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灵佣 > 第36章 谋财害命一马当先
  “……陨星碎片?”

  夏尘忽然有些不能接受。

  不能吧?随便地上捡块烂石头就是陨星碎片?这种狗屎运气,究竟谁才是被命运垂青之人啊!虽然我已经知道了所谓‘气运之子’的含义就是指气运有很多很多个儿子,但你这也太无脑了!

  何七心中冷冷一笑道:“当然不是陨石,这的确就是最普通不过的石头。”

  “那他怎么上当了?”

  “切,你这智障才是上当了。”

  “……我靠,你才是智障!”

  何七不屑,缩在袖子里的手不动声色地勾勾手指,那抹若有若无的存在于石头与起源树之间的联系便立马被隐藏起来,无法察觉。

  旋即,何七假装脸上露出一抹‘计谋得逞’的阴笑,假惺惺道:“哦,说起来也是,那按照市价,五个元晶便宜卖给你得了。”

  “还是贵了……算了,就这样成交吧。”

  黑袍男子语气中似有些不满意,实际上暗中狂喜。

  他很确信,眼前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摊主绝对没有看清楚这块石头的深浅,甚至可以说,在大多数人眼里,这仅仅是一块普通石头,摊主会拿出来卖只怕是存着坑人的心思。

  唯独自己例外,因为——‘它’绝对不会骗人。

  之所以不直接说这是块破石头,而是换个说法骗对方,说此物是较为稀有的陨星碎片,花高价买下,那单纯是为了免生事端。

  毕竟,一块陨星碎片还不足以能够威胁到自己的人铤而走险,但买一块不起眼的石头,就反而显得过于引入注目了。

  “可怜。这家伙或许还以为自己赚大了,实际上却错过了他这一辈子最宝贵的机缘!”

  黑袍男子隐晦地嘲讽了一下何七,随后从袋子里点了点,拿出五块元晶丢了过来,故作气恼声音沙哑道:“有一块成色是六成,算了,不用找了。”

  说罢,急匆匆把‘陨星碎片’收入囊中,一转头便走了,一副火急火燎的模样。

  不经意间,露出的衣领上的一个两仪图标,周围许多暗中观察的人见到,心中便有数:这是一个炼器师,而且是二阶炼器师。

  于是原本一些意动的人便收敛了心思。

  炼器师归属六道联盟中的阴阳道管辖,他们大部分不喜争斗,但是无比团结,若是传出去被人发现谁杀了一个炼器师,此人必然成为众矢之地,并且极有可能会成为其他人用来拉拢高阶炼器师的筹码。

  等这黑袍男子离开了集市,何七才施施然收起自己的摊位,循着那些起源气息的联系,慢悠悠跟了上去,因为速度实在过于慢,所以正常人根本不会想到他其实是在跟踪。

  夏尘隐隐不安,毕竟十六年来都没惹过什么事,此时忽然要去谋财害命,良心上过不去,一路上郁郁不乐。

  何七知她所想,淡淡道:“别忘了你已经死了,而你现在想要重生。重生乃逆天而为,一路上注定腥风血雨。你若想现在放弃,我不介意。”

  夏尘一愣,立马一拍大腿,心说对啊!老子自己都被人弄死了,杀个把气运之子算什么鸟事,这世上谁还见过不害人的鬼?于是立马便是念头通达,什么愧疚感不安感通通靠边,满脑子杀杀杀,杀出个黎明。

  这天下除了自己的亲人谁不可杀?而自己没有亲人。

  “嘿嘿,带坏一个主神的感觉还蛮爽的。”

  何七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同时暗自沉吟起来。

  那家伙,能够认出自己的起源气息,或许……

  黑袍男子似乎并未发现有人跟踪他,出了集市后便径直离开了虚空坊,在车马行租了一架车,走的路线极容易追寻。

  镜州城所用马匹并非普通的马,而是妖兽后裔,长有狰狞独角,称「角行驹」,速度飞快。

  不过大半个时辰,双方便一前一后出了镜州城,往南驶去。

  镜州共有三座城,除镜州州城外,东边是上阳城,南面是风间城,这黑袍男子直接往南,或许是前往风间城。

  在现世,没有州郡县亦或是府县之类的上下主次之分,镜州城与其余两座城市在大小规模上虽有些区别,但是并没有谁隶属于谁的关系,都同属于镜州这一大块区域。

  几位‘城主’则是由直属六道联盟的修士担任。

  所以,整个修行界的地域划分,更像是以主城为中心的一个个居住地的集合。

  毕竟是‘修仙人士’定规矩,跟真正严谨的王朝制度比起来难免有些不伦不类。

  镜州城与风间城隔着两百里遥遥相望,按照角行驹的脚力,至少得两个时辰才能够抵达风间城——倒不是说角行驹慢,实在是中间隔着许多名山大川,除非是能够御剑飞行的气隐境大修士,否则哪里能直线抵达。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