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倾心之恋:总裁的妻子 > 823.恭喜你,你怀孕了
  “你爱怎么做是你的事!”楼岳冷哼一声,他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可是让他去像屠夫一样,去掏孩子的内脏,这种事就算他再坏也做不来。

  “好吧,这件事我来做!”乔魁深吸一口气回答。

  “乔魁,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有没有心!莫容术是你师傅,你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他死,见死不救!你还可以当个屠夫,去杀手无寸铁的孩子!如果有人让你杀我,你是不是也会毫不犹豫的割下我的脑袋献给那个人!”楼岳冷冷的看着他质问。

  “不会!”乔魁回答的坚定。

  “呵呵……”楼岳冷笑,鬼才会相信他的话,像他这种人,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总之,没一句实话。

  这个世界上出只有白展鹏这种变态的人,能控制的了他!

  乔魁打扮成企业家,以个人名义向龙城郊区的天使福利院捐献了巨款和无数的学习用品日用品。

  虽然这些年福利院一直都有人匿名资助,但是突然有人捐了这么大数目的善款,他们当然高兴,因为这样就可以接收更多的孩子,也可以改善孩子的生活环境。

  楼岳一直冷眼旁观,看着乔魁真像善人一样把东西交给孩子们,那些孩子天真活泼,对他十分的感激。

  “少爷,您要去哪?”乔魁见楼岳要走,立刻上前拦住了他。

  “出去转转!”楼岳淡淡的回答。

  “少爷是想去看唐小姐吧!我劝少爷还是别去了,完成任务马上回去,楼弃,龙倾月,陆向南他们谁见到您都不会放过的。”乔魁沉声说道。

  “我做事什么时候需要你来过问了?让开!”楼岳眸光冰冷的瞪着他说。

  “……”乔魁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让了路。

  楼岳走到福利院的门口,突然被人撞到,他低头一看,一个大约五岁左右的小女孩摔在地上。

  “你没事吧?”楼岳弯下腰问。

  “叔叔,对不起,是我撞到你了,真的很对不起。”小女孩连连向他道歉。

  “没关系,你没摔坏就行!你这么着急要去做什么?”楼岳问。

  “我弟弟生病了,我要去找医生。”小女孩焦急的说道。

  “你弟弟?”楼岳诧异的问。

  “是啊!叔叔再见,我要快点了,弟弟现在很难受!”小女孩说完,连忙跑开了。

  楼岳皱眉看着她小小的背影,再想到这里的所有孩子即将要遭受的灭顶之灾……

  他这是怎么了,都被唐甜那丫头给带坏了,就算他不想亲自动手当屠夫,但也没必要可怜这些素不相识的孩子吧。

  摇了摇头,他走到外面,开了一辆车子离开了。

  ********************

  凌少白已经伤好出院了,唐甜带着小乖住进了他们原来的家。

  那里一切依旧,可是二人之间却产生了难以弥补的隔阂。

  唐甜的心病治不好,她们之间将永远也无法回到从前了。

  凌少白对她和小乖非常好,比之前还要好上好几倍。

  每交次看到他小心翼翼讨好自己时的眼神,她的心就非常的痛!

  唐甜知道他是在刻意的讨好她,希望她能尽快的走出来,可是她就是没办法让自己放下心结。

  胃里突然一阵反胃,她连忙跑进了卫生间,本来中午就没吃多少东西,现在更是全都吐了出来。

  唐甜的脸色变得惨白,她连忙跑回到房间,颤抖的翻开了日历,她这个月的月经竟然没有来!

  手中的日历掉落,她慢慢的蹲在地上,呼吸急促,眼泪如同雨点般落下,又快又急!

  心就像被人用刀刺穿,刀刃在里面不停的翻搅着一般的疼,她的手扶着床,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的站了起来。

  最后又昏倒在地。

  医院内!

  “小姐,恭喜你,你怀孕了……”

  医生的话就像一个惊雷,直接将唐甜给劈晕了!

  除了之前的这句话,她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她可以看到医生的嘴巴在一张一阖的动着,可是却再也听不到她的声音。

  “哎,小姐,你的病例!”医生想要把病例给她,唐甜却突然像疯了一样跑出了医院。

  “这人怎么回事啊?真是的!”医生直接将病例单扔进了垃圾筒内。

  那张病例单却倔强的翻了过来,上面潦草的写着一行字,孕十周,胎位正常!

  “哎呀,这人疯了吗?”

  “赶着去投胎啊!”

  “有病吧!”

  唐甜一路跑出了医院,不知道撞到了多少人,可是她却没有一点知觉,她跑了很久,直到跑到筋疲力尽,她才摔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周围的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她,唐甜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小姐,你还好吧?”有好心人上前询问。

  “……”

  唐甜依然是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突然,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她冰冷的身体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那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味道,让她清楚的知道来人是谁!

  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转身紧紧的抱住了来人的脖子。

  “发生什么事了?”凌少白的眼泪也掉了下来,感受着她的绝望和恐惧,他心痛如绞。

  “我带你回家!”他抱起她,大步回到了车上。

  小心的将她放到副驾驶的位置,他这才绕到驾驶位,上车后,手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

  唐甜想要抽回,他却不肯!

