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官路女人香 > 第060章 小巷
  “钱不钱的以后再说!”朱朝洪听到自己还额外有一千块,心中也一喜,不过脸上还是绷得住,当下也不再迟疑,将纸笔拿出来,他当了这么多年大队长,也有文化,之所以要自己写合同是想把这些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亲自写进去,以免聂飞耍花招。

  “妥了!”聂飞将合同大致地扫了一眼,跟自己说的也没什么区别,便刷刷刷地签上自己的大名,朱朝洪将公章也给拿了出来戳上,这件事算成了。

  告别了朱朝洪,聂飞拿着合同和银行卡便火速去了一趟县里,找到郭奇兵,将这些该登记备案的东西全都交给了他。

  “齐活!”郭奇兵拿着合同手指一弹高兴地道。“放心吧,不出五天,补助款准时发放!你递交得比较晚,我现在先做一下排序,后天就去靠山村检查,放心吧!”

  “那就多谢郭主任了!”聂飞一听,连具体的时间都出来了,自己就不用太担心了,中午拉着郭奇兵去一家餐馆吃了个饭,聂飞就直接回了港桥乡,罗伊也在县城,不过聂飞的手机坏了,也联系不到罗伊,所以只能自己先回来。

  公共汽车在港桥乡场镇中间的站点停下,说是站点,只不过是这里的人长期在这里乘车,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而已,跟郭奇兵吃完饭回来已经是下午三点。

  聂飞就琢磨着回去看看苏黎的感冒怎么样了,再回办公室去吹吹空调看看新闻,结果刚迈步没多久,就看到一辆比较熟悉的车从自己身边驶过,在前面的一条小路边停了下来。

  聂飞就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那辆桑塔纳今天早上还见过,正是接走江苹的那辆车,聂飞就看到一袭长裙的江苹从副驾驶下来,将车门关上,还朝里面挥挥手作告别的样子,车子打了声喇叭调头便走了。

  “苹姐!”聂飞脸色就有些难看地喊了一声,原本已经想要转身走上小路的江苹身子一愣,看到聂飞在后面,脸上就露出了笑脸。

  “这么巧?”江苹笑着聂飞这边小跑了两步,不过看到聂飞的神色有些难看,又显得有些疑惑,不知道为什么聂飞会是这么一副看起来还显得有些愤怒的样子。“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事!”聂飞刚才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升起一股无名火,特别是当他看到江苹朝着车里那四十岁的男人莞尔一笑摆手道别的时候,聂飞心里就一阵痛楚,觉得那个人他不配受到江苹的笑脸,不过当江苹朝着她露出笑脸的时候,聂飞那股邪火却一下子就被压了下去,想发也发不出来。

  “我……我听范婶儿说家里给你介绍了一个人?”聂飞小心翼翼地问道,同时也观察者江苹的表情,“应该就是刚才那个人吧?”

  “嗯!”江苹的声音犹如细蚊,背着手,穿着水晶凉鞋的小脚也在地上有意无意地踢着细小的石子,“我已经跟郭振华把离婚手续办好了,家里觉得我不能就这么单着,正好有媒婆说有合适的,就给我介绍了。”

  聂飞发现,江苹在说话的时候,也在偷瞄聂飞,观察着他的表情,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微妙。

  在前段时间里,江果一直撮合她跟聂飞在一起,江苹也不是没考虑过,而且她跟聂飞从小玩到大,自从那天晚上用手帮聂飞解决了需要之后,甚至连江苹都搞不清楚自己对聂飞的感情究竟是喜欢?还是只把聂飞当成一个小弟弟来看待。

  “你跟我来!”聂飞四下看看没有熟人,便一把抓住了江苹的手臂往菜市场方向跑去。

  “你干什么呀?”江苹被聂飞这突如其来的举动也给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想挣扎一下,但因为聂飞抓得太紧了,只能跟着他一起跑,来到的地方就是上次的那个小巷。

  “聂飞你想说什么啊?”总算被松开的江苹红着脸问道,也不知道是刚才跑的还是因为在街上觉得害羞的。

  “苹姐,那人都四十多了,都快赶上江叔的年纪了,你觉得你跟他在一起真的能幸福?”聂飞声调有些急促,他首次觉得江苹这不瘟不火的性子是让自己如此着急,想要问个什么来,江苹就是这么慢里斯条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家里让先处着,我想试试看。”江苹低着头,甚至都有些不敢去看聂飞那已经在冒着火的眼神,她现在的心情也很复杂,面对这个比自己小了五岁的男人,江苹心里也在问自己,难道真的对他动了心?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看见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心里空落落的!”聂飞低着头道,他觉得自己还是要把最真实的感觉说出来,虽然聂飞不知道那是不是对江苹的爱,但说出来总比压在心里好得多。

  “也许是你想得太多了吧。”江苹轻声道,眼神瞟向别处,目光有些飘散,聂飞说的话让江苹心中一震,这应该算是变相的表白吧?

  但是江苹知道她跟聂飞很大程度上都不可能,至少村里人的眼光就能能让他们两人顶受很大的压力,更何况,江苹也深知道,聂长根就不会接受自己这么一个离过婚的儿媳妇。

  而且江苹结婚这么多年,没有一个孩子,因为她和郭振华两人都没去检查的缘故,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的缘故,别的不说,就凭这两条,聂长根就不会让江苹进聂家的门。

  “我们俩从小玩到大,你这是形成依赖了,别说傻话,等你以后有了女朋友就不会这么想了。”江苹劝慰着聂飞,不过这话说得她自己都有些心虚。

  今天那个男人邀请自己去县城玩,相互熟悉的时候,江苹同样想起了这段时间跟聂飞的相处,还有那天晚上帮聂飞解决,甚至她都搞不明白,为什么她阴差阳错的就主动去帮聂飞了。

  要知道,自己是个女人,那时候她还没有离婚,也是要有羞耻心的,所以江苹心里想着如果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了,好像也心里空落落的。

  “唔唔唔……”江苹还想再劝说点什么,就感觉到自己的嘴唇一湿,脑子一愣,眼前是一张熟悉的脸,是聂飞的。

  “他亲我了?”江苹心中想到,然后脑袋里就是一片空白,只是默默地感受着,聂飞的手在她身上游走,从大腿一直游走到胸前,轻轻地捏着。

  “呼!”在受到聂飞抚摸之后,江苹总算恢复了一些理智,喘着粗气挣扎着把聂飞给推开。

  “聂飞你别这样!”江苹擦着嘴唇说道,“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可能我们都需要冷静冷静,好好思考一下。”

  “可能是吧!”聂飞也长呼出一口气,他觉得脑子很乱,刚才就那么阴差阳错就亲上去了。

  “聂飞……”江苹见聂飞陷入一阵沉思,嘴巴蠕动了好一阵子,想了想便又轻声说道。“如果……如果最后我跟那个男人走到一起了,在跟他走到一起之前,我会跟你来一次,让你能够得到我的身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