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变身灵山大师姐 > 0604 会面
  看着面前的星眸,女人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任由男人将她从花瓣中拎了起来……丝毫没有反抗,只是用着炙热的眼光看着他。

  这是她距离宫主最近的一次呢……

  脑袋一片混乱。

  此事,那个一直冷漠的男人终于被牵动了心弦,周身狂风大作,吹乱了一地的换心花。

  “再说一遍,她叫什么!?”

  “……”

  “说。”宫主手上用力。

  “咳咳……宫主,手下……留情。”此时,看到男人暴戾的眼神之后,女人这才回过神来,慌了。

  是距离宫主最近的一次,同样也是第一次看到他失去冷静。

  此时,男人身上的戾气逐渐加重,白发飘扬。

  在她不愿意反抗的前提下,随时可能被宫主捏碎神魂,万劫不复。

  就在即将下死手的时候,他终于冷静了下来。

  “……”宫主随手将女人扔在地上,背过身去,遮住自己的面容。

  “落心,我失态了。”男人开口,他平时对女人虽然冷漠,但是对方毕竟是他的同门师姐,他不应该动手的。

  “没事没事,是奴婢的错,和宫主一点关系都没有。”女人伏在地上,吐出一口血。

  她沉迷于和宫主的肢体接触,所以才做错了事情,怎么能怨他呢?而且她终于引起了这个男人的注意力。

  “宫主,琼华的人要找的人是陆绫,绫是白绫的绫,女孩子,年龄在十四岁左右,黑发,有一美人痣作为标志,还不知道对方具体的身份……咳,以及琼花为什么要找她。”女人从地上爬起来,柔弱无骨,唇染鲜红,但是还是将自己的情报全部说了出来。

  “陆绫……”男人微微眯起了眼睛,为什么这么巧,偏偏是这个名字……不过也不是什么太生僻的字,名字相同也是有可能的……

  逐渐冷静下来。

  他现在有些病急乱投医的意思了……这样失去理智是非常不明智的,极有可能被人利用。

  “宫主,他是您要找的人吗……可是年龄应该是对不上的。”女人道。

  “找人的事情加大力度,同时,全面留心琼华的动向,摸清楚这个陆绫究竟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对琼华有什么样的意义。”宫主拂袖,道。

  “明白,已经在做了,最多三天就可以查到这个女孩子的身份。”女人看着宫主,眼里露出迷惑和一丁点的嫉妒。

  宫主一直让她们找的人是一个少女,可是却从来没有说过她的名字……所以她并不知道陆绫是谁,但看着因为一个名字就失去了冷静的宫主,她说心里不嫉妒是不可能的。

  ……

  看到了女人的眼神,宫主走到她身边,挑起她的下巴。

  “落心。”

  “宫、宫主……”女人喉咙微动,被那一双眸子看着,整个身躯都红了起来。

  “不要有什么小的心思……做好我让你做的事情,叫陆绫的,找到之后,将她带过来,不要伤害她。”宫主眼神重归冷漠,让女人的体温迅速下降。

  他是认真的。

  “是。”女人同样认真的道,既然是他的吩咐,无论什么话她都会听的。

  “你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宫主看了一眼远方。

  “回宫主,九曲涧闯进来了一个老和尚……看样貌应该是渡我禅师,但是对方似乎是突破了,我现在有些看不透他。”女人道。

  “渡我禅师?”宫主沉思少许,抬手:“落心,你先去稳住他,别让他胡闹,我暂时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是。”女人说着便要退出去。

  “等等。”

  “宫主?”

  “把衣服穿好。”

  “是!”听到宫主的话,女人面上绽放开心的笑容,兴奋的如同一个少女,站在一地花瓣上这么一转,鲜红色碎花就重新附着在她身上,化为一袭妖艳长裙。

  尽管心里知道宫主只是为了移花宫的影响,但是这并不妨碍她自己多想啊……这么多年,本来就是靠着这种小心思坚持下来的。

  女人欢天喜地的离去了。

  殿门关闭。

  男人在殿内呆呆的站了好一会,半晌之后合上桌面上的书,踏过空间,出现在一座小山中。

  中有一小泉。

  这里是移花宫的禁地。

  和移花宫其他地方不一样,这里没有娇艳盛放的花儿,只是杂草中有三三两两,聚不成簇的野花,而且这里也没有豪华的宫殿,有的只有几平米的木屋。

  屋檐上挂着几串的风铃,风一吹,山谷中响起了叮叮当当的脆音。

  野花摇曳着,男人驻足屋前,抬头,看着那晃动着的淡红色风铃,轻轻开口;“我回来了。”

