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芳华 > 五十七 怒(二)
  刘承彩望着牡丹嘴一张一合,其他都没听清楚,就只抓住两个关键词:“赐婚、离书。”虽然康成公主会掺和到这件事中间来,早他预料之中,也他谋算之内,然而他却是没有想到,终关键环节却是坏自家人手里,他太低估了刘畅。这关键一步错了,后面就连环出错,措手不及,此刻他却是被逼到了悬崖上,根本就毫无退路可言。

  清华郡主这事情,就怕较真。若是人家不计较,就是你情我愿风流韵事,若是真计较起来,便是轻薄侮辱皇族,罪名可不小。少不得今夜又要提前做好准备。刘承彩想到此,倒也顾不上计较牡丹无礼,神色沉重地道:“你随我来。”

  牡丹见他神色凝重,心中担忧不已,只当已经发生了不该发生事情。回头看了一眼蒋长扬,朝他福了一福,她已经将他住处记了心中,今日不是机会,只能是改日再上门去谢。谁知蒋长扬却带着他那几个朋友走了过来,道:“何夫人,你家人还未赶来,现已晚,你孤身一人不妥,我们外边等你。有什么需要,请你喊一声。”

  有他们外边候着,刘承彩饶是再狡猾,再jian诈,也玩不出花样来。牡丹心中大定,异常感激,她默不作声地对着几人福一福,转身跟刘承彩进了看棚。

  但见此事看棚内情形又与先前不同,四处帐幔都被放了下来,掩盖得严严实实,主人家被刘家家奴赶角落里坐着,女人们满脸委屈,李荇那个朋友则满脸害怕地偷看刘承彩。

  牡丹厌弃地瞪了那人一眼,狠狠啐了一口,这件事只怕也与他脱不了干系,她平生恨就是这种以不光彩手段助纣为虐,陷害朋友人。

  “表嫂”忽听得有人温柔喊了一声,牡丹这才注意到戚玉珠扶着个丫鬟,半掩帷幕旁怯怯地看着她。戚玉珠发上插着两枝双股金钗宝钿花,系绛红色八幅罗裙,裙角金缕鸂ji灯光下闪闪发光,墨蓝色薄绫裙带上钉着几颗品质上佳瑟瑟发射出低调奢华光芒,宝石蓝薄纱披袍里半露着翠兰抹胸,衬得她肌肤如玉,目若秋水,看上去还透着股子娇羞之色。

  看来是精心装扮过,牡丹想到刘畅那句要亲上加亲话,不由感到一阵恶心,戚玉珠再美丽,此时落到她眼里也和那绿头苍蝇差不多。当下淡淡地道:“戚二娘子莫要乱叫,我可不敢当。”

  戚玉珠闻言,委屈不已,却仍然锲而不舍地追问道:“那要叫什么?”

  都有胆做那种事情了,还这里装什么小白花,牡丹烦死她了,懒得理睬她,直截了当地问刘承彩:“刘尚书,我表哥呢?”

  刘承彩一双眼睛就牡丹和戚玉珠中间来回打量,闻言呵呵一笑:“丹娘,不是我说你,你这个态度要不得。就算是咱们做不成一家人了,也用不着像仇人似吧?虽然子舒对不起你,但我待你一直都很宽厚吧?珠娘也是个好孩子,你这样对她她多伤心啊?珠娘,不叫表嫂那就叫表姐。”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少不得无论如何都要扯上李家,与何家把关系扯上才是。

  戚玉珠听明白刘承彩意思,脸上闪过一丝喜色,脆生生地喊:“表姐……”

  牡丹不答,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大声喊道:“螺山,你死到哪里去了?”说着一把将帷幕扯开,探头往里看去、但见李荇衣衫整洁地躺里间榻上,人却是一动不动。螺山伏他脚边两只眼睛哭得像桃子似,见牡丹探头看来,忍不住“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公子要死了!我也活不成了!”指着戚玉珠愤怒地道:“刘子舒拿刀坎公子,她拿瓷枕砸公子,想要公子命。”

  牡丹本来看到李荇衣饰整洁,隐隐松了一口气,此时又听螺山嚎这一声,不由唬了一大跳,回头冷冷地瞪着刘承彩和戚玉珠。戚玉珠抢先道:“表姐你莫误会!他只是醉狠了,没有大碍!多明日酒醒了。真。这螺山糊涂了,话都说不清楚。”说着脸又红了。

  这情形不像是成了那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牡丹皱了皱眉,骂螺山:“你个没出息东西,你主子喝醉了你也不知道给他点茶汤喝,光知道哭!”左右张望一番,看到桌上有茶汤,正要动手去倒,刘承彩大步走了过来,阴沉着脸道:“珠娘来倒!”

  戚玉珠闻言,红着脸步过来去抢牡丹手里茶壶:“表嫂,我来!”

  牡丹牢牢抓紧茶壶,定定地望着戚玉珠道:“不敢劳您大驾,戚二娘子还是松手吧。”

  戚玉珠意识到牡丹敌意,有些尴尬,缩回手去偷偷看了刘承彩一眼。刘承彩脸越发阴沉:“丹娘,你来得正好,今日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