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魔无相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咄咄逼人
  正文

  男子眉头皱得更紧了,冷哼一声,披了衣服起身欲走。

  行至门口却又停下,头也不回道:“那依你之见,我该怎么做?”

  女子裸着身子坐起,脸现出一丝意味莫名的冷笑,道:“依我之见?其实也简单,你掌握着春组,我掌握着冬组,只要稍加谋划,想改变什么都不难!”

  男子静立片刻,什么也没说,大步而去。

  这两人正是海家春组头领海宏博和冬组头领海容香。

  有人的地方有矛盾、有阴谋、有纷争,小小的宁海城也不例外,这是一切动乱的根源!

  新的一天,赤羽搏依旧来校场,他很期待和九小姐的这次谈话。

  面对表面清纯的菲儿,总会有种紧张感,可与这个表面凶悍的九小姐相处,赤羽搏心着实觉得轻松。

  依旧在昨日的校场,赤羽搏早早到此等候,九小姐也没让他失望,半午便也来了这里,然后,带着他东拐西绕,来到校场最里面一处清静所在。

  这里有一排小屋子,一座大花园,其一个小亭,微风送爽,花香扑鼻,二人坐在其很是轻松惬意。

  在九小姐吩咐下,很快有侍者送了各种美味佳肴和几坛好酒过来。两人对坐,边喝边聊。

  这九小姐性格果然豪爽,喝起酒来是一碗接一碗,随着几大碗酒下肚,两人说话也放开了不少。

  原来九小姐今年也不过三十出头,是海家主的嫡亲血脉,在小一辈当实力算是极为出众的。

  通过对话,赤羽搏能看出来,此女明明是个男人性情,大大咧咧,心路很宽,只要不提她长相,其他的随便说,她根本不会在意。

  不过,豪爽并不代表傻,此人的心思粗有细,大事很有分寸。

  赤羽搏选择性地给她讲了些过往经历,听得九小姐双眼放光。

  她的性格极为好动,喜欢闯荡游历,可身为海家主的曾孙女儿,出于安全考虑一直未让她离开过宁海城。

  赤羽搏不由同情她,长这么大都在这么个小城生活,真是很无趣,还借着酒劲儿调侃她几句,说她活得凄惨什么的,她也不恼。

  渐渐地,两人谈话越发轻松起来,赤羽搏终于问起了正事儿,道:“我说九小姐,有件事我一直很好,咱们这宁海城地下到底怎么回事?似乎有禁制?难道地下还有什么怕人的东西不成?”

  九小姐不以为意道:“不错,地下确实有禁制,这个大家都知道。”

  赤羽搏道:“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会有禁制?又是做什么用的?”

  九小姐已有了几分醉意,道:“为什么有禁制?你问我呀?我也不知道。

  哦!对了,地下有两位老祖,应该是他们搞出来的名堂,嗯……应该还有很多死人!”

  赤羽搏一惊,心道:看来她确实知道些什么秘密。又问道:“还有很多死人?这是什么意思?”

  没等九小姐回答,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这个我也知道,你有兴趣,昨天干嘛不问我呀?”

  赤羽搏抬头看去,行来的是菲儿,她一脸的笑正向这边走来。

  九小姐并没有看她,依旧自顾自喝着酒。

  菲儿来到近前坐下,打招呼道:“九小姐好。你们俩还真会找地方,在这里喝酒真不错!”

  赤羽搏见了她微感头疼,昨日只是短暂相处惊出一身冷汗。

  九小姐却自始至终没看她一眼,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菲儿笑眯眯道:“地下有两位老祖,这在宁海城修者当算不得秘密。”

  赤羽搏不想与她多说,只是看着九小姐问道:“那你说还有很多死人是怎么回事?”

  菲儿在一旁抢着道:“这个我也知道。”赤羽搏却没理她。

  九小姐喝了一口酒,缓缓道:“城里不管什么人,只要死了都要送到小殿,这是我们埋葬亲人的方法,让他们可以与老祖同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岂不是有很多死人。”

  赤羽搏不由呆了,这两百年来宁海城死去的凡人应该极多,这么多尸体都送往地下,与两位老祖在一起,这是一幅什么样的画面?

  突然,他脑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两百年前这里很可能是一处血魔殿巢穴,然后,两位老祖来到了这里,建立了宁海城,他们二人便从此隐于地下。

  宁海城不与外界修者来往,两位老祖也从不见人,还有无数的尸体被送往地下。

  亚若说过,两位老祖应该有能力出来,却不愿这么做,他们还需要大量的人,这才在此开枝散叶。

  将这些情况联系到一起,脑豁然开朗,明白了宁海城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他下意识一拍大腿,道:“我知道了!”