  车子一路驶回凌家,凌家二老都在,他们下午特地来看小乖。

  二人陪着孙女,小乖非常安静的坐在地板上,正在认真的玩着玩具。

  “这是怎么了?”凌夫人见唐甜被儿子抱回来,立刻紧张的问。

  小乖也抬起头看向爸爸妈妈,水汪汪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他们,小嘴巴紧紧的抿在一起。

  “爸爸妈妈,你们照顾一下小乖!”凌少白说完,直接抱着唐甜上了楼。

  “这又发生什么事了?再有什么事,我这心脏都要受不了了!”凌夫人捂着胸口说道。

  “能有什么事!你就知道瞎想,有小乖在,我们就什么都不怕!”凌父轻轻的摸着孙女的头,欣慰不已。

  “是啊,有小乖在,爷爷奶奶一定要好好的活着,看着小乖长大,出嫁!”凌母也坐下来牵起孙女的小手,欢喜的不得了。

  “就是小乖头上的这道疤,也不知道是哪个挨千万的给弄伤的,让我见到他,我非死他不可!”凌母一想到孙女刘海下面的疤痕,心里就十分的心疼。

  “没关系,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等小乖再大一些,做个整形就完全看不出来了。”凌父说道。

  “那得多受罪啊!”凌母心疼不已,还不是得动刀。

  “不会太受罪,现在整形很发达了!”凌父安抚着她说道。

  “你倒是清楚!”

  “我最近一直在研究整形!”

  现在二老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为了小乖!

  不过,让二老发愁的是小乖这孩子太不爱说话了,有时候半天也不开口说一句话。

  有时候你问三句,她能答一句。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个哑巴呢。

  凌父凌母心里也清楚,孩子变成现在这样,肯定跟她流落在外那段时间的经历有关,从她身上深深浅浅的疤痕,就知道她没少受苦。

  每每想到这些,二老的心就像被放到油锅里煎一般。

  恨不能把伤害孙女的那个人找出来千刀万刮。

  凌少白抱着唐甜回到房间,小心的把她放到床上,握紧她的手问,“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唐甜摇头,抽回手躺在床上背对着他。

  凌少白心里一刺,他这次却没有像以往那样听她的话离开,伸手把她抱直来,搂在怀中。

  他知道一定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否则她不会崩溃到在街头大哭。

  这么难,这么可怕的事,她都经历过了,可是还能把她逼成这样,这件事一定非同小可。

  这次,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轻易离开了。

  “甜甜,我不能再听你的话了,就算你生气,我也不会离开……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好不好?不要再一个人承担了。”凌少白紧紧的抱着她,泪滴落在她的脸上。

  唐甜泪如雨下,她又何尝想让他离开,她多想像以前那样每次受了委屈,就靠在他的怀中大哭一场,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尽了!

  可是,这对他来说太不公平了!

  就让她靠在他的怀中再哭一场吧!

  “少白!我爱你!真的好爱好爱你!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唐甜哽咽的开口,眼泪流入他的脖颈当中。

  “我也爱你!甜甜,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可以一起面对!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我们还在一起,我们就是幸福的!如果我们分开了……我们都会变成最最不幸的人。”凌少白痛苦的说道。

  “我今天要告诉你的是……这辈子什么事都不可能把我们分开!我只要你记住这一句话!”凌少白语气坚定。

  这辈子都不分开!

  多么美妙的话语!

  多么让人心动的誓言!

  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又怎么能和他坚守这样的誓言!

  “少白,欠你的,我下辈子,下下辈子继续还你!”唐甜痛苦的闭上眼睛,她小心的找到他的唇,轻轻的吻住。

  凌少白的心跳几乎都要停止了,自从他们回来,他们夫妻就从来都没有过任何亲昵的动作,他不敢,怕会伤害到她。

  这个吻,让他欣喜若狂……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这都是一个好的开端。

  小心翼翼的反吻住她,轻轻的吻着她的唇瓣,试探着用舌撬开她的贝齿,唐甜没有拒绝,凌少白受到更大的鼓舞,动作愈发的大胆!

  最后,二人像从前那样,唇齿交缠,缠*绵不断!

  凌少白的手小心的探入到她的衣服内,紧张的像和她的第一次……

  “甜甜……甜甜……”他一边吻着她一边念着她的名字,如痴如醉。

  爱她的那颗心仿佛烧起了熊熊大火,要将他烧成灰烬才肯罢休。

  “少白……少白……”唐甜闭着眼睛,感受着他对自己的爱,绝望过后,心底终于升起了一点希望!

  她一直痛苦犹豫的心底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甜甜,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凌少白抱紧唐甜,不停的亲吻着她汗湿的头发,能这样拥着她的感觉真好!

  就像把全世界都抱在怀中,那种满足感觉让他的心都涨得满满的,同时又升起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他知道这就是幸福!

  “没事……就是想起……太难过了!”唐甜伸手轻抚着他英俊的脸颊,黑眸中全是对他的爱意。

  “甜甜……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我在乎的只有你这个人!这辈子就算是生死也不能再把我们分开。”凌少白的嘴角带着微笑,他没办法忍受没有她的日子,那简直是生不如死!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他执起她的手,亲吻着呢喃。

  唐甜的眼睛忍不住湿润了,黑眸深深的凝视着他,“那我岂不是很吃亏,我比你小好几岁,女人又比男人长寿,怎么听都是我吃亏。”

  “……”

  “不过呢,为了你,我愿意……我没办法想象这个世界上没有你,我要怎么活下去!”唐甜轻轻的吻了一下他性感的唇瓣说道。

  痛苦了这么久,迟疑了这么久,不是没想过离开他,让他开始新的人生……可是,每次看着他深情的眼眸,她就没办法下定决心!

  而且,她也不舍……每次想到离开,就像用刀在割她的肉,剜她的心!

  再继续下去,也不过是让彼此更加痛苦,更加折磨……

  “甜甜……你好美!”凌少白凝视着她美丽的眸子,她的眼睛特别好看,是那种纯粹的美,清澈如水,睫毛特别的长,自然的卷翘着,在为哭过,微微的潮湿,看起来特别的无辜。

  “你也很帅!”唐甜伸手捏了捏他高挺的鼻梁,虽然他不及凤司夜精致美丽,不及龙倾月的英俊帅气,但是在她眼里,他就是最帅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