  接着,便陷入了无言中,天地间只能听见风声和铃铛晃动的声音……而木屋中,什么人都没有,既然是禁地,自然只有他这个宫主可以进入。

  风铃,是寄托着情谊的礼物,每当它晃动的时候,便是送出这礼物的人对友人、爱人的亲切问候。

  宫主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问候。

  显然,今天听到陆绫的名字之后,他心中的波澜远比红衣女看到的要汹涌。

  风大了。

  宫主凝视着有些破旧的风铃,因为大风而显得有些急促的铃声,好像在质问他什么。

  宫主面上起了懊恼之色,不敢直视风铃,低头看着泉水中映着那一头白发的男人。

  “是我没用……我找不到她……信息断了,我没有办法……”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小。

  叹息之后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

  “我今天听到了一个名字……陆绫…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以前说过的……以后……”

  声音被风带走了。

  “不过,十四五的年龄……应该不是她吧……名字一样而已。”宫主说完之后,沉默半晌站了起来。

  “我会去看看的……她已经吃了很多苦了,和她的母亲一样。”

  即便只有一丁点的可能,他也会亲自去确认,早点将她带到自己身边。

  仍是微风,风铃逐渐静了下来。

  宫主转过身,眼神柔和,尽管知晓这风铃并不是什么通灵之宝,只是凡间的俗物,可是对他来说,后面的就是一直想要见到的人。

  “阿铃,我想你……”

  声音戛然而止。

  眼神瞬间冰冷起来。

  现在还不是软弱的时候。

  “我走了。”宫主转身离去,离去的同时用了一个小小的灵咒,灵风吹动山谷,吹响了风铃,清脆的碰撞声就好像送他离开。

  “叮……”

  ……

  出了禁地的宫主抽出腰间的折扇,脑后一抹清风盘旋,好似一个温柔的女性,轻柔的帮助他绑上了散落的长发,锦衣玉袍,银发清冠,剑眉星目。

  只是,眼神依旧冰冷,他还需要调整一下。

  眨了眨眼,眼神逐渐改变,由彻骨的冰冷变成了柔和,整个人摇身一变,成为了一个看似轻佻,实则柔和稳重的年轻人。

  “南无三……不,现在是叫渡我禅师了,真是好久不见了。”宫主朝着九曲涧的方向而去。

  ……

  ……

  移花宫这一片没有弟子,因为红衣女人的原因。

  九曲涧,流溪遍地,水声潺潺。

  渡我禅师已经将半本《金刚经》送到了大悲谷早课禅房的选读书目中,里面写了这本书的来历和作者……只等着慢慢发酵就行了,而他现在来移花宫的目的也很简单,那就是确认陆绫和陆优之间,是不是有那么一层关系在,因为很奇怪,在渡我禅师这个得到了《佛》,也是天道一点思想的人看来,他们之间的因果很诡异。

  此时,干瘦的老和尚坐在一座树下,看着面前一袭红衣的绝美女子。

  屏息,收魂,调整状态。

  渡我禅师也没想到一来到就被她堵在了门口……她身上的换心花就是大悲谷的人也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大和尚,一段时间没见,你居然突破至五重天了?明明之前因为分魂将自己弄得半死不活的,差点被四重雷劫打死,现在这么容易就五重了……是顿悟了吗?”女人娇笑着。

  虽然渡我禅师五重天了,比她高一重,但是她一点都不害怕,也没有忌惮,大悲谷的人就是一个龟壳,而她的毒就是几个老和尚一起上也吃不了兜着走。

  渡我禅师平静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苏落心,命劫四重天,移花宫核心人员,是宫主陆优的师姐,实力极强,基本是可以吊打突破之前的他的……而现在自己虽然压了她一重,但是依旧讨不到便宜。

