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龙圣祖 > 第631章 敌袭!
  玄月帝国北境,月凉城!

  这是玄月帝国北方的一座军管重镇,该管月凉城的军队叫做景羽军,是新任玄月国主玄景的嫡系铁军,战斗力恐怕已经超过了当初玄九鼎所掌控的玄铁军。

  只不过月凉城虽然乃是一座军城,可因为玄月上代国主玄浩然的励精图治,玄月国力冉冉升腾,并没有多少人敢来轻易招惹。

  所以这数十上百年来,北方诸国都没有来挑衅玄月帝国的威严,让得这些镇守月凉城的景羽军,都有些松懈了。

  月凉城北城门之上,一道身影龙行虎步,而当他走到一个眼睛微闭,似乎在打着瞌睡的兵士面前时,不由勃然大怒。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扇过去,顿时将这个昏昏欲睡的兵士给打得清醒了过来,待得他看清来人是谁时,顿时身子都吓软了。

  “林昊统领,属下知罪了!”

  这位景羽军兵士可知道眼前这位是谁,那是在当今国主微难之时不离不弃,最后杀入玄月皇宫力挽狂澜,将那前任国主玄九鼎驱逐的风光人物,自然是半点不敢怠慢。

  原来这个走到城墙之上巡视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云笑在途经月凉城,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都统林昊,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是一军统领了。

  只不过月凉城乃是军事重镇,在这里镇守的最高长官并不是林昊,而是一位层次更高的将军,据说乃是皇室旁系,身上流淌着玄月皇族血脉。

  景羽军乃是当今国主玄景最亲近的一支铁军,诚如这守城兵士所想,当初在云笑的里应外合之下,玄景正是靠着这些不离不弃的景羽军,这才重新拿回主动权,成为了当今国主。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还只有灵脉境初期的林昊,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赫然已经突破到灵脉境中期了,能在这个层次就成为景羽军的统领,不得不说有当初那一件大功的成分。

  “再让我看见一次,必然将你这颗脑袋给拧下来!”

  林昊扇了那兵士一巴掌之后,倒是没有再过多责罚,想来他也知道这些年来北方并无战事,这些兵士应该都是麻木了。

  “嗯?”

  然而就在林昊转过头来之际,突然发现月凉城北门之外的极远处,竟然卷起了一阵极大的风沙,而且这些风沙,可不像天地之风吹刮所致,简直犹如铺天盖地。

  “呜呜呜……”

  就在林昊想到一个可能之时,从其身旁的某处高台之上,陡然传出一阵号角之声,再然后一股狼烟冲天而起,让得他心头大惊。

  “敌袭!敌袭!”

  同一时间,起此彼伏的声音回荡在这月凉城的北门之上,到了这个时候,林昊终于是可以肯定,这数十年未曾发生过战事的帝国北境,终于要被打破以往的平静了。

  嗖!

  正当林昊想要反身去禀报将军大人的时候,他的身旁忽然传来一道破风之声,待得他看清来人面目之时,当即一揖倒地。

  “见过将军大人!”

  原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镇守这北境重镇月凉城的将军玄守业,其父亲乃是上代国主玄浩然的亲二叔,所以就算是当今国主玄景,也要称他一声堂叔!

  玄守业的实力和身份都比林昊强得多,更是已经达到了灵脉境巅峰的层次,不过此刻他并没有过多理会林昊,反而是一脸忧色地盯着北方浩浩荡荡而来的敌国大军。

  “这个方向,难道是凌天帝国?”

  玄守业眼眸之中一丝光芒闪过,已是想到了一个可能,虽然北方诸国纷杂,但胆敢前来挑衅玄月帝国的,恐怕也只有那个同为超级帝国的凌天帝国了。

  只是这么多年来,玄月帝国和凌天帝国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而且两大帝国还有联姻之亲,双方从来就没有过战事。

  “姻亲?该死,我怎么将这件事给忘了?”

  然而一想到两国之间的姻亲,玄守业就不由暗骂了一声,心道以前的玄月凌天守望相助,双方是姻亲之国,自然不可能发生大战,但现在的情况却是有所不同。

  凌天帝国当代国主陛下的亲妹妹,正是玄月帝国的前任皇后,后来荣升太后的聂仪,但是现在呢,玄月帝国的国主,却是素妃所生的玄景。

  至于聂仪和玄九鼎母子,早在数月前的皇室之变后不知所踪,所以玄守业有理由相信,这对母子一定是通过某些渠道逃出了玄月帝国,最终回到了凌天帝国之中。

  如此一来,一切都好解释了,聂仪肯定是向自己那位身为凌天国主的大哥哭诉,以那位对妹妹的疼爱,也不是没有因此而兴兵的可能。

  “林昊,凌天帝国犯我月凉城,传令诸将士,准备迎敌!”

