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时光说你还爱我[重生] > 4.chapter04
  开学不到两周。

  学院年度风云人物,排名榜首的许暮。

  第一次退下王座。

  究其原因。

  谁都没想到,上位的竟是高一新入学的,一个学霸。

  人言,杀马特。

  距离上课铃响不到两分钟,杀马特来了。

  顶着一头炫酷的金发踏进校园时,查勤老师毫不留情的把她拦下,“那个女生,你的头发。”

  叫我啊?

  白朝阳停下来回味,半响,声音略带疲惫地解释,“我头发太长,皮筋扎不起来啊。”

  “谁管你扎不扎的起来啊!”年轻的女老师气了,厉声呵斥,“我是说你头发的颜色!给我染回去!”

  你说这个啊。

  这个可不行。

  白朝阳顿了顿,十分为难地说,“老师你可能不知道,入学的时候我就是因为染了一头金发,才考了年级第一,如果染回去,我怕我会退步,万一下次,我考了倒数第一呢。”

  ……哪里来的学生。

  气极,女老师指着一旁的教导处,吼道,“你给我进去登记名字!”

  教导处。

  在哪啊?

  白朝阳顺着手指看,愣了一下。

  笑了。

  挪着步子走过去。

  白朝阳笑的十分灿烂,“今天是你查勤啊?”

  苏景深有些局促,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点头,“是,不过,你为什么要染这么……”

  金光闪闪的头发啊?

  “为了好看啊。”

  “啊?”

  “你不觉得好看吗?”

  “……好看。”

  白朝阳嘻嘻嘻。

  想起什么似的,顿了一下,白朝阳从包里翻出洗干净的手帕,递给他,眼睛笑的弯弯的,“温水洗,风信子皂花,自然干,快夸我。”

  苏景深愣,结结巴巴,“啊?”

  “叫你夸我!”

  “……哦,你好聪明。”

  明显的,苏景深手足无措。

  白朝阳皱眉,看起来并不满意。

  手指屈起弹在他脑门,然后,唉声叹气。

  你应该说。

  我们小白,全世界最棒。

  才对。

  不过,如果白朝阳知道,下一秒就会碰到许暮的话。

  她一定会早点走。

  眼瞅着,越来越近。

  白朝阳一慌,胡乱地推搡了苏景深一把,着急道,“苏苏你帮我把名字登记一下吧,我赶着投胎,先走一步。”

  ……赶着,投胎?

  苏景深还在晕头转向时,许暮已经大步跨到他身边来了。

  他皱着眉,瞥一眼刚刚白朝阳推过苏景深胳膊的地方,冷声,“你认识她。”

  肯定的,陈述句。

  苏景深后背一凉,慌忙摆手解释,“不是这样的,你听我……”

  “哼。”

  …………哼?

  苏景深沉浸在许暮少爷的哼声中,一回头。

  许少爷迈着大长腿走了。

  苏景深倒吸一口冷气,嘶,好可怕。

  ——————

  高中略微忙碌的生活,让白朝阳觉得很惬意。

  尤其是。

  见不到许暮的日子。

  简直是。

  爽的飞起啊。

  时间过得很快,快要入秋的季节,白朝阳最喜欢。

  趴在教室窗台上吹小风的时候,灰常的fortable。

  只不过,今天早上照镜子的时候,白朝阳发现头顶上冒出不少黑发来。

  好忧伤。

  一点儿都不酷!

  发呆的空隙,无意瞥见楼下经过的人。

  满屏的大长腿,不是许暮是谁。

  白朝阳没有转开视线的理由是,他旁边还站着苏景深。

  凝神盯了一会儿,白朝阳噎住。

  因为她发现,许暮在看她。

  下意识瞪他一眼,却发现,还看?!

  冷“哼”一声,白朝阳冲他翻个白眼。

  许暮微皱着眉,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神色清冷。

  苏景深是在发现许暮没有答话时,疑惑着转头。

  顺着他的视线,看到了趴在二楼阳台上,只露个金黄脑袋的白朝阳。

  苏景深愣了一下,笑着挥手,打招呼,“小白。”

  白朝阳也是不知死活,看到有熟悉的人跟她打招呼,撑起身子就要和他摆手,没料到,踩着凳子的脚一个不稳,晃悠了一下,差点摔下楼去。

  幸好,眼疾手快的,扶好站稳了。

  视线再次重回楼下时,就看到许暮已经疾步走到了离她最近的窗台下,伸出一双结实的胳膊。

  难得的,他那万年不变的冰块脸,面露慌张的神色。

  仰着头,瞪她。

  白朝阳愣了,她不敢出声。

  许暮的这个眼神,她再熟悉不过了。

  她知道,他生气了。

  并且还,非常生气。

  “回去。”许暮说。

  白朝阳应该是吓傻了,要不然她怎么会一动不动的,和他对视。

  许暮不耐烦地蹙眉,声线极冷,“别让我再重复,我说,回去。”

