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盛唐玩微博 > 第十八章他出的价,你给不起

第十八章他出的价,你给不起

  事实证明,腾空三四丈和爬高三四百丈还是有区别的,而且区别很大。

  身处峭壁绝颠,耳畔不断有阴风刮过,吹的人心惊胆颤。

  陆一鸣死命扣住掌下石块,身体紧贴着山体微微颤抖着,面无人色,脚下云层积重,深不见底。

  不用说,现在掉下去指定死!

  他转眼看向身侧,秦裳单手抓住一块突起的岩石,五指深深抠入其中岿然不动,只有满头青丝与裙摆随风轻舞。

  “不用怕,就快到了。”

  一双温润的眼睛,波光粼粼。

  “呼……”

  陆一鸣深吸一口气,咬着牙小心迈出步子。

  ……

  安全穿过前两段陷阱,翻过望月亭、趵清泉、芙蓉栈道,山顶匪寨遥遥在望,青石朱木,虎踞龙盘。

  一条条大汉铁塔一般伫立在各个关口,手持强弓劲弩,居高临下。

  遥隔三百米,两相对峙。

  秦荆风还有他身后的十八位兄弟也来到了这最为危险的第三段陷阱:青石坪。石坪百米方圆,上面布满碎石枯木,乃是依据九宫八卦所摆,牵一发而动全身,如果不能看出阵中生路踏错一步,阵法自行运转,届时受困者将无路可逃,也就只能被当成活靶子,任由寨中弓弩手射杀。

  五行八卦,奇门遁甲,向来难学难精,吴惜城能运用到这种程度足以说明其天资过人,只可惜走入歧途。

  到了此时,卧虎寨出了名“易守难攻”的特点开始发挥出来。

  ——就算知道生路如何走,也不一定能防住所有远射而至的冷箭。

  况且。

  秦荆风冷冷注视着眼前这片杀机四伏的方大石坪,视线在场中几块青石老松下翻新的泥土上移过。

  这第三段的阵法还改了……

  “枯木锁心,玉石藏眼。将九宫迷踪阵改为千机百变阵。吴惜城,你还真看得起我。”

  九宫迷踪阵,主困;

  千机百变阵,主杀。

  “呵呵……”

  秦荆风话音刚落,山寨大门后瞭望塔上,吴惜城一袭青衫身背朱雀弓缓步踏入。

  “堂堂大理寺少卿领兵攻我山寨,怎么都值得我吴某人拿出点压箱底的本事。只是,我很奇怪,你们大理寺卿崔亦云崔大人可没少收我们山寨的礼物,他怎么会同意你来断他的财路?哦对了,还有京兆府的高大人。这两头老虎吃下的肉比我们自己吞的都多,怎么?看中了卧虎山穷山恶水,强买不成改镇压了?”

  秦荆风脸色一寒,他身后的兄弟双拳紧握,神色悲凉。

  低劣、恶心的攻心计。

  但确实有效。

  “还有昨天那个大理寺司直,他是叫崔宇吧,我在他身上搜到了私印,好像是叫这个名字……不得不说,你选的人很机智,也很有魄力,他居然敢把自己九死一生盗出来的图扔给两个陌生人!我算是栽在他的手里,不然,前面那两道开胃菜都够你们喝一壶的,也不至于连夜修改机关阵,能让这种忠心耿耿、魄力非凡的人来我卧虎山送死,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又是一刀直捅心窝。

  秦荆风心中一痛,但相对的,他身后的兄弟们却突然一改低落的士气杀意陡增,怒气勃发!

  吴惜城眉头一皱,不对啊,怎么会是这种反应?

  秦荆风抬眼看着那个中年儒士——崔宇,并不是我派来的,让他来送死的正是你说的那位奸恶老贼,崔亦云!

  “别再耍这些恶心人的手段了,没用,也无趣。这么多年你还没玩够吗?看在你曾经也算是位忠义之士的份上,我回答你第一个问题,那老东西不惜自断财路也要不遗余力地让大理寺协助京兆尹和守城驻军全力剿匪!你真不明白原因?还是在装傻?”

  吴惜城面无表情。

  “老匹夫近日旧疾重犯,如果不抓紧用药,时日无多。能治疗他内伤的药不少,但大都珍稀异常,只有一样儿,传言在你们山寨。呵呵,能光明正大的镇压,又能光明正大地利用职务之便坐等,这种好事,别说鬼市已经把酒神泉在你们这里传的沸沸扬扬,就算只是个虚无缥缈的假消息,他也会愿意推一把的。”

  “老东西,老匹夫……呵呵,看来你怨言颇多啊,少卿大人。”

  “岂止是怨言啊……”

  秦荆风忽然笑了,好似冰山解冻,他嘴唇嗫嚅,传音入密到吴惜城耳侧:

  “我想借你们的手宰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吴惜城吃了一惊。

  “你知道酒神泉的消息是谁查出来,又是谁散到鬼市上的吗?财神会无利不起早,黑闾有这个实力但没那个脑子,你们在鬼市明察暗访那么久连个影儿都没查出来,我真好奇你们是怎么把山寨维持到现在的。

  说来也怪,你们那个大哥明明那么蠢,资质也不行,却能用十年时间从一个三流实力都不到的小镖头发迹到现在卧虎寨的大当家,炼就一身深厚内力铜皮铁骨,居然就没人想着查查他?!

