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乐园 > 1865 康斯汀奈没有童年
  这一章马上就好了!

  林三酒第一次见识到,什么是“有组织性的进攻”。

  她以前也曾经历过多人混战的场面,但像眼下这样有条理、分批次、互为补充、彼此协同的战术,她确实闻所未闻——能够掌握多个进化者的能力与特点,并以此来分配协调作战节奏,也确实只有十二组织才能办得到了。

  “加补丁!”

  在战斗刚一开始,那个娇小女人就往后退进了人群中央,被一层层的进化者给包围保护了起来。毫无疑问,她正是这一场战斗的指挥中心——只不过林三酒并非夜行游女成员,对方下的命令中,十个有八个都叫她听不明白。

  进化者们此时分为三层,成半包围之势将人偶师堵在了走廊角落之中。为了避免己方成员被做成人偶,他们放弃了一切近战手段,最外层进化者们一直保持着不间断的火力攻击;尽管这样的攻势不能对人偶师造成真正伤害,却也足够压制住他、急速缩小了他的活动空间——在暴风雨般密集的火势之中,林三酒甚至只能隐隐看见一个单薄的黑色影子而已。

  此时那娇小女人命令一落,最后一层的进化者中立刻就有人做出了反应。那人皮肤青蓝青蓝的,不用抹颜料就已经呈现出了河鱼一般的颜色;随着他猛地吸了一口气,夜行游女阵营周围忽然微微一阵波荡,空气中泛起了水波的涟漪,眨眼之间就在他们身边形成了一片水幕。

  几乎是在水幕刚刚成形的那一瞬间,几个飞速袭至的小东西顿时撞上水幕、化作闪烁着的光点,接连亮成了一片——曾经那么难缠的“病魔”,如今却像是落进了火堆里的雪花一样,转瞬已经被吞噬得消失无踪了。

  “他怎么还能施放攻击?”

  那娇小女人却似乎因为“病魔”而吃了一惊,立即高声喝道:“马上加强固定!”

  这显然是在给刚才那个白袍男人下命令了——身处第二层包围圈的林三酒忙朝他的方向挤过去了几步,正好看见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方方正正的银色东西。她正打算悄悄绕到那白袍男人身后,却被旁边的进化者喝了一声:“站好你自己的位置,别到处乱跑!”

  林三酒忍着隐隐心焦,不得已止住了脚步。她此时与那白袍男人之间,隔了足有四五个人,在好几个肩膀、后背和人头的阻挡下,连那个银色东西都在白驹过隙般的一瞥之后看不见了——不过好在虽然她看不见,却有人能看得见。

  她与波西米亚的目光刚一对上,立刻朝那白袍男人抬了抬下巴。

  波西米亚是与那白袍男人一起混进来的,此时相距不远;然而那张粗糙松弛的中年男人面孔上,此时却望着林三酒浮起了一片茫然,好像根本不明白自己现在该干嘛。

  林三酒是真有点儿动怒了。

  没默契就算了,波西米亚怎么能这么心不在焉?难道她没意识到,现在人偶师不能被继续“固定”住吗?

  她心里暗骂了一句,使劲瞪了波西米亚几眼,后者愣了一会儿,终于好不容易反应过来——然而她终究是反应晚了。那白袍男人在她发愣时,已经一甩手将那个机器状的东西往空中一扔,在噼噼啪啪一连闪烁了几十下耀眼光芒以后,又扬手迅速重新抓住了它。

  直到它在“嗡嗡”声中迅速吐出一沓照片时,林三酒终于意识到,原来那是一台拍立得照相机。

  “动作快点!”那娇小女人喝了一声。

  白袍男人扬手一挥,数十张照片顿时漫漫扬扬地洒进了半空里;从遥遥一瞥中,林三酒隐约瞧见每一张照片上都好像没有走廊,也没有进化者,只有一个全身裹着黑色皮衣的人影,站在一片空荡荡的白色背景里。

  不管他下一步行动是什么,现在都是唯一一个阻止他的机会了。

  林三酒一咬牙,一肩膀撞开了拦在她前头的一个进化者;然而她才刚刚冲上去几步,却见那白袍男人身边的几个进化者像是早就排练好了似的,一闪身将他围在了中间。这应该是为了防范人偶师而做的准备,却正好也把她给拦在了保护圈外。

  林三酒咬着牙硬生生止住了脚步,眼睁睁地看着白袍男人在照片落下以前,以杂技表演一般的迅捷动作朝半空中又抛出了一把钉子——那数十张照片“噗嗤嗤”地被钉子穿透了,晃晃悠悠地停止了下落,竟像是被钉在空气里了一样,一动不动地留在了半空中。

  现在,她终于看清楚了。

  每一张照片中,都只有一身漆黑的人偶师浮在一片奶白色里,看上去单薄瘦弱得像是一片落叶投下的影子。哪怕他只是在放出“病魔”时抬了一抬右手,行动轨迹也被相机连续捕捉、分解成了一连串的照片;而他的四肢上,又被钉上了不知多少根钉子,活像一个照片版的巫毒娃娃。

  “加强固定完成了!”

  那个白袍男人高喊了一声,林三酒心中一惊,下意识地抬头朝人偶师望去。刚才的一切都发生在仅仅一两分钟之内,她直到此时此刻,才终于有机会思考到底“固定”是什么意思——就在她的目光落上人偶师的那一瞬间,她突然明白了。

  人偶师显然早她一步反应过来了,毕竟他的战斗本能和经验更胜林三酒一筹;此时他侧身站在原地,仅用一条左臂勉强接连拦下了朝他呼啸而去的密集炮火,右手却僵硬地垂在身侧没动。与其说他是因为受伤而行动不便,倒不如说他更像是在小心避免着某些肢体动作——那个领头的娇小女人没有放过这个机会,立即喝道:“你继续准备下一次加强固定,现在第一排分开,第二排攻击!”

  “快就位!”

  命令一下,立即有一个进化者从林三酒身后推了她一把,将她推向了一边。林三酒抬眼在身边一扫,当即心中叫了一声糟糕——第二排上应该都是拥有强大主战能力的进化者;他们的各式能力在酝酿着蓄势待发之时,盈盈亮起的光芒与逐渐呼啸起来的声响,简直叫人不寒而栗。毕竟重伤的人偶师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看来夜行游女是铁了心,要以万钧之力在此时此地一举将其歼灭了。

  就算加上一个波西米亚,她们两个也没法同时阻止十来个进化者的能力攻击。突破口只有一个——

  林三酒蓦地朝那白袍男人扑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