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路风云 > 第2339章 滑雪
  林辉老脸一红,回头看向笑笑说“笑笑,那个……我想买两件衣服,陪我去买好不好?”

  一听这话,张清扬和彭翔全笑了,彭翔捏着他耳朵说“你小子也学会了!”

  笑笑撅着小嘴说“我为什么要陪你?”

  “那个……你是我未来的媳妇……”

  “去你的,谁是你媳妇!”

  张清扬说“笑笑,给林子一个机会吧,怎么样?”

  “嗯,反正我也要逛街,那……那就一起吧。”

  彭翔说“林子,在前面停车,你们两个下去吧。”

  林回音看向笑笑,有些为难地说“我……我就不去了吧……”

  笑笑捏着她说“你去干嘛啊,你陪张大哥吧!”

  林回音小脸一红,不敢看向张清扬。等这两人下去了,张清扬看了眼时间,问道“回音,哈木有没有好玩的地方?”

  “我想想……对了,南山公园,滑雪场,您会滑雪吗?”

  张清扬笑道“就去那里了!”

  林回音很兴奋,看向彭翔说“彭哥,知道路线吗?”

  “嗯,我知道。”彭翔点点头。

  南山公园在哈木的郊外,此时此刻完全被白雪覆盖,远处去看,茫茫雪海,无边无际,好像延伸到天上一般。南山在西北来讲并不算高山,但是山川秀丽,也是哈木一景。

  彭翔把车停在下面,几人爬到了山上的滑雪场。张清扬站在高处远望,发现在这里看到的蓝天更蓝,似乎伸手就能触摸到白云一样。彭翔去租来了滑雪的设备,三人穿上。林回音先试着滑了出去,雪场很陡峭,没多久她就滑倒了。张清扬跟着滑过去,把她扶起来说“怎么……我还以为你是滑雪高手呢!”

  林回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人家……好久没滑了嘛,我……我是会的!”

  “拉着我,跟我来……”张清扬让林回音刚在自己后面,带着她向下方冲去,速度奇快,迎面雪花纷飞,两人仿佛在雪中舞蹈一般。彭翔不远不近地跟在后面,既不打扰领导放松,也能起到保护的作用。他知道领导最近压力大,需要宣泄。

  “啊……”林回音被刺激得大叫,她兴奋极了,就好像在空中飞起来一般。

  突然,前方出现一处高坡,两人顺势腾空而起。林回音吓得花容失色,在空中抱住了张清扬,张清扬没想到她会这样,一时间也失去了平衡,只能拉着她的身体,让她倒在自己身上。两人掉下来滚了好远才停下。林回音紧紧抱着张清扬,满脸的紧张,雪白的脸上飞上两朵红润,好像飞到了天堂。

  “回音,没事啦……哈哈……”张清扬把她抱起来,林回音却没有松手,依然缩在他的怀中。

  “我……”林回音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这个男人帅气的脸还有那明亮的眼睛,这才醒悟到躺在人家怀里,赶紧爬起来,不好意思地说“对……对不起,刚才……太刺激了!”

  张清扬不想她尴尬,指着前面的小高坡说“我们滑过去……在那边看日落!”

  “嗯……”林回音跟在张清扬身后滑了过去,可是脑海里全是刚才两人在空中抱在一起的情景,她的心脏砰砰跳个不停,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兴奋的,腿间好像在分泌着液体。

  两人坐到了高坡上,这边人少,可以清楚地看到哈木市的全景,远方的红日渐渐飘到山的那头,夕阳映红了漫山遍野,照得他们脸红了。

  “可惜没有相机……”

  “我……我有手机……”林回音掏出手机拍了几张日落的美景,呆呆地看着张清扬欲言又止。

  “怎么了?”

  “我……我想和您照相,可……可以吗?”

  “好啊!怎么照?”

  “那个……大头照好不好?”林回音必竟还是个孩子,拉着张清扬坐在一起,然后两人的头贴在一处,她手拿相机连拍了好几张,还换了几个古怪的表情。

  张清扬接过来一看,哈哈大笑,说“回音,原来也你爱自拍!”

  林回音不好意思地笑,说“能和省委书记拍大头贴,这是我的幸运!”

  “省委书记?”张清扬自嘲地笑了,说“我这个省委书记,也就你把我当回事吧!”

  “张书记,困难只是暂时的,我相信你一定能挺过来的!”

  “呵呵……我没忘记曾经告诉你的话!”张清扬看着美丽的林回音,她青春的气息也勾起了他年轻的回忆,好像和她在一起,感觉自己又回到了青葱岁月。

  “向前向前向前……”林回音小脸分红,明媚的眼睛眨啊眨的,“张书记,您一定会成功的!”

