客房,里头设有出恭的地方。

  寺庙的茅房极为简陋,姜婳忍住不适,片刻便出来,去到井边提水盥洗,取帕子擦拭干净手指,这才觉舒服了些。

  后院极清雅,墙边有片竹林延伸到院外,竹枝挺拔,郁郁青青。

  今日来歇息的香客不多,院中只有姜婳一人,她盥洗好正打算去正殿前,身后忽有一抹坚硬身躯贴上,一只大掌搂住她的腰身,束住她的双臂,另外一掌轻而易举的捂住她的口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