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国色芳华 > 五十九章 出名(二)
  五十九章出名

  不过片刻功夫,穿着月白圆领缺胯袍,戴着黑纱幞头肖女官笑眯眯地走了出来,却也不罗嗦,命人牵马骑上,与众人一道前往刘府。

  肖女官打马靠近牡丹,低笑道:“何夫人,恭喜您了。”

  牡丹忙道:“都是托了长公主福。”

  肖女官微微一笑:“听说昨晚清华郡主与夫人一起游街赏玩,相谈甚欢来着?”

  牡丹疑惑地看了看肖女官,不知她是什么意思。自己可能和清华郡主一起游街赏玩,相谈甚欢吗?分明是相看两相厌,恨之入骨好不好,当时街上那么多人,鱼龙混杂,既然都知道她俩相遇了,还特意这样问,分明是要自己忘了。不管别人说康城长公主再好,始终那也是清华郡主亲姑姑,她们才是一伙儿,告什么状?但叫牡丹承认什么相谈甚欢之类鬼话,她却是不肯,便含糊道:“半途遇上,说了两句话。”

  肖女官含笑道:“夫人是个宽厚,以后必有后福。”

  牡丹莫名其妙。转念一想,只要自己和家人终得利平安,没有大损害就行了,想不通又能如何,又不能咬掉清华郡主一块肉。牡丹想到此,也就把心事放下,开怀起来。

  一行人出了安兴坊坊门,忽见一群年轻男子嬉笑着走过来,当头一人穿着大红灯笼裤,赤着两只胳膊,手里还拿着个热腾腾蒸胡饼,一边叫烫一边往嘴里塞,满足地眯着眼睛道:“果然美不可言,美不可言。”正是那张五郎。

  身后众人嬉笑道:“美不可言不是蒸胡,而是牡丹美人吧?”

  牡丹一眼看到,吸了一口冷气,晓得是躲不过去,少不得与肖女官告了声罪,老老实实跟着何志忠、大郎下了马,上前招呼道谢。

  张五郎也没料到这么早会这里碰到他们,飞地将口里含着饼子一口咽下去,将剩下半个饼子塞给伙伴,把手腰上擦了两把,上前规规矩矩地给何志忠等人行礼问好。这次他正经得很,一眼也没瞧牡丹,听到何志忠道谢,也是极为斯文有礼谦虚。他身后众人只是捂着嘴偷笑,他回脸狠狠瞪了一眼,众人便也敛了神色,袖手不语。

  何志忠命牡丹上前给张五郎福礼道谢后,笑道:“我们还有要事身,改日再请五郎吃酒。”

  张五郎连道不敢叨扰,见何家人上了马,方盯着牡丹背影看,恨不得穿出两个洞来。见何家人走远,众人方笑道:“五哥,怎会这个时候来这里?可见原本是想去大宁坊看你。只是半途遇到事情,才不得不赶回去罢了。”

  张五郎冷声道:“休得胡言乱语那戴幞头女人分明是长公主府女官,只怕是去帮着和离。何家四郎和我交好,他妹子就是我妹子,谁乱嚼舌头,小心他舌头。”眼看着牡丹等人拐过永兴坊,被坊墙遮住再也看不见了,他方一把夺过先前吃剩下半个蒸胡饼一把塞进嘴里,使劲地嚼,一直嚼到牙帮子都酸了才咽了下去。

  一行人到了刘府,牡丹与薛氏没有进府,就由肖女官领了何志忠父子二人进去。

  刘承彩夸张地用了白布缠了头,由两个家仆扶着,哼哼唧唧,一瘸一拐地迎了出来,连声告罪。何志忠晓得他又要讹诈,少不得假意问候,刘承彩当着肖女官却也没多话,就说自己是被恶徒所伤。

  当着肖女官面,何志忠接了牡丹离书,将刘承彩写保证书拿出来烧了,便要走人。刘承彩不见契书,大急,“哎呦”一声惨叫出来,惊得肖女官侧目:“刘尚书这是怎么了?赶紧休息,请御医来瞧瞧到底是何人行凶,可报了京兆府?天子脚下如何能让这等凶徒逍遥?”

  刘承彩一边谢肖女官关心,一边拿眼瞟着何志忠:“已经打探到凶徒哪里落脚了,正要使人去报京兆府呢。”

  老东西,死性不改,抓着点须尾立刻就缠上了,何志忠淡淡一笑,自袖管里掏出个纸叠成方胜递过去:“恰好我这里有个偏方,治跌打损伤是有用,刘尚书可愿一试?”

  刘承彩道:“我是病急乱投医,正要偏方来治治”边说边迫不及待地自何志忠手里将那方胜接过去,打开一看,正是两家当初签契书,想到这鬼东西终于回到自家手里了,夜里睡觉也要安稳许多,不由大喜,连声道:“妙呀好药方”边说边叫人拿礼物出来,重谢肖女官。

  肖女官笑着受了,却又道:“长公主吩咐了,民间和离或是出妻,寻常人家尚要给送钱物以示宽厚……何氏女……”

  不待她说完,刘承彩就明白了。其实就是说牡丹受了委屈,要有所补偿才是,这是帮清华郡主消解仇怨,助皇家掩人耳目意思。只是牛毛要出牛身上,这钱要刘家来出。虽然肉痛,但刘承彩想着这牛毛到底还是出牛身上,这一笔小钱与何家那笔钱相比较而言,实算不得什么,当下便同肖女官道:“不瞒您说,我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