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晋汉奇侠传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山丘之下
  察木诃打量乐异扬一番,赞誉道:“这位公子风度翩翩,与我家郡主是2我家王爷为了南征大业,多年来一直在寻找似公子这样的人才。公子到了前营大军中,定能受到王爷的青睐。”

  乐异扬一心救人,迫于形势说道:“多谢察将军美意,改日在下再去营中拜访。”说完蹲在身子,在梁汉璋的伤口处点了穴道,帮他把血止住,说道:“梁将军,你受苦了。”

  梁汉璋不解地望着乐异扬,又忘了萧翠心一眼,虚弱地说道:“小兄弟,你怎么与契丹的郡主在一起?”乐异扬道:“将军,此事说来话长,容在下稍后再向你解释。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走!”

  梁汉璋并不领情,却说道:“小兄弟,老夫身中数箭,性命危在旦夕,不劳你搭救了!”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不清楚你与杜太尉有什么深仇大恨,但国家危难之际,请你听老夫一声劝,万万不可为了报仇而迷失双眼!”

  此语一出,乐异扬顿时如被五雷轰顶,惊得半响说不出话来。

  察木诃正声说道:“梁将军,这位公子好心救你,你却执迷不悟!罢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又对萧翠心说道:“郡主,察某既然已经履行诺言,你也该随我回城了吧?”

  萧翠心望着乐异扬,心想:“我此番同察木诃回去,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乐大哥。我既已经过誓,今日又怎能够一个人独自离开?”于是说道:“乐大哥,我对瀛州人生地不熟,你随我一起去吧。”

  乐异扬面露难色,身下是故国的将军,眼前是心爱的女子,真是让人难以选择。

  察木诃听了萧翠心的话,心中暗暗想到:“郡主对这个小子情深意重,连我这个粗鲁的武夫都能看看出来。他却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真是气煞我也!”

  察木诃朗声说道:“这位公子,我家郡主有请,你今日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说完拔出身边的大刀,刀刃直对着乐异扬。

  那些契丹士兵见状,纷纷取出弓箭,将乐异扬团团围住,脸上露出愤怒的神色。

  萧翠心见此情景不利于自己的情郎,转过身对察木诃责问道:“大胖子,你这是做什么?要是乐大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到时看你怎么向我哥哥交代!”

  察木诃心中一惊,心想如此蛮干终究不是办法,倘若郡主有所闪失,自己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他思前想后,并未想出一个万全之策,只得缓缓地将手中的大刀收回,又对自己的手下呵斥道:“你们忘了刚才我说过的话了吗?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出手!”

  那些士兵面面相觑,又退回到原来站的地方,唯唯诺诺地说道:“请将军息怒!我等绝不敢再对郡主的朋友无礼!”

  察木诃挥挥手,说道:“罢了!我们就在此处侯着吧。郡主不走,我们也不走了。”

  萧翠心轻轻地攥着小拳头,一声不吭地盯着察木诃,恨不得冲上前去小揍他一顿。

  山丘之下顿时陷入了僵局。一面是察木诃及手下的契丹士兵,一面是乐异扬和晋国的落败将军。萧翠心夹在其中,心中万分无奈。她偷偷的望了乐异扬一眼,见他正在运功为梁汉璋疗伤,不禁舒了一口气,心想以乐异扬的修为,过不了多久,梁汉璋就可以恢复元气。

  果然,半柱香的时间刚过,梁汉璋就已经面色红润,呼吸自如了。

  乐异扬全身冒出白烟,满脸都是汗水。萧翠心不知道他情况如何,走过去为他轻轻地拭去额头上的汗珠,柔声地说了句:“乐大哥”。

  乐异扬心中感激不已,若不是有她在场,契丹士兵必将趁机动手,自己哪能专心致志地为梁汉璋疗伤,当即对她报以微笑致谢。

  梁汉璋此时默默地望着乐异扬,心中却想起了自己的独生儿子梁海荣。两人自冀州分别已有一月余,如今音信全无,不知他是否已经遭遇了不测。想到这里,他的胸口突然痛起来,脸色也变得极为难看。

  乐异扬微微感到不妙,只觉得自己的双手内力难以输到对方体内。他闭上眼睛,轻轻地吸了一口气,很快镇定下来,又源源不断地将真气传送至梁汉璋的体内。

  此时天色已经变黑,从远处传来饿狼呼啸的声音。山丘之下的契丹士兵已经点燃了火把,听到阵阵狼叫声,也不由得心惊胆战,纷纷取出大刀,在察木诃身边警戒开来。

  察木诃却不在意,双眼从来没有从萧翠心身上移开过。他一心想将萧翠心安然无恙地带回去交给耶鲁阮,故而决不允有任何意料之外的事情生。

  正当众人在山丘下冒着寒风等待乐异扬为梁汉璋疗伤,瀛州城里却传来声声的号角。不一会,就从城中飞出数百骑身着盔甲的契丹士兵,领头的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将军。

  这队人马转过一片树林,望见山丘下面的火把,立刻兴奋起来,加快步伐向这边奔驰而来。

  等到那队人马靠近,察木诃才扭过头瞧去,却见来人正是萧也金,于是问到:“也金兄弟,你不在王爷身边,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萧也金微笑着回答道:“木诃兄,王爷今日大破晋**队,此刻正在瀛州城休息。他回城后没有见到你,担心你的安危,因此命我带了五百铁骑前来寻你。没想到你竟然就在这里。木诃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察木诃正想解释。萧也金已经注意到不远处的女子,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指着她问到:“这莫非是郡主?”

  察木诃点点头,说道:“正是郡主。也金兄弟,我就是因为郡主的缘故才在此逗留这么久,害得王爷为我担心,惭愧啊!”

  萧也金哈哈大笑两声,走过去向郡主行礼,忽然注意到坐在地上的两人,睁大了眼睛,转过头对察木诃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察木诃耸耸肩,无奈地回答道:“一言难尽。”

  萧也金细细打量身前两人,自言自语道:“此人乃是晋国的梁汉璋,另一人倒不知道是谁?”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