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时光说你还爱我[重生] > 5.chapter05
  阳光透过窗户打进走廊里,有点晃。

  白朝阳抬手遮了遮眼。

  愣了一会儿,拎起书包走了。

  于是,原本只是经常迟到的学霸杀马特,生平第一次旷课了。

  前脚刚刚爬上学院的围墙,后脚,白朝阳就后悔了。

  这特么的也太高了吧。

  讲真,她是真心想不通,那些翻墙逃课的人是怎么想的。

  逃课重要啊还是小命重要啊。

  真是的,不死一次你们都不知道生命有多宝贵。

  毕竟是死过的人,灰溜溜的,白朝阳又沿着内墙爬了下来。

  只不过。

  这课逃都逃了,不溜出校园好像挺丢人的。

  驻足想了老半天,白朝阳吹起口哨,大摇大摆朝校门去了。

  果不其然,才刚刚踏进校门方圆十米的圈子。

  熟悉的查勤女老师一个伸手,又把她拦下了。

  俗话说的好,先下嘴为强。

  白朝阳顺从地站好,义正言辞:老师,我觉得你说的很对。

  女老师懵:我说什么了???

  白朝阳上前一步,握紧女老师的手:我这头发染的,确实太过分了。

  女老师持续懵:你???

  白朝阳眼里泛光:老师,把校门打开让我出去吧,我分分钟把头发染回来,相信我。

  女老师回神:这位同学……

  白朝阳摇头晃脑:我不听我不听,除非让我出去把头发染回黑色,否则我什么都不听。

  女老师无语:那你走吧。

  好。

  ……

  *

  往美发店舒软的椅子里一坐,白朝阳就开始犯困。

  老板看见她的时候,先是一愣。

  随后就高兴的不得了,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

  他说,小姑娘你是要染回黑色吗?

  还问,小姑娘你怎么想通的?

  怎么想通的。

  让我想想啊。

  大概是,看到贺颜的那一刻吧。

  彼时贺颜瘦弱地站在讲台上,阳光打在她身上的时候,白朝阳看不清楚她的脸。

  可她一头柔顺的黑发,却伴着灼目的阳光与凉薄的风。

  根根带刺戳进白朝阳心里。

  白朝阳。

  承认了吧。

  你不过是嫉妒。

  说什么,染黄了一头许暮最爱的黑长发。

  不过是,给自己找一个可笑的理由罢了。

  找一个许暮不爱自己的理由。

  贺颜出现的那一刻,你就该明白。

  这世上只要宇宙一天不毁灭,地球就会不知疲倦,日复一日地绕着太阳转。

  即使你是八大行星,拼尽全力也只是赢在数量。

  输在距离。

  因为太阳,永远都是最吸引地球的那颗。

  更何况,你充其量不过是个。

  冥王星。

  很累啊。

  白朝阳紧闭眼睛,怕极了一些不争气的东西会从眼睛里跑出来。

  良久,她喃喃自语。

  没什么大不了的。

  再睁开眼就看到自己一头自然的黑发,白朝阳有点恍惚。

  凑到镜子面前瞧了瞧,她突然娇羞地低下头去。

  哎呀呀,我怎么长得这么好看,怪像个仙女的,讨厌。

  美发店老板:……

  抬起手腕,看一下时间,还挺早的。

  干点儿什么好呢?

  要不……

  好。

  昏黄的小店里。

  白朝阳深吸一口气。

  “哎呀呀,阿姨你先别……别别别,阿姨你听我说……啊啊啊……”

  “你这个小女娃儿,到底打不打耳洞噻?”

  打。

  我铁定打啊。

  只是。

  我的妈呀,这东西长得跟订书机似的我怕啊。

  真是奇了怪了。

  白朝阳郁闷,上辈子她是哪里来的勇气,去打了两个耳洞啊。

  啊,上辈子啊。

  回想上辈子——

  “疼疼疼……”

  白朝阳一边喊,一边把头往前一撞,使劲儿蹭。

  许暮低头看一眼缩在胸口的一小只,紧蹙着眉。

  活该,谁让你不怕死的,非要来打耳洞。

  许暮咬牙,发誓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哄她。

  可是……

  胸前毛茸茸的一团看起来很可怜,纠结了半天,伸出手,轻轻拍着她安慰,语气硬生生柔和几个度,“……还没打呢。”

  白朝阳闻言一愣,从窝着的怀里探出个脑袋瞥一眼,懵了,怯怯地问,“还没打啊?”

  诚实如许暮,点头,“还没。”

  哇的一声,白朝阳吓哭了。

  她使劲儿抱许暮的腰,脸埋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嘴里不停地嘟囔,“老公我不打了,老公太可怕了,老公咱们回家吧,嘤嘤嘤……”

  许暮也不勉强,笑,“好。”

  哎?

  不给台阶下啊。

  白朝阳顿了一顿,没出息地仰起个脑袋,撒娇,“可是我的嫁妆……”

  “嫁妆?”

  “嗯嗯嗯。”白朝阳忙不迭点头,“我打了耳洞以后,你除了钻戒以外,还能买带钻的耳钉给我,这样我就能多一份钻石嫁妆!”

  ……财迷。

  出息吧。

  许暮强忍着笑意和她探讨,“可你不觉得买一条镶满钻石的手链,更值钱么?”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