  玄守业想通这些之后,似乎都能隐隐看到远处那招展的旌旗之上的凌天字眼,当下再无怀疑,立即沉喝一声。

  “是!”

  林昊拱手应是,以他的精明,自然从玄守业的话语之中想明了一些东西,只是他想不通的是,在这北方边境如此水泄不通的情况下,玄九鼎聂仪母子,到底是怎么混出城的?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现在凌天帝国大举来攻,一看就是有备而来,月凉城能不能守住那都是两说之事,一切都只有拼死一战罢了。

  “呜呜呜……”

  一时之间,整个月凉城号角之声大起,无论是景羽军兵士,还是那些路过月凉城的修者们,都知道发生了大事,当下个个脸现惊惶之意。

  就在所有月凉城兵士齐集北城门之时,下方的凌天帝国大军也已经兵临城下,当先一人骑着高头大马,一身戎装,正是凌天帝国的国主聂问苍。

  而在其身旁却是两个年轻人,如果云笑在这里的话,就会发现这两人于他来说都不会陌生,乃是他曾经打压过的凌天太子聂千秋,还有玄浩然长子玄九鼎。

  至于曾经的玄月皇后聂仪,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么一场盛事,也是身穿甲铠策马立于诸将之前,望着前方高大的月凉城墙,不时露出一丝快意的冷笑。

  “玄浩然,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我便将你整个玄月帝国都灭掉,看你还能不能如此高高在上!”

  这就是聂仪心中真正的想法,像她这样的人,从来都不可能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只认为是玄浩然负了自己母子,那么这个仇,是一定要报回来的。

  “凌天国主陛下,我玄月凌天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你今日大张旗鼓兵临城下,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吗?”

  此刻的玄守业,明显已经是看清楚了下方诸人的面目,就算是明知自己口舌无功,却还是不希望大战将至,弄得生灵涂炭。

  “哈哈,后果?”

  凌天国主聂问苍还没有说话,聂仪已经是大笑出声,听得她尖声道:“玄守业,当初你兄弟二人将我母子赶出玄月皇室之时,可曾想过会有今日之噩?”

  聂仪自然也是认得玄浩然这位堂弟的,而且在那场皇室变故之时,正是这玄守业带领景羽军杀到,配合云笑玉壶宗等人,让得他们的计划功亏一篑。

  后来景羽军更是全帝国搜捕,差点让聂仪母子都没有办法逃出玄月帝国,因此聂仪对这玄守业的恨意,恐怕一点都不比对玄浩然和玄景父子二人少多少。

  “哼,后宫妇人,乱臣贼子,也敢妄谈大义?”

  玄守业先是冷哼了一声,然后似乎是强忍下心中的怒气,沉声说道:“聂仪,你和皇兄终究百年夫妻,难道你就真的半点不顾夫妻恩情吗?”

  “夫妻恩情?玄守业,我告诉你,是玄浩然那老家伙自己先不顾夫妻恩情的,与我聂仪何干?我就是要让他瞧瞧,得罪我聂仪的下场!”

  听玄守业提到夫妻恩情,聂仪仿佛瞬间变成了一只被踩了尾巴的野猫,声音都变得尖锐了几分,响彻在这月凉城北门的天空,很是有几分狰狞。

  此言一出,玄守业就知道用情义来打动这女人,已经是行不通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凌天国主,终于是第一次开口。

  “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攻下月凉城,看那玄守业还会不会如此镇定自若!”

  这位凌天国主可不是什么拖泥带水之辈,听得他低沉的声音落下,然后大手一挥,身后的甲衣兵士便是蜂拥而出,开始了攻城之战。

  一时之间,凌天兵士弩箭飞矢,驾城云梯,气势如虹,而月凉城这边也不是没有准备,坚石巨木,纷落而下,滚油火弹齐出,势要阻止凌天兵士爬城而上。

  战鼓擂动,号角吹响,好一场惨烈的大战,这就是帝国之间的战争,都是用鲜血和尸骨堆积起来的,而对于这些底层兵士的性命,像凌天国主聂问苍这样的人物,根本就不可能有半点在乎。

  攻城之战必定是要用尸首来填的,只不过达到了聂问苍这样的层次,他恐怕只是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可以一击建攻的绝佳机会。

  (本章完)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