  “那你呢?你会成功吗?”

  “我不知道,我……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可是……”

  “你家里的担子太重了!”张清扬拍了拍她的肩膀“回音,在你不需要负责家里的时候,就过你想过的生活吧,也许以后你就没有这么自由了!”

  “是啊……”林回音此时此刻好想在张清扬的肩上,在夕阳的映衬下,在雪地上留下久远的身影。

  红日正在一点点的转移,林回音被这美丽的景色感染了,不知不觉地靠近了张清扬,然后头轻轻地靠在了他的肩上。那一刻,林回音闭上了眼睛。

  张清扬愣住了,但她没有把她推开,他理解怀春的少女,希望自己不会伤害她,能留给她一个美好的回忆吧!

  远处,彭翔呆呆地注视着这副美丽的图画,好像一对恋人坐在天涯海角,夕阳照映着他们,真的太美了!他在羡慕的同时也有些叹息,林回音……这位仙子般的少女怎么就碰上领导了呢,这是幸还是不幸?

  苏兰木木是当天晚上回到哈木的,他哪儿也没去,直接来到了古丽饭店。通过这一天的时间,苏兰木木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大脑记忆还停留在半个月之前?可是他想了很久也不明白这半个月都发生了什么,身上没有任何的损伤,就是体重下降了一些,难道自己在酒店里睡了半个月?可是当天问过酒店的前台才知道,他这半个月确实没有在酒店出现过,至于他是怎么带着小姐回到房里的,别人也不知道。

  更令他奇怪的是,最近半个月,酒店的房钱一直有人交!苏兰木木还以为自己撞邪了,惊出一身的冷汗。随后他片面地想到了那个梦,好像自己是在车上,然后才到的酒店,难道是有人把自己带走了?可是如果真被带走了,自己怎么一点也不知道,那些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苏兰木木满怀疑问地见到了伊力巴巴,还不等他发火,就把自己的遭遇讲了出来,随后又问了一些最近半个月都发生了什么事。

  “苏兰木木,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伊力巴巴看着他冷笑“你撒慌也要讲究个技术吧?”

  “老板,我是真的不知道!”苏兰木木苦着脸“这种事也不怪您不相信,就连我自己也不相信!可是这半个月我就好像在人间消失了似的!”

  在伊力巴巴看来,苏兰木木一定是怕受到牵连,所以才躲起来了。现在自己没事,他才跳了出来。

  “苏兰木木,这些年我待你不薄吧?”

  “老板,您有事就说吧,我向您发誓,我对您一直都很衷心!这件事……我一定会查个明白的!”

  “嗯,你要真把我当大哥,现在有这么个事,解决完这个事……我们就太平了,从此不会再有事了,但有一些风险,你敢不敢做?”

  “杀人?”苏兰木木有些犹豫。

  “不是。”

  “那我敢干!”

  “好兄弟!”伊力巴巴满意地点点头“为了解决后患,你必须这么做,这是为了我们大家好!这个事情处理好,我会给你一笔钱,你……远走高飞吧,不要在西北出现了,这对你我都好!”

  苏兰木木默默地点头,挺直了身体说“您发话吧!”

  张清扬能稳住,吾艾肖贝却稳不住了,从那天之后,他又主动打了两个电话给张清扬,说是要碰碰头,研究一下干部调整的事。张清扬都找各种理由推掉了,当然,他也确实没时间,这几天跑到老干局溜达去了。

  这天,吾艾肖贝一大早上就赶了过来,张清扬无法再躲,只好坐下来和他谈“交易”。张清扬坐在那里无精打采的模样,静静地听着他诉说,时而端起茶杯抿一口,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

  见他也不吭声,吾艾肖贝也没动力说下去了。偷眼扫了下张清扬,心里想是不是自己逼得太紧了呢?他调整了一下坐姿,语气温柔地说“张书记,我看应该抓点紧了,不能再等了!”

  “嗯,你说得很对,这个……我再催催老马。”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想和您商量一下。”吾艾肖贝喝口茶润了润喉咙,刚才说得太多,嘴巴都干了。

  “说吧。”张清扬还是那不温不火的表情,似乎干部调整和他无关。

  吾艾肖贝放下茶杯,说“是这样的,那个……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伊力秘书长的工作状态就受了些影响,总感觉有人盯着他似的,他为此很是苦恼。我想是不是给他加加担子,再次证明一下他的清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