  最怪的是他宁肯招惹朝廷也不愿挪个窝,就死占着卧虎山不放手,却又把好不容易抢来的钱散给大官买命,啧啧,‘蠢’这个字,简直是为他而造的。”

  咣——

  仿佛有座大钟在心底敲响,振聋发聩。

  吴惜城惊怒交加:“你!为什么!”

  “还不明白?”

  秦荆风温声道:“那我再告诉你个消息……那老匹夫所谓的旧疾,就是我暗中下手干的。”

  吴惜城悚然而惊!

  “那次没能得手,已经让他怀疑,我俸禄又少请不起黑闾杀手,只好想别的办法转移视线了……你放心,酒神泉我没兴趣,只是不能落到崔亦云手里。等我平了你们山寨,回去杀他的时候,会报上你们山寨大名的。”

  吴惜城眼前一黑,差点气昏过去。

  “呵呵……”

  秦荆风冷冷一笑:“千机百变阵又怎么样?你们几个,跟住我的步伐!”

  “乾二,坤四,兑五,震八……”

  没有丝毫犹豫。

  闲庭信步,轻描淡写。

  吴惜城厉声大喝:“放箭!”

  所有弓弩手弯弓搭箭,一大片箭雨飞蝗似的扑了过来。

  “立盾!不用管它!”

  秦荆风唐刀在手对接连飞至的流矢毫不在乎,身后的兄弟们被他的从容感染,举着盾牌同样信心十足。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秦荆风已经来到青石坪千机百变阵阵眼,一刀劈下,阵心枯木立即崩落成碎片。

  阵破!

  恰在此时,异变突生。

  突然有一大团惨绿色的毒雾从枯木中炸散开来,疯狂流溢向四面八方,秦荆风首当其冲,脸色微变。

  【五毒葬魂烟】

  “快屏住呼吸!后撤!”

  如今阵法已破,大家也不用再担心引起什么变阵,当即朝阵外散开同时借青石做掩体抵挡上方射下的箭矢。

  秦荆风脸色迅速转黑,一个不稳半跪在地。

  “大人!”

  “大人!”

  众人惊叫,秦荆风摆摆手,抹掉鼻间流出的黑血,淡淡道:“有进步。”

  吴惜城冷哼一声,不作回应。

  “啊——”

  猛然间,一声怒吼传来,众人惊见一个身宽体盘的大胖子手握两柄铜黄色瓮金锤极速奔近。

  大地随着他的步伐轻轻颤动,好像一头狂奔而来的野猪挺着长长的獠牙。

  “不好!是童正豪!”

  “卫护大人!快!”

  靠近的几名大理寺寺官连忙挺刀持盾列成一队保护在秦荆风身前。

  秦荆风沉默地看了他们一秒,忽然懒洋洋道:

  “黑闾的诸位,我们要是死了,吴惜城没人牵制,你们也不好拿货!”

  场内一片沉默。

  童正豪越来越近,势如奔牛!

  秦荆风脸色蓦地一寒:“怎么?还用我明说?!崔亦云难道没让你们在我破阵之后,吸引白虎寨全部注意的时候盗取酒神泉?还是看我现在中毒,准备来个先下手为强啊?呵,你们可以试试。”

  话音刚落,三道鬼魅般的身影闪到众人之前。

  竟然不是虚张声势?!

  吴惜城的脸一片青黑,手中长弓被他抓出了一道印痕。

  三道黑影中居中一个头戴帷帽、看不清面容的黑衣人转过身来,拱手道:“黑闾本不能泄漏买家的消息,不过秦大人的手段我等也已见识,既然猜到就明说好了,酒神泉为此次任务重中之重,余者皆不足虑。”

  “呵呵,杀我,当然不如得到酒神泉重要。亏那老东西昨天能藏住杀机。”

  “可现在,大人的战力有待评估……”

  “明白明白。直接下手,怕我是装的;放我离开,又觉得如果怎样都是三对三还不如多赚一笔,是吧?”

  “大人英明。”

  “好,爽快!吴惜城轻功不错,我现在不好追杀,这头牛交给我好了。剩下的我不掺合,如何?”

  “可。”

  只此一字,三道人影分做两队。

  一个直奔寨门上的吴惜城,指出如电,绝学【碎骨指】!

  另两个鬼影似的落到石墙之上,一掌一拳杀向后方。

  ——拳为【七步杀拳】,西域绝学;掌为【昊天掌】,天武山秘技。

  黑闾的成分还真杂啊……

  秦荆风看了一眼收回视线,那头蛮牛已经杀到眼前,跟大理寺的十八个人交上火了,确实虎虎生风,霸道惊人:“笨!布阵啊,我昨天怎么教的,他速度慢的跟头猪似的不懂找机会吗?还硬拼,真是蠢材……堂堂【天罡缚龙阵】用来对付一头蛮牛,让老头子知道还不得骂死我……你们尽力缠着,等我三十息。”

  最后瞥了一眼,秦荆风骈指做剑竖在胸前。

  体内剧毒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指间汇聚……

  ——老东西,你以为花大价钱请三个地级杀手就万无一失了?做梦!

  ——你就安心地去死吧,你的位置,我会替你坐好的。

  “嗖嗖——”

  一根根箭矢激射而出,对面的黑影毫发无损且越来越近。

  吴惜城边退边语速飞快道:“崔亦云给了你们多少钱,我出三倍!”

  “呵呵呵……”

  对面的人影桀桀笑道:“他出的价,你给不起,受死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