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诛天凌九重 > 第七百六十五章冷仙子发飙!

第七百六十五章冷仙子发飙!

  一闻陈汇丸此言,任图影表情巨变,当场呆立,刹那间仿佛连天都变了颜色,缓缓扭头看向冷若曦,暗叹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居然被自己教出的徒弟给狠狠的坑了一把。

  他回过神来,低喝道:“闭嘴!”

  冷若曦面纱下的脸色明显有了变化,冷笑着问道:“你说谁是骚婆娘?”心想这就是任图影所说的白纸?应该是黄纸才对吧!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陈汇丸的眼神很是干净,天真无邪的说道:“师父说,长得好看的女孩子都是骚婆娘。”

  冷若曦注视着陈汇丸双眼,心下觉得好奇,竟从中看不出丝毫杂质,她阅人无数,自然看得出来这是天真孩童才有的纯真目光,转而看向任图影,似笑非笑:“你就是这样教徒弟的?”

  任图影讪讪笑道:“不好意思,他今天喝多了,爱说胡话。”一言落下连忙转移话题:“汇丸,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醒来发现你不在,然后闻着你的气味找来了。”陈汇丸摸摸肚子,说道:“师父,我饿了,我要吃那天的烧鸡。”

  “我看你长得像块烧鸡!”任图影无奈骂道,这才想起陈汇丸这货鼻子很灵,比专业猎犬都还要灵,散修驿站离这里并不远,他能顺着气味找到这里,不足为奇。

  这时冷若曦意味深长的冷笑声从面纱传出:“嫖又是怎么回事?”

  任图影正欲开口解释一二,却没想到被陈汇丸抢了先,只见他满脸恳挚的说道:“我师父天天带我去嫖,可好玩了,他还说下次要带我去更好的地方嫖。”

  “尼玛的!**!”任图影大骂一声,看了看四周投来的异样目光,瞬时间心都凉了半截,陈汇丸所说的嫖是修炼的意思,很单纯,但这只是师徒两人之间的语言,别人听来定会直接往某方面想,这还真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而且更坑爹的是陈汇丸还说的如此大义凛然!堂堂正正!简直是没谁了!

  闻言冷若曦勃然大怒,猛地一脚踹在任图影小腿上,二话不说,生气走人。

  见此,陈汇丸满脸纳闷的嘀咕道:“这骚婆娘,脾气还挺大啊,师父你说呢。”

  正往茶馆外走的冷若曦闻言一个趔趄,双拳紧握,显然已经快要到彻底爆发的边缘。

  “你给我闭嘴行吗。”任图影无力的看了陈汇丸一眼,心想这不怪他,要怪就怪自己没教好,要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真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跳。

  随后任图影追了出去。

  陈汇丸抓起桌上几块没吃完的桂花糕跟上,大声喊道:“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猛男十八式第二式啊?老汉推车我已经很熟悉了!”

  听闻这话,走在前面的冷若曦实在是忍不下去了,骤然驻足,待任图影匆匆追来,回过身就是一拳轰在他肚子上,后者一口清水喷出,两颗眼珠向外猛凸,捂着肚子缓缓蹲身,另一只手艰难的伸出指着冷若曦,“若曦,你……下手居然这么重,谋杀亲夫啊!”

  冷若曦一把提起任图影衣领,怒极而笑:“任图影,你可以啊你,在外面都开始花天酒地了啊,还猛男十八式,还老汉推车,还骚婆娘,你到底找过几个骚婆娘!要不通通给我介绍一下,啊?!”

  任图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好捂着肚子装受伤。

  这时陈汇丸追了上来,怒气冲冲的对冷若曦说道:“你这骚婆娘,为什么要打我师父?!他是好男不跟女斗,放你一马,你最好赔礼道歉!”

  “道歉?”冷若曦微微一笑,看上去很是温柔,却在忽然间剑光闪烁:“今天我就阉了你师徒二人,算是赔礼道歉,如何?!”

