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汉虐狂 > 第九十九章 一惊一乍
  夫人不爱听“谁不知是迷信?难道这么多人都不明白?反正好玩,你就算一个吧?”

  我的意思不要算了,弄来弄去还要喊我,太烦人她是我妈,只好忍一忍

  老头的生意就一阵,算完没人了;观望的多,迟迟没人蹲下

  夫人把我拽到他身边说“给我女儿看看?她的眼圈这么黑,到底怎么回事?”

  老头心里有数,看一眼,装腔作势大叫“不好了!”

  把夫人吓一跳,着急问“怎么回事?”

  老头没回答,嘴里念念有词,半天才说“眼圈黑,大凶!但可化解,收费要高点。”

  我一听就要站起来,明明是骗钱的,还要往里钻

  夫人紧紧按住我的肩,控制不让起来,把目光移到老头脸上问“要多少?”

  老头是有经验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故意用手摸摸山羊胡说“九九八十一块。”

  八十一块,在夫人眼里算什么,做法事最高一次上万,还不如听他说说,心里有数。

  老头从地下拿起一个竹筒,里面有签,让我闭眼抽三根。

  我也有想法,不能在一个地方抽,左右中拽出一根,拿给他看。

  老头大声叹息“真巧呀!三根签上的字完全一样,都是下下签。上面内容就不念了,解释一下好吗?”

  夫人听了很不爽,心里着急问“有话就说?”

  老头仔细看我的脸,用手做个动作,绘声绘色说;“她身上有两个灵魂,说出来还要加钱。”

  “真是敲诈呀!哪有这种人?刚才说好九九八十一块,转眼又变了!”我心不服,蹦蹦跳跳站起来“不算了!这是什么呀?”

  夫人听得不明不白,心里欠着呢?又强行把我拖到他面前问“多少?”

  老头笑一笑说“没刚才那么多,七七四十九块,加起来共一百三十元。”

  这个数算什么?忍不住叫唤“你说?”

  莫丽萍在一边,一句话没有;她到底想什么?难道也相信老头的鬼话?

  我的想法没用,老头把目光移到夫人脸上说“不只她有问题,还有你,脸上有喜,心里不知?”

  夫人听得含含糊糊,难道跟到疤脸有了?忍不住说“看完我女儿,也给我看看?”

  老头再看看莫丽萍,找不到说的,才把目光移到我脸上,仔细盯着黑眼圈看半天说“你女儿身体里,有她的灵魂和另外一个男人的灵魂。”

  夫人吓得倒抽一口气,眼睛睁得比铜铃还大,难道正太以前说的那个男人,还在他的身体里?思考一会问“男人叫什么?”

  老头的地摊有算名法,让夫人在上面指姓氏,只好由我来做

  我傻不拉几的也不想想,就用手指一下屈字

  老头当众在屈字相连的地方,东画西画,画出世字来

  我想他再神,也不可能知道最后一个字;可是人家用手指着来字说“他叫屈世来。”

  这话没差点把夫人惊疯了!原来正太的身体里,真有个屈世来!做这么多法事,花这么多钱全然不知;居然被一个干瘪老头看出来,太不可思意了?

  夫人七想八想,心里很害怕,原来惹事的人,就是屈世来;记得女儿以前不这样;为何一出院,就有师傅,还会武功?实在忍不住问“如何把他赶走,我可以加钱?”

  老头虽然缺钱,考虑自己的能力,摇摇头说“不可能赶走,他的灵魂和身体紧紧相连。”

  夫人既害怕,又没办法“如果他不走,我女儿的灵魂,如何呆得住?”

  老头收了钱,不能说天机不可泄露,必须回答“他们是夫妻,没必要赶走!恭喜夫人!你女儿必有大的作为!”

  这话很安慰;夫人感觉怪怪的,始终不能接受;女儿好好的,怎么会弄这么个玩意在身体里?

  老头又说了很多,显得都不重要;夫人也无心听,把目光移到老头脸上说“给我看看?”

  这个该死的老头看什么呢?要看脸;或身体,怎能盯着那……?

  我真想一拳把他解决算了,省得在这里胡说八道

  夫人说几遍了“给我看,就别吱声,打扰人家的思路,怎么算呢”

  真是的;夫人就那么相信?我的情况自己知;算不算还不是一样,看来一百三十块又白花了。

  夫人显得极为虔诚,主动蹲在老头面前问“你刚才说什么呢?我听得不明不白。”

  老头要卖关子“夫人,想听明白还要加钱。给你女儿算和给你算不一样,各是各的,先交你女儿的费用;然后再算。”

  我心很烦,这么明眼的事,夫人怎么会看不过来?“妈,别算了,好不好?”

  越这样说,夫人越要算;赶快从手提挎包里掏出两张100,拿回70元,问“给我算,多少钱?”

  老头一看夫人的样子,心里就明白了“你是喜事,收费要高些。”

  夫人很想知道喜从何来?忍不住问“要多少?”

  老头考虑看相人的承受能力,不能把客人吓跑,说了一个最低数“三七二百一。”

  夫人有些想法;不过,才这点钱,从各方面考虑还能接受“你算吧!”

  老头从下往上看,最重要的留意那地方,慢慢移到脸上忍不住喊“好命呀,好命!你的命太好了!”

  夫人被老头喊懵了;丈夫痴呆,还不知在什么地方?家里缺钱,四处想办法,这种命好到哪呢?

  我烦透了,看他装腔作势的模样,恨不得一拳打上去,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莫丽萍也被说动,终于忍不住喊“呆会给看?”

  老头微笑着点点头,把目光移到夫人脸上说“进财进女婿;大喜之命。东方木,南方火,西边金,北面水。木能生火,夫人和丈夫命相生,和睦美满,有进子之相,可谓大喜;金生水,女儿和女婿命相生,心心相印,红红火火,家庭兴旺,子孙满堂。但有一条;必须分开住。”

  夫人皱很长时间眉头,还是不能理解,忍不住问“为什么要分开住?”

  老头既要让客人相信,又不能说得太离谱,综合实际情况说“你女儿是金命,你则是木;金克木,有不和征兆。”

  夫人听得心里发愁,考虑现有情况,顺便介绍一下“我女儿正在上学,对我有影响吗?”

  老头露出愉快的笑容,摇摇手说“不碍事。”

  夫人很纳闷,既然金克木,又长期在一起生活,怎么会不碍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