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祖训 > 第五十一章秀姑娘
  大奶奶拉着梦溪的手一起进了院子,梦溪环视了一眼四周,发现大爷的院的格局和萧湘院差不多,也是三间正房,东西两侧各三间厢房,只是在中院周围摆着一圈盆花的是各种颜色牡丹花,想是这位大爷独爱牡丹,抬眼见正房上面悬挂着一巨大的牌扁,上书“晨曦园”三个大字,金光闪闪。

  看到晨曦园梦溪不觉想起三爷曾提到过他居住在夕照园,倒是和这晨曦园相衬,怎么独二爷的院子另类,随口问道:

  “听三爷说,他的园子叫夕照园,正和大哥这园名对映,都是大老爷起得?”

  “哪里,这府里的园子原都没有名子,大老爷分派给各位爷,都是爷根据自已的喜好起的名,三爷分得园子时,岁数还小,见大爷的园子叫晨曦,于是非要把自己的园子命为夕照,说是正好和大爷的相辉映,代表萧府的一早一晚,一头一尾,为这事,还挨了大老爷一顿骂,说他乌鸦嘴,胡说八道,怎么到他那就是尾呢,说不定什么时候这萧府就会填个四爷!呵呵,您也别说,这么多年了,这萧府真就没添男丁,别说四爷,就是小少爷都没添一个,老太君这几年心急,********张罗着给几位爷纳妾,你看,连三爷都给纳了两房小妾了”

  大奶奶边说边笑了起来,但梦溪恍惚觉得她笑得特别无奈。

  两个人牵着手进了门,转过一个巨大的金丝楠木雕花松竹翠柏屏凤,一起来到正堂大厅坐了,早有丫鬟上了茶,大奶奶说道:

  “二奶奶来得不巧,今个儿大爷被大老爷叫去在外书房议事,没在园子里”

  大奶奶说完,又转头吩咐丫鬟:

  “快去请几个姨娘过来,就说二奶奶过来了,让她们过来请安”

  不一会儿,萧青的两房小妾孙姨娘和赵姨娘在丫鬟的搀扶下,来到正堂大厅,分别给二奶奶见了礼,看着这两房小妾个个都是花容月貌,梦溪不仅暗叹古代的男人的无边艳福,就可以这么正大光明地把喜欢的美女收藏到身边,做为正妻连嫉妒之色都不敢有,身为现代人的她面对眼前如花似玉的两房小妾和大奶奶不经意留露出的那一丝哀怨,让她对男人三妻四妾的封建制度深恶痛绝,很想亲手砸烂。

  两个姨娘在这说了会话,张氏便命她们回去了,姨娘们走后,梦溪才想起这次来的目的,于是命人将礼物呈给大奶奶:

  “大哥、大嫂明日要走了,也不知大嫂平日里喜欢什么,我本想着给大嫂做身衣服,又怕嫂子瞧不上我的针线,于是命人直接抬了两匹云绵过来,大嫂自己看着做吧,我刚进门,也不懂这些个规距,嫂子可别耻笑我”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张氏仔细端祥着梦溪送过来的云绵和端砚,都是上好的货色,显然是花了一番心事的,比往些时候二爷院里送过来的东西好了不知多少倍,心道这一定是二奶奶的主意,又见她从一进门就嫂子长,嫂子短地叫着,全不是在老太君处那样称她大奶奶,想她是真心的想亲近自已的,心里也对二奶奶生出亲近之意,只见二奶奶边让人将那幅卷轴打开边比划着说:日子去南方时,特意陶来的,叫百鸟

  “嫂子快看,这幅画可是爷前些朝凤图,是前朝宰相张德重的真迹,二爷曾听大爷提过此画,很是思慕,这不,巴巴的让我给送过来了”。

  张氏平日里和萧青一起出入官场,也是有些见识的,不只一次听大爷提过这百鸟朝凤图,早知这幅画的珍贵,今个儿见二奶奶送了过来,上前仔细地端详了一会,只是觉得好看,但底怎么个好法,她也说不出来,只看个热闹罢了,但想着大爷晚些时候见了此画,一定会手舞足蹈,高兴地笑了起来,拉着梦溪的手说:

  “让二爷、二奶奶破费了,这怎么使得”

  “都自家兄弟,嫂子说这话就显得生分了”梦溪笑着轻轻拍着张氏的手。

  张氏见二奶奶笑颜如花,透着一脸亲近和善,全没往时平淡之色,想起上午宝珠来送东西,说起表姑娘的事情,觉得还是提点她一下有些防备也好,免得她什么也不知道,被欺负了去,于是故做不经意地说:

  “再有二个多月便是老太君寿辰了,只是大爷外放做官,这次又告这么长时间的假,怕是到时候我们赶不回来给老太君祝寿了,还望妹妹多替嫂子在老太君面前进孝”

  “老太君寿辰?”

  “妹妹刚进门可能不知,老太君的寿辰是八月初八,听大太太身边的宝珠说,表姑娘正张罗着这几天进府为老太君祝寿呢”

  “表姑娘是谁,上午我也听大姨娘王氏提到过,只是不知是谁家的姑娘?”

  “妹妹刚进门怎么会知道这些,这表姑娘是大太太亲姐姐的女儿,名叫张秀,年芳十五,父亲是当朝御史张重,为人聪明伶俐,最得大太太欢心,大太太每年都要接表姑娘来府里住上些时日,表姑娘平日里和二爷的感情最是亲厚,前些日子二爷大婚,听说表姑娘也订了亲,被催姨妈给接回府里待嫁。可是今个儿,又听大太太身边的宝珠说,不知为什么,表姑娘要死要活地不肯嫁,张御史没办法,只得退了彩礼,大太太听说了,心疼得了不得,这不,老太君寿辰快到了,张罗着接过来,一来散散心,二来给老太君祝寿”说着,别有深意地看了二奶奶一眼。

  梦溪一听这话,又见大奶奶的眼神,哪有不明白的?怪不得二爷如此讨厌她,大太太更是视她如眼中丁,原来有一位青梅竹马的秀姑娘,秀姑娘只说一声喜欢宫缎,他便倾囊而出巴巴地给送过去,她倒是那棒打鸳鸯之人了,想到这,不愿再谈这个话题,二爷喜欢谁,娶谁都与她无关,于是说:

  “这两天,常见大爷和大老爷在外书房议事,是大爷任上的事?”

  “不是,是二老爷的事,前个儿恍惚听大爷说,二老爷已明确保了当朝太子上官弘晖,二爷外放的机会就是太子使的劲,只是瞒着老太君和大老爷,眼见瞒不住了,前些日子才来信说开了此事,老太君差一点气病了,说是要不认这个二儿子呢?”

  “二老爷受到太子青睐,这是好事啊,老太君为何如此?妹妹愚钝,还真想不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