  菲儿正有些哀怨地看着他,自己这么个大美女主动来找他,他却爱搭不理,反而跟那个丑得不像话的海梦云越来越热乎,难道在他眼里,自己连这个海梦云都不吗?

  九小姐依旧慢条斯理喝着酒,见他突然有些激动,瞥了他一眼道:“你知道什么?”

  赤羽搏一呆,看了看海梦云,她的表情并没有多大变化,或许宁海城的普通修者根本不知道其隐秘。

  尴尬一笑道:“哦,我是说两位老祖必是仁厚之人,他们在宁海城地下布设一道禁制,将其偌大空间作为后人的埋骨之地,此举必然出于对后人的思念,如此重情重义实在是难得,难得呀!”

  九小姐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他的情绪波动产生了怀疑。

  赤羽搏微微皱起眉头,心暗道:对了!一切都对了!

  地下正是两百年前的血魔殿巢穴,两位老祖或许并非修者,而是血魔殿残存的魔修。

  当初,东帝修者毁了这里,杀了无数魔修,后来将此地封印,可这宁海二公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打开禁制,进入了地下。

  他们是魔修,需要血来修炼,却不方便频繁出来走动,于是,想了这么个笨办法,在此地发展一座小城,用城人的血维持修炼。

  开始时,他们可能杀了许多人,慢慢地,城人口越来越多,光是死去之人的尸体足够用了,于是,两个老魔躲在地下再也不出来。

  问题是,自己该如何从他们手得到想要的东西呢?这两个老魔或许是魅护法和血蝠更加强大的恐怖存在,根本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呀!

  菲儿在一旁瘪着小嘴儿喊道:“来人,给本姑娘也拿个大碗来!”

  有侍者给她取了个大酒碗,菲儿自己倒了一大碗米酒,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对赤羽搏叫道:“你!为什么来宁海城?”

  赤羽搏猛然警醒,光顾着胡思乱想,怎么忘了还有个麻烦没解决,而眼前这个女人似乎已经发现了什么。

  他警惕地看着菲儿,小心翼翼问道:“菲儿姑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在下来此探望亲人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九小姐也停下送往嘴边的酒碗,静静听着。

  菲儿神情凝重,双眼直勾勾盯着他,一抬手,又将自己面前的一大碗酒灌了下去,怒道:“你来到这里,把人家的心都扰乱了!”

  赤羽搏顿时呆坐原地,脑空白。什么意思?她这是什么意思?

  九小姐神情淡然的继续喝酒,对赤羽搏道:“你怎么不喝呀?”

  赤羽搏只觉脑子又开始乱了,似乎每次遇到这个菲儿,自己的脑子会一团乱,索性端起酒碗喝了一大碗以掩饰自己的尴尬与慌张。

  菲儿却不放过他,神情严肃又问道:“为什么不回答我,你为什么来宁海城?”

  赤羽搏头疼不已,这个女人到底要干什么?她想表达她喜欢自己吗?

  她的样子确实很美,精致的脸庞仿佛白玉雕刻,丰盈又充满活力的身体也会令自己向往,可、可这是不可能的。

  看着菲儿那咄咄逼人的眼神,赤羽搏支吾道:“我,我只是来看爷爷!”

  菲儿却不依不饶,看似任性地叫道:“那你为什么不待在宁沛家里,为什么到处打听宁海城的各种事?”

  赤羽搏被她问得哑口无言,只觉自己的掩饰、自己的秘密正在被眼前这个女人一层层撕开,一点点挖掘出来。

  九小姐也面色凝重看向他。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而尴尬。

  菲儿却话锋一转,嘟着嘴道:“你喜欢找人聊天为什么不来找我?为什么?”

  赤羽搏脑子越来越乱,真不知道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更搞不清楚她到底想怎么样,支吾道:“我、我只是有些好,我,其实我有个毛病,很喜欢打听一些乱七八糟的无聊事。”

  说这话时,额头甚至已经渗出细密汗珠。

  实在是被逼急了,不知该如何对自己的行为作出合理解释,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女人尖酸的问题。

  关键是,回答不好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被逼无奈竟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九小姐眨了眨眼睛,看着他那窘迫的样子,微微摇了摇头,继续喝酒。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