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极品风水师 > 第443章 战而胜之
  黑岩寨是方圆百里最大的一家苗寨,地处西双版纳热带丛林,周围树深林密,峰峦高耸,只是峰峦环绕之处却多了一块小平原。

  从风水的角度讲,此地正是千龙万脉盘桓回绕之地,南龙大迈束喉之处。

  黑岩寨子地处平原中心位置,生气灵气盎然,按理说应该能孕育出一个灿烂的文明,可不知为何,千百年过去了,此处竟依旧原始。村子的建筑为木材搭建,村民生活虽然不是刀耕火种,但也相当落后,水牛下地,苗人插秧,男人女人黝黑精瘦。

  不过有个情况却是陈易始料未及的,这里人人养蛊!

  新月寨也算是个不小的寨子,里面也有几个高手,凤凰一家就是养蛊之人,他父亲也有暗劲中期的修为,那个羲蝶更是了不得,已经到了暗劲后期,比耿勃和李光芒这两个怂货高出了一大截,如果战斗起来,尤其在这山野之中,他们两人即便用上炸弹枪械,也不是羲蝶一个人的对手。

  可这黑岩寨更为奇特,光是出来阻拦陈易等人的是个村民中,就有半数在暗劲以上,两位是化境高手。

  “请你们让开,我要见三爷!”

  凤凰站在几人最前方,与那群村民交涉着,她生于苗寨长于苗寨,对这里有着深厚感情,不愿意闹出太大乱子,能和平协商就和平协商。

  只是那群村民却不怎么买她的账,一个个看着她,眼中敌意十分明显。

  为首一名矮个子苗人走到凤凰面前,面带不屑地说道:“这不是新月寨蛊女羲飘吗?怎么本命蛊找回来了?”

  凤凰面不改色地说道:“让开,或者请三爷出来,我有事情与他商量。”

  “啧啧,羲飘就是羲飘,跑出去十几年还是那副老样子,一点都没变”,那人吧唧了两下嘴巴,看着凤凰,眼中满是嘲讽,说道:“只是,我这里是黑岩,不是你新月,由不得你乱来,新月的人可能会顾忌你的身份,可我黑岩却不会。”

  话音一落,十几个黑岩寨的村民呼啸一声,将凤凰陈易等人围在中央,一个个摩拳擦掌,面带冷笑,大有一言不合,便将几人扔出去的架势。

  “哈哈,人不咋地,胆子倒是不小”,耿勃笑声朗朗,从腰里拿出两个困在一起的手榴弹,晃悠着说道。

  李光芒一声不发,一把从身后扯出一把巨型大枪,哗啦拉动枪栓,打开保险,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那个为首男人。

  黑岩寨子地处中越边境,很多人都见识过曾经的对越自卫反击战,知道这手榴弹和枪械的厉害,更加知道在华夏真有什么人才能拿着这等危险武器招摇过市。

  如果说耿勃和李光芒给他们带来的惊慌,那陈易给他们带来的便是震撼。

  十二把三棱军刺凌空飞起,围绕着陈易缓缓转动,三棱军刺的尖端刃口闪烁冰寒光芒,那强劲的切割力让人不寒而栗。

  那人面色一变,脸上慌乱一闪而逝,可还是镇定下来,脸色铁青的看着凤凰,说道:“羲飘,你竟然勾结汉人欺负我苗人?哼,幸亏神灵有眼,让你失了本命蛊,不然苗家人还不知道被你祸害成什么样子!”

  这话是在赤果果的揭凤凰的伤疤,对于苗家人来说,本命蛊就像是自己的兄弟姐妹,自己的亲人,甚至比手足还要重要,他这么说,完全就是在凤凰伤口上撒盐。

  凤凰脸色变了变,丹凤眸子中带着冷芒,看着他,认真说道:“天武,你难道想与我打一场?”

  天武面色不屑,双手一抖,一个金黄色的甲虫爬了出来,阴测测地说道:“哼哼,求之不得,我很想看看,这么多年你跟汉人学了些什么!”

  陈易看见这只甲虫,瞳孔骤缩,天然的金黄色甲虫在这个世界上极少,即便他读书不多,可也知道,昆虫体色不是为了光鲜亮丽,而是一种隐藏的保护色。

  这里一年到头绿意盎然,树木杂草鲜花以及乱石,可却没有一处金黄色之地!

  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只甲虫是后天培养出来的!

  凤凰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出手,莹莹若羊脂玉一般的双手变成五爪模样,带着嗖嗖风声,快到目不暇接,凶狠地抓向天武咽喉。

  天武冷斥一声,薄薄的唇间发出一声尖啸,伏在他肩膀上的那只金色小甲虫猛地振开翅膀,嗖地飞向凤凰手掌,一对张开的腭牙金黄中带着幽蓝色,显然是有着剧毒。

  耿勃和李光芒的修为稍低,没有具体看清楚,只是看见一道金黄色的黄光朝凤凰手腕冲去,耿勃大步上前,李光芒调转枪口,就要上前帮忙。

  只是两人刚刚作出动作,就被陈易拦住,淡淡道:“不用紧张,既然凤凰敢出手,那你就要相信她。”

  “阿弥陀佛,耿勃施主,光芒施主,凤凰施主自己的事情,还是由她自己解决吧,我们贸然插手,反倒容易引起误会!”

