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草 > 第370章大演武
  “呱呱!”

  一只漆黑的乌鸦,站在院子外面的老树上面叫了两声,然后振翅飞走。

  更添悲哀。

  屋子里面哭倒一大片,屋子外面人们也开始落泪。

  五太爷握住三祖太爷的枯瘦手掌,人显得很沉默,像是块石头。

  待片刻,一群老娘们进了屋子,有的人手里抱着一大堆白布,有的手里拿着新衣。

  “五爷爷?”为首的一个老妇人对着五太爷说道。

  “你们弄吧。”五太爷嘴巴动了动,一声叹息。

  呲啦!

  白布撕扯开来,带出大量的灰尘,在阳光下飘散着很好看,也因此吸引了许多小孩子的目光。

  妇人们干活都很快,只一会就撕好了布条,紧接着就拿出别针来,几下别插之后,就成了孝帽。

  分发给屋子里面的人之后,又开始去外屋分发。

  还有几个姨娘上前来,开始给三祖太爷换上早就准备好的葬衣。

  等到一切都妥当了,外面早就准备好了去殡仪馆的车辆。

  床板子也早就准备好了,韩易跟几个年轻小伙把三祖太爷抬起来,放上去之后,就抬着床板子往屋子外面走去。

  身后跟了一大群人,韩家村的老少爷们们都站在院子外面,静静等着。

  等到韩易抬着三祖太爷的床板子一露头,已经消了很多的哭声,这一刻再次响起来。

  无人不哭。

  噼里啪啦的炮仗被点燃了,炸出浓浓的白烟来。

  韩易觉得眼睛被熏得难受,本来已经控制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滴滴答答的落在衣衫上。

  阳光开始炙热起来,照在人脸上,给人灼痛的感觉。

  韩易摸了把眼泪,几人抬着,把三祖太爷放到了车上。

  几个老娘们给车倒车镜扎好了白布之后,司机将烟头扔到脚底下捻灭,三祖太爷下面几个孙子,重孙子,在家上年富力壮的几个后辈就跳上了敞篷的殡仪车。

  轰隆隆!

  车启动了。

  韩易看见坐在车上的随去殡仪馆的直系亲属,头上的孝帽白布随着轻微的风飘摇起来,像是放大了数倍的风筝的丝线。

  韩易很想追上前去,在看看三祖太爷的容颜,但他没有,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顿住了自己的脚步,也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胆怯害怕起来。

  他犹豫着没有动,但这么一会车就开出了村委,在一绕圈,就看不见了。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停了,他站在原地久久没动,在他身边还有五太爷,爷爷,几位爷爷辈的宿老,以及村长宝政叔。

  “哥。”

  身后传来韩小野低位的叫声,然后走进来,韩小野拽了拽韩易的衣摆。

  韩易看过去,韩小野说道:“别让爷爷他们站久了。”

  韩易扭头看着几个老人,像是看着老树的模样。

  韩易走上前去,扶住五太爷,“太爷,咱们回屋吧。”

  “唉······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爸,你稍等等,过几年我就下去伺候你去了。”

  五太爷扭身挥挥手,拉着几个爷爷辈的老人一同进了屋子。

  ······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虎仙洞府,金爷负手站在庭院前,平静的目光透过许里远,看着出殡车开出了韩家村,嘴里也读到这句诗。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乌鸦振翅飞落到院子中,口吐人言,只是声音奇特,接了最后这半阙诗。

  “罗义,你该戒烟了,你听,嗓子都变音了。”金爷低头看着乌鸦。

  “爷,我晓得,最近抽的很少了,一天才一包不到。”乌鸦有些不好意思的缩缩脚爪子。

  “爷,该出手了吧?”乌鸦又问着金爷,两个漆黑的眼珠转动的时候像是阴阳盘子。

  “嗯。”

  金爷一点头,脚下一跺,轰隆!

  天空似发闪电,一道云彩直接透开了一道窟窿,强横的气浪直接叫虎仙洞府外面的柳树就好似疯魔一样,发了狂一样抽动着枝条。

  乌鸦吓了一跳,爪子直接往地下石板一抓,如刀一样插进去,才控制住自己的身子。

  “爷,你准备出手了!”乌鸦大声叫喊着,带着兴奋。

  金爷须发皆张,依旧负手而立,只是眼神凌厉的好似横亘千里的长剑,气势刺破云霄,直接落在那辆载着三祖太爷的出殡车上面。

  “罗义,收拾东西等我回来!”

  金爷说完,人就没了,好似电视雪花出现残影一样。

  在瞧天空,出现了一道飞机拉线!

  这道白线在空中划着半弧线,割裂的一块云彩后,径直往出殡车上落去。

  “终于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大爷我可受够了!”乌鸦好似忘了自己就是只鸟,从石板中掏出自己的爪子来,钢铁一样化了两下火星子,然后颠颠的跑进虎仙洞府里面,收拾东西,对于金爷闹出来的动静丝毫都不在意。

  金爷直接飞出几千米,然后再半空中嘭的一炸,好似战斗机突然加速,身影更快,飞机拉线一下子就断开去。

  咚!

  出殡车一沉!

  但车上的司机只是疑惑着自己没开到坑洼处后,就摇摇头没当回事。

  同行的三祖太爷直系后背也只是觉得车子颠簸了一下,几个手忙脚乱的按住三祖太爷的遗体后,才松口气。

  没有人看见近在咫尺的金爷!

  金爷落到敞篷的出殡车上,回身看着韩家村村落渐渐成一个灰褐色的火柴盒,就蹲下身子来,看着三祖太爷的遗体。

  “练就金丹药,推翻造化炉,一轮无影月,天地不能拘。韩烟子,我见你一生求道,心志坚韧,来生入我门下,你可愿意?”

  金爷蹲身淡淡对着三祖太爷遗体发问。

  本来已经逐渐僵化下去的三祖太爷遗体,这时眼皮却抖了抖!

  只是没能睁开眼睛。

  “好!你去吧!”

  金爷说完,神情凌然,伸出手来就往三祖太爷遗体的眉心一点,就见虚空生出一道金色雷电来,噼啪一声击打在三祖太爷的遗体上!

  咚!

  轰隆一声!

  金爷就不见了。

  三祖太爷的直系亲属尤未察觉到什么变化,只是有些埋怨出殡车的司机,怎么尽往坑里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