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武道 > 第264章求和?求降(二)
  说这话的时候,张思武是相当羞愧的。

  而张思武随后恨不得杀之而后快的表情,他也是记忆深刻。

  果然,叛徒比敌人更加让人痛恨。尤其这个叛徒,还是朋友的时候。

  因此,庞士元对这个杜舆还真是印象深刻。

  他还听说,杜舆在东灵教混得不错。

  不过,此时的杜舆看起来情况可不怎么好。他似乎受过重伤,看他身上的血衣,还有那一脸的苍白,就知道失血真的不少。

  而他的样子就更狼狈了。

  抓住杜舆的人,可不会对他这个挺有名的叛徒客气。

  虽然担心打重了会直接打死看起来已经重伤的杜舆,可能会影响正事——虽然他们不认为杜舆有什么正事,可杜舆确实是这么叫喊的,他们也只能以防万一了——但教训一下依然是避免不了的。

  用鼻青脸肿形容此时的杜舆隐忍,都算是轻的,那张脸已经被打得变了形了。

  庞士元看了看杜舆,看到了他眼中的隐忍和希望,而“日月昭昭”更读到了野心和仇恨,也就马上失去了兴趣。

  他挥了挥手,毫不在意地道:“带下去。回去后,交给思武处理。”

  说完,他也不管哭爹喊娘,大叫着“我有重要情报要汇报”的杜舆,就把目光投向那个形象要好不少的东灵教士兵。

  东灵教和岱山武馆敌对,但并不表示看到抓住对方就要虐待。

  也许都是宗教疯子的东灵教信徒会那样,可岱山武馆的人却绝不会如此。

  这无关心慈手软,而是一种强烈自信!

  庞士元开始以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可他很快就通过“日月昭昭”知道了一些他意外的信息,不觉就认真了起来,道:“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有重任在身。有什么事情,现在就说吧!还有,说一下自己的身份,别告诉我你只是一个传递消息的小兵。”

  身份被看穿,士兵有些意外,倒是没有多少惊慌。他不再做小兵的低姿态,而是昂扬了一下身体,一股铁血的军人气质就马上显了出来。

  对着庞士元,他就恭敬行礼,带着无比的钦佩道:“早听说‘武神’冕下神功无双,却不想还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神眼。在下孙涛,忝为东灵教一杂牌将军,拜见‘武神’,并致以东灵教钱润大将军对您的敬意!”

  东灵教之人对庞士元的称呼明显和其他人不同。

  其他人对庞士元各有各的称呼,都以姓、名为主。而东灵教的人,却一上来就以“武神”这个高大上的神号来敬称庞士元。

  而这就是东灵教之人和现代人的不同之一。

  东灵教之人生活在一个有神的世界,那里有神灵显化人间,统治世人。

  正因为凡人和神同在一片天空,凡人也就有机会能亲身体会神灵的强大和不容亵渎,也就绝不敢对神有任何的不敬言行——那都是有无数的前车之鉴的。

  庞士元能击败他们的神,当然也是一尊神——武神,自然也得到了他们毫无保留地敬意。

  而现代人则因为从小生活在一个无神的世界,就养成了一副无所敬畏的性情。哪怕世道变幻,很多观念已经不怎么适用,可一些自小养成的习性,并不是说改变,就能该改变。

  因此,同样面对庞士元,前者会敬称“武神”;而后者,在敬畏、羡慕、崇拜庞士元强大的同时,依然当庞士元是他们中的一员,只是更加强大而已。

  在他们想来,他们未必就没有机会成“神”。

  庞士元只是微微颔首,算是接受了两人的敬意。他没再言语,等着孙涛自己说明来意。

  于上位者而言,沉默也是一种威严。

  孙涛就明显感受到了“武神”的无上威严,只感觉整个天地都在给他施压一样,让他浑身都不舒服,心头更像是压着一块石头一样,无比沉重。

  其实,这是庞士元用“绝对重力”悄悄施加影响。

  当然,孙涛弱者心态的自我暗示,也加深了“绝对重力”的影响。

  孙涛当然不知道庞士元的小动作,身心都在承受重压的他很担心他再这么迟疑下去,他恐怕连说话都要不利索了。而他真要连说话都不利索了,那他今天的任务可就彻底玩完了。

  他不敢再迟疑,马上道:“钱将军久仰‘武神’之名,甚为敬仰。只是因阵营不同,这才无法登门求教。知道是‘武神’冕下亲自领军出征,钱将军就不胜惶恐。再想到兵凶战危,两军相争必然导致双方将士死伤无数。钱将军就觉得,此实为可悲可叹。痛定思痛之下,他就派了小将来此,希望你我双方能够达成共识,化干戈为玉帛。”

  孙涛说得冠冕堂皇,有理有据,一时间还真有一些说客的风采。

  可惜,庞士元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冠冕堂皇下的虚弱和狡诈。

  在“绝对重力”和大军环绕的影响下,孙涛的心神一直都在飘摇不定。而他思维也因为心神的飘摇而不断散逸,也就让庞士元轻轻松松就知道了许许多多的内幕。

  虽然这内幕未必详实,但稍微加一点想象,也就基本能复原真相。

  岱山武馆出征这才不过一天,得到了消息的东灵教大军那边已经发生了许许多多说精彩也精彩,说恶心也恶心的事情。

  主祭慷慨激昂地说着,要带人吸引敌军主力,掩护大军撤退。

  可一转眼,他就带着一帮心腹手下,还有大军中最精锐的使徒部队逃之夭夭,反而留下三万几乎没有什么训练的信徒去当那诱饵,掩护他们逃命。

  而被迫当了诱饵的钱润等人自然是不甘心,于是就想着反打一把。

  他们想通过出卖主祭的行踪,以换取三万大军的安全撤退。

  如果这还不行,条件也不是不能继续降低,他们完全可以只换取他们自己等人和少数亲卫的安全。

  至于那三万信徒大军,完全可以送人。

  孙涛,就是钱润他们派来谈判条件的人。

  至于杜舆,那不过是一个顺利见到岱山武馆高层的引子。在见了人之后,是生是死,那就不重要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