  觉能大师与陈易是相同的看法。

  两人稍微一想也顿住了脚步,那个天武虽然到了化境,但从气息上可以看得出来,修为并不稳固,而凤凰却是扎扎实实的苦练上去的,即便他有本命蛊虫相助,想要胜过凤凰可能性也不大。

  只是在4762中他们干多了一拥而上的群殴勾当,尤其是耿勃和李光芒两人,修为不够,人数来凑,这才准备三人联合。

  周边村民见他们几个人,没有出手,也停下相助的打算,一群人就这么看着凤凰与天武对决。

  几句话的工夫,不到十秒钟,凤凰与天武已经过招几十余次,两人都是高手,拳脚相间人影闪烁,还有一道金芒利箭般射来射去,把身处外面的这些人看得心生向往。

  “羲飘没了本命蛊,可腿脚工夫却长进很多,我看胜负之间还难以预测!”

  “那可说不准,我苗家养蛊为本,没了本命蛊就等于老虎没了牙齿,灰熊失去手掌,天武赢定了!”“阿弥陀佛,凤凰施主真乃女汉子是也!”

  “慌慌!”

  ……

  所有人都在观看,凤凰和天武的身姿都若最灵活的鸟儿,飞速腾挪,衣衫飘动,宛如神仙,可其中的凶险只要有点修为的人都能看出来。

  速度快,力量大,招数诡异,一旦分出胜负,必有一方重伤。

  天武越大越难受,他渐渐落于下风,心中怒气升腾,竟然连一个女人都打不过,旁边还有那么多人看着,无论如何都不能输。

  想到这里,他忽然脸色一狠,最终厉啸连连,那只金黄色的甲虫翅膀急速扇动,掠过凤凰凌厉如刀的手掌,闪到她身侧,忽然喷出一股灰蒙蒙的雾气。那灰色雾气带着一股清香,直扑向凤凰的一侧脸颊。

  “小心!”

  陈易急吼一声,他的神识告诉他,这些雾气很不寻常,而是由一滴滴液体凝聚而成,虽然不知道毒性如何,可天武在这个时候放出,肯定不是等闲之物。

  其他村民也都看见这一幕,脸上带起了笑容,金甲虫的毒液一滴便可以毒死一头灰熊!

  不知道是凤凰听到了陈易的提醒,还是她早就有准备,一个俯身,迷彩服外衣倏地从身上窜起,如同一面屏障,将毒液挡住。

  “嗤嗤”

  毒液落在迷彩服上,发出阵阵白烟,这解放军特种部队的迷彩服竟然瞬间多了无数个小窟窿。

  天武眼中厉芒闪烁,嘴中又是一阵厉啸,那金甲虫吐出一口毒雾,精神萎靡不少,可听到主人的命令,只能再次喷吐毒液。

  凤凰现在身子低俯着,力气青黄不接,似乎难以躲过这阴险一击。

  然而,还未等天武笑出来,一把匕首倏地飞了出来,极其准确的射中金甲蛊,掉落在草丛里。

  天武大惊失色,没了金甲虫他万万不是凤凰的敌手,连忙后退,可是晚了,凤凰修长结实的长腿从身后飞出,如同蝎子摆尾一般,砰的一声,砸在天武脸上。

  “啊!”

  天武只觉一个大脚印子盖了上来,接近着就是酸甜苦辣咸各种味道涌进鼻间,彪着两道鲜血,整个人就飞了出去。

  一击得手,凤凰如同一头捕食的母豹一般窜了出去,一拳打在天武下巴上,又一击膝撞顶在他的小腹,另一只手也没有停下,又是一拳打在他的嘴上,几颗洁白的牙齿飞了出来。

  天武连遭重击,又是解剖过几十具尸体,对人体构造了解无比的凤凰出手,于是很干脆的到底在地上,爬不起来。

  一种村民也都惊呆,没有想到天武会被一个没了本命蛊的女人打败,一时间群情激奋,怒骂连连。

  “哼,羲飘,你出手也太狠毒了!”

  “你竟然伤了天武的蛊虫,你可知道蛊虫就是我们苗家人的孩子?”有人将那个金甲虫小心捡起来,没有伤及性命,却断了一排腿脚。

  另外一个化境高手站了出来,阴狠的看着凤凰,道:“你自己失去了本命蛊,难道也看不得别人有吗?我苗家没有你这么歹毒的女人!”

  “啧啧,黑岩寨的人真是奇葩,你们拿虫子杀人,难道不允许别人还手?难道只能在那里等死才行?我今天算是见识了!”

  陈易走上前一步,站在凤凰身侧,满脸的不屑。

  “你是谁?哼,我们苗家人的事情用的着你一个汉人来管?”那个天木瞪着陈易,说道。

  陈易撇撇嘴,不以为然的说道:“她是我朋友,我为什么不能管?而且日本人都能插手你们寨子,我一个华夏人为何不能多说两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