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言通天 > 第86章身在局中
  回到梅香楼的徐言,直接将两匹宝马养在了自己的院子里,更在外面买回来许多的草料,看得一旁猪圈里的小黑猪直哼哼。

  马有什么了不起,猪才不稀罕。

  拍了拍吃草的两匹宝马,徐言终于心头大定,这可是他和三姐的退路,至少在徐言看来,拥有三脉实力的岳乘风,应该跑不过宝马才对。

  出门了两天,徐言一回来,梅三娘没有理他,一群莺莺燕燕的女人可全都围了过来,在徐言的院子里叽叽咋咋,议论着宝马配英雄之类。

  “言哥儿言哥儿,教教青萝骑马好不好?”

  年幼的清倌人晃着徐言的衣袖恳求,大眼睛里水汪汪的,让人又爱又怜。

  “女孩子学什么骑马,学好你的琴棋书画,将来一旦成为红牌,被哪家大户看中,当了妾也算有个归宿。”门外有女子的声音传来,一听是梅三娘,众女子嬉笑着纷纷四散而逃。

  老鸨的身份在青楼可是至高无上,再说人家还是梅香楼的主人,其他的女子逃得快,只剩下年纪最小的青萝畏畏缩缩的不敢动弹。

  “哎,苦命的丫头。”梅三娘摸了摸青萝的头,道:“去吧,没事别老来烦你的言哥儿。”

  得到了赦令,青萝急忙回到自己的住处,她还没到接待客人的年纪,只是在青楼里学习琴棋书画,像这种年幼的清倌人,都是青楼里的一种储备而已,为的是换得那些豪客的一掷千金。

  徐言知道青萝是个孤儿,如果不被梅三娘买下来,现在指不定会被人伢子卖到何处,听说一些大户人家最是喜欢这种年纪的少女,而且时不时的能看到浑身淤青的幼小尸体被仍在城外。

  奴仆的身份,不如狗,一旦卖身为奴,主家将有权决定奴仆的生死,不论齐国还是普国,杀人会被官府通缉,可要是杀掉自家的奴隶,连官府都不会过问的。

  来到丰山城已经一年了,徐言看到了许多人间的不平与黑暗,却又无可奈何,因为这里就是红尘。

  红为裳,尘做碑,一朝红尘起,生死难相随

  “臭小子,想什么呢!”梅三娘看到徐言不自觉的打起了稽首,气得柳眉一竖,捏着徐言的耳朵怒道:“又想做道士了是不是!”

  “哎呀呀!”徐言的沉思被女子打断,龇牙咧嘴地说道:“三姐,我本来就是道士啊。”

  “道士有养马的么,养花遛鸟,犬走鹰飞,那都是世家少爷的玩乐之事,小小年纪就开始玩物丧志,长大了还得了!”早已将自己当做徐言的姐姐,梅三娘教训起这个弟弟来可是毫不留情。

  “那是宝马呀三姐,我们两个的退路。”徐言好不容易挣脱了魔掌,揉着发红的耳朵委屈地说道:“岳老贼早晚是个麻烦,三姐身在局中,看不清局中之势,我是局外人,自然要早些打算,这可是马王镇买来的宝马。”

  一句身在局中,听得梅三娘眼圈差点红了。

  是啊,她是陷入了局中无法自拔,而这局,便是眼前的梅香楼,想要脱身,除非能舍得这处家业。

  “这两天你去马王镇了?”梅三娘轻声问着,看到徐言点头,她忽然叹了口气,拍了拍弟弟的肩头,有些落寞的离去了。

  徐言知道梅三娘已经开始正视起如今的局面,只要她能想得通,能忍痛撇下梅香楼,不管两人去哪儿,至少也会有立身之地。

  趁着岳乘风不在,这种时候抽身是最好的时机了。

  被徐言一句话支到了临渊山,这一趟远路,岳乘风没有一个月是回不来的,徐言也希望梅三娘能在这段时间里想通,因为外人的劝说已经没什么用了。

  从马王镇回来,已经过了三天。

  除了喂猪,徐言又多了养马的活儿,好在干活这种事对于徐言来说不在话下,于是这些天来不但小黑吃的肚子溜饱,两匹高头大马也显得越发强壮。

  金色的小蛇被徐言费了半天力气终于装在了一个小小的红色瓷瓶里,瓷瓶外边仍旧包着王八指的红锦衣,小蛇应该用处不小才对,只是徐言不会使用,也不知该如何喂养。

  那可不是活物,而是一种类似鬼魂的灵体,如果不装在瓷瓶里,徐言总觉得身上凉飕飕的。

  毕竟谁也不想成天在怀里揣着一条蛇,哪怕是一条灵体小蛇。

  买马用掉了徐言全部的积蓄,不过不要紧,他现在的身价应该十分不菲才对,不但有一条金色小蛇,还有一粒能让岳乘风那种鬼王门堂主眼红的丹药。

  一年来,在元山寨得到的那粒丹药,徐言始终贴身收着,之前他知道丹药一定价值不菲,岳乘风听到廖九鸣下落之后眼底出现的那种贪婪,更让徐言断定了怀里的丹药非同小可,越是如此,也就说明这粒丹药绝对不能轻易拿出来。

  “会是什么丹药呢,难不成真是那种筑基丹?”

  一个人的时候,徐言打开了楠木盒,捏着小巧的丹丸左看右看,自语着:“岳乘风是三脉先天,找廖九鸣必然是为了这东西,被一个三脉先天如此看重的丹药,应该就是传说中可以破三脉的筑基丹了。”

  以徐言的心智,那天观察岳乘风的时候,他大致能断定这粒丹药应该就是筑基丹了,这种先天武者们不惜以命相搏的东西,带在身上的确有些危险,真要让人得知他徐言有一粒筑基丹,岂不是成为公敌,到处被人追杀?

  这种东西就该扔掉才对。

  徐言无奈地摇了摇头,将丹药收起木盒揣回到怀里,人就是如此,明知钱财不但能带来富贵还能带来杀身之祸,依旧会趋之若鹫。

  人性的通病,徐言也无法改变,他是道士,又不是神仙,这么宝贵的东西哪能说扔就扔呢。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直接吃掉。

  想到这里,徐言叹了口气,因为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破开了几脉,而且以筑基丹直破三脉的弊端必然极大,对今后的修行一定有着限制,否则的话,像卓少宇那种鬼王门的大太保也不会苦苦冲击五脉,而没用筑基丹了。

  卓少宇是四脉先天,身为鬼王门门主唯一的儿子,徐言可不认为卓少宇会得不到筑基丹,哪怕丹药再珍贵,还能有一门之主的独子珍贵么。

  自己究竟破开了几脉呢?

  想着想着,徐言在院子里开始抬臂躬身,习练起老道士教习他的那套飞石身法来,迎着朝阳,有些健硕的身影在院子里腾挪,身形灵动至极。

  随着徐言的习练,一股暖流从丹田开始升腾,先是灌入腰腹,而后直冲肩背,在上行至双臂,最后停留在后颈。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