  “汇丸,快跑!”见势不妙,前一刻还要死不活的任图影顿时从地上蹦了起来,拉着陈汇丸就跑。他今天也算是长见识了,没想到冷若曦还有这样泼辣蛮横的一面,简直就她娘一滚刀肉来着,发起飙来居然真的敢拔剑相向,真是有欠调教啊,得找个时间振振夫纲才行。

  冷若曦身法展开,飘然如烟,紧追不舍。

  周围几个好事之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何事,但光是看这些画面也能大概猜到是何事,除了无病呻吟之外,只祈祷那两个男的能逃过一劫。

  而要是让人知道这个提着剑就跟泼妇似的追着别人砍的女子是那个高高在上冷若冰霜的冷仙子,只怕引起的风头会盖过交流大会。

  那个冷仙子居然会在大街上拿着剑追着人砍,我靠,不会吧?!

  任图影逃命的本领自然不赖,而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在离原界那段时间,陈汇丸也跟任图影学了不少逃命的本领,且不论其它,就单单是速度和耐力就非常人能比。

  一口气全速奔跑半个时辰,这师徒俩货竟是给坚持了过来,平常修炼也不带这么玩命的。

  冷若曦在速度上倒是不比这师徒俩慢多少,但由于双方心情不同,也因为双方耐力相差太远,最后她被任图影甩的远远的。

  任图影和陈汇丸师徒二人几乎是围着离尘方舟上能活动的区域跑了五六圈,待确定成功甩掉冷若曦才敢回驿站。

  上楼梯时,任图影色厉内茬的对陈汇丸说道:“从今以后,在外人面前,我没让你说话你就不能说话,明白没?!要是再像今天这样坑我,我他么把你逐出师门。”

  陈汇丸觉得很委屈,说道:“本来就是那个骚婆娘不对,她无缘无故发脾气不说,还动手打你,我当时就想教训她。”

  任图影挥挥手:“算了,别磨叽,回头吃完东西继续修炼。”

  “哦。”

  “还有,忘了告诉你,就今天那个骚婆娘,她是你未来的师娘,以后不准乱叫,听到没。”

  “啊?”闻言陈汇丸目光一震,饶是他再不通世事,但也知道师娘代表什么,满脸后悔的说道:“那师父你干嘛不一早就告诉我?害我对师娘有不尊敬的想法,真是不应该。”

  任图影斜了他一眼:“你能对她有什么不尊敬的想法?”

  “当然是以后找机会狠狠的揍她一顿啊,她居然敢打师父,都差点把师父你打得吐血了。”又连忙说道:“不过现在我不敢这样想了,她竟然是我师娘。尊敬长辈,这可是你说的。”

  任图影满脸欣慰:“孺子可教也。”

  “孺子?孺子好吃吗?”

  “好吃。”

  “那带我去吃,快点,不然我不做你徒弟!我回离原界去!”

  “又是这一招,你能不能来点别的?”

  “这是你教的。快点快点,我饿了!”

  “我请你吃瘠薄你吃不吃?”

  “好吃的话我就吃。”

  任图影大笑一声,突然间心里有了一种很奇葩的决定,决定把陈汇丸教成天下间最纯却又最污的徒弟,“好,师父带你去!”

  为人师表,竟也如此,不说绝后,定是空前。

  端的是无法无天!

  殊不知在多少年后,被某尊教出来的最纯却又最污的徒弟竟是人们眼中最接近圣人的一位真人,因而江湖上都尊称他为——陈真!

  ……

  ————————

  说起陈真,我突然想到了霍元甲,哈哈哈哈。

  陈汇丸,我会努力把他写成一个值得咱们现代骚年学习的对象,当然别想歪了,是真正的正能量。

  有位同道前辈说的对,即使是玄幻小说,但也不能总是打打杀杀装逼泡妞夺宝巧遇,在热血激情的同时,也得写点有意义的东西出来,至于大家接不接受,或是另有看法,那不是作者能决定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