  她立马就滚回去了。

  不是怂,真的。

  是怕死,而已。

  次日再上课的时候,班主任在课前十分严肃地强调,“近日学校领导下发通知,请大家课间时候不要靠近窗台的位置,如果被执勤老师或者摄像头查到的话,将实施留校察看处分,一万字检查。”

  “还请大家重视起来。”

  彼时正趴在桌子上小憩的白朝阳,闻言,默默对了个口型。

  我靠。

  ——————

  快到期中考的时候,白朝阳开始学习了。

  她可不想,输给一群小毛孩子。

  还有10天的时候,她在卖早餐的小摊边上看到许暮。

  低头淡定啃一口香甜的手抓饼,装作不经意路过许暮的身边时,手抓饼的油,故意蹭他白净的衬衣袖。

  她喜,活该。

  还剩8天,她在食堂排队打饭时,看到甜品站新出的三只芝士蛋糕。

  许暮的最爱啊。

  白朝阳挤过去大气刷卡,冲老板娘嫣然一笑。

  我全要啦。

  回头看到许暮正在走过来的身影时,狂笑。

  小样,吃屁。

  5天,路过男更衣室。

  探进头去瞥一眼,空的。

  哦呦,天助我也。

  悄摸着溜进去,准确地找到许暮的衣柜。

  打开,放一把清香又新鲜的香菜。

  等他打开衣柜,八成会把整个衣柜的衣服全部丢掉吧。

  有本事,裸奔。

  3天,最近复习的太累。

  要不然,先睡会?

  嗯,睡。

  空无一人的自习室。

  白朝阳趴在课桌上睡得迷迷糊糊。

  朦胧间,听到拉椅子的声响。

  她皱眉,扁嘴,睁开眼。

  先进入视线的是一些张冰凉好看的脸,额头带着汗珠,白色的运动衫被汗打湿贴在身上,胸膛的肌肉正一下一下起伏。

  唔,是许暮。

  嘻,真好看。

  意识还没清醒,白朝阳晃着脑袋蹭了蹭盘着的胳膊,声音软甜,“你去打球啦?”

  许暮愣住。

  印象中她好像从没这么和气的同他说过话。

  他还以为,她讨厌他呢。

  于是难得的,许暮舒展眉头,柔声回答,“嗯。”

  许暮打球的样子超级帅的。

  想象一下许暮神采飞扬的身姿,白朝阳嬉笑,伸出手去勾他的脖子。

  双手够到他脖颈后,闭上眼睛,撒娇,“我好困啊,再睡五分钟好不好,你自己去放洗澡水好不好,等你洗完澡我就给你切小水果吃好不好,好不好啊。”

  “好不好嘛。”

  最后的尾音上扬,声声挠在许暮的心尖上。

  许暮虽然怔在她突然的动作里,却也配合地伸出手轻抚她的背,低声应了声“好”。

  白朝阳窝在许暮的脖颈间乱蹭,背上搭上一双轻柔的手时,突然僵住了。

  靠靠靠靠靠啊…………

  她在做什么!

  如遇雷击,白朝阳猛地一把推开许暮站了起来。

  结果重心不稳,晃了两下,跌坐在地上。

  特么的脸都丢尽了啊。

  许暮也是愣,反应了好半天,皱着眉毛言语清冷,“你接着睡,我去洗澡。”

  白朝阳揉着闪了的老腰抬头瞪他。

  闻言,一脸懵逼。

  许暮嗓音冰凉,也不扶她起来,良久,补充一句。

  “记得切水果。”

  …………切个屁的水果。

  ——————

  期中考那天,白朝阳状态好到不行。

  开考半个小时,笔走龙蛇。

  交试卷的时候,她清晰地看到了监考老师眼里闪烁的泪光。

  老师,莫哭。

  等我拿了满分时再哭,也不迟。

  她吹着口哨离开考场,没有听到监考老师哽咽的一句,“她这么早交卷子,我会被扣奖金的。”

  *

  下半学期开始的第一天。

  不负众望的。

  白朝阳又迟到了。

  半只脚踏进教室时,她听到老师欣喜着给大家介绍。

  “这位同学,从今天起就是我们班级的一员啦,大家鼓掌欢迎。”

  谁来着?

  “大家好,我叫贺颜。”

  白朝阳怔了一怔,收回迈出去的半只脚。

  转身往教室外的墙上一靠,开始头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