  苏落心也是玩毒的行家,和东方怜人是一个性质的,不过修为比东方怜人要高得多。

  但是并不是说东方怜人就比她差,两人虽然都是用毒的,可是苏落心以幻术牵扯为住,范围不大,主要伤害手段还是自己的灵力。

  东方怜人就是纯粹的毒了,致死量,噬魂毒,并且杀伤范围极其广泛……在战略意义上,她比苏落心要强的多。

  可是,在某一方面上,东方怜人输的很彻底。

  那就是人气。

  东方怜人身上的毒自己都控制不住,有毒娘子之称,被所有的男人敬而远之,而苏落心的毒是以幻术为主,没有噬魂毒那种恐怖的东西,甚至可以提升情趣……

  而且她比东方怜人要诱人、妩媚的多,加上出自移花宫,修为在顶尖,和叶尊者、墨青处在同一个级别。

  最重要的,移花宫女人的魅力可不是灵山清纯小姑娘能比的。

  所以苏落心在修仙界是很多人心中的女神,追求者更是海量,可以直接的说,除了当年那个作弊一样的楚凄水和柳瑜,就是她的追求者最多了。

  现在灵山清绝归隐,她就是公认的女神。

  美丽的女人都是带刺的,渡我禅师不愿意招惹她。

  “苏施主,小僧没有恶意……只是求见陆宫主。”

  “开玩笑,我……移花宫宫主是你相见就能见的?你要是代表大悲谷还差不多,可是一个大悲谷弃徒……”苏落心红唇轻启,露出一点点杀意:“就不要怪我们替大悲谷清理门户了,杀了你,没有人会不满吧……哈哈哈,活的很凄惨嘛,大善人。”

  苏落心丝毫不掩饰她对渡我禅师的敌意,她虽然看起来不是正常人,但是实际上是彻彻底底的正派人士,嫉恶如仇,对渡我禅师帮助魔族的行为视为眼中钉。

  如果不是因为宫主的命令,她早就想办法杀了他了。

  “本该如此。”渡我禅师丝毫不在意苏落心的嘲笑,不过却也是想到了什么。

  他的佛还是会惦记着他的吧。

  摇摇头,接着蹙眉,此时他周身生长的是一大片血红色花海,禁空,寸步难行。

  移花宫不愧是圣地……一个苏落心就逼得他只能原地自保,虽然他可以用大悲谷的绝技镜花水月脱离,可是他不是来打架的,所以干脆闭上眼睛,一动也不动。

  她横任她横。

  “既然你找死……”苏落心咬牙,正要用术,就听见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

  “师姐,莫要动手。”

  转头,看到的是一个翩翩公子,苏落心心里的杀意一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眼里只剩下了宫主一人。

  “好。”苏落心放下手,在宫主的眼色中,依依不舍的退去。

  渡我产生睁开眼,看着面前的玉人公子,微微点头。

  一个“优”字,足矣诠释这个移花宫的年轻宫主了。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咺兮。

  有匪君子,充耳秀莹,会弁如星。

  这个男人虽然公认的稳重,但是毕竟是移花宫出身,有着抹去不掉的风雅之气,总的来说是一个看起来轻佻,实际上严肃、负责任的一个人。

  而且,实力极强。

  都说移花宫的掌门只是五重天劫难,比不上琼华和蜀山的掌门七劫,可是在渡我禅师眼里,他们同是五重天,陆优没有给他一点压力……这不是好事,说明对方很强,很可能比他强一个档次。

  这种实力大大超出了他的意料。

  不过他也不是来打架的,所以没有很在意。

  “说吧,来我移花宫有什么事情吗?你也看出来了,师姐她并不欢迎你呢。”陆优打开折扇,手腕摇动,银发随着微风轻浮。

  “陆宫主……”渡我禅师准备说正事,他不喜欢拐弯抹角,不过却突然被陆优打断了。

  “我们认识了这么久,不打个招呼吗?而且在这里说事情……待客不周,我移花宫不要面子的吗?”陆优轻晃着折扇,道。

  渡我禅师:“……”

  是,他们认识了很长时间,可是也仅仅是见面的时间比较早……但是绝对都不是很熟悉,更算不上朋友,只能说这就是移花宫了。

  片刻后,他跟着陆优进入了九曲涧的宫殿,两人入座,此时苏落心已经在等着了。

  “师姐,看茶。”陆优对着苏落心低头微笑。

  “是。”苏落心转身去斟茶,一点不犹豫。

  “好了,说正事之前先叙叙旧吧,对了,你不是魔族那边的吧。”陆优晃动着折扇,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不是。”渡我禅师开口。

  “那就好。”陆优呵呵一笑,看着渡我禅师的光头和枯木一样骇人的脸,翘起嘴角。

  “虽然有些无礼,不过我还是想